——《道次第》修学课“正明烦恼”分享

  本期法义主要是思惟流转次第(集谛)之烦恼发生之相之正明烦恼。
  法义首先告诉我们思惟苦的最终意义,是为了息灭并断除苦因。而苦因,主要内容就是惑和业,惑业和生死苦果导致有情生命不断轮回。
  再者,惑和业都是生命轮回之因,其中又以烦恼为根本。所以说,对治烦恼是至关重要的。断除烦恼首先得认识烦恼。法义明确烦恼有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贪、嗔、慢、无明、疑,共计十种。
  想想以前我所谓的“烦恼”,那只不过是某种看得见摸得着的不舒服不高兴的大事小事罢了。对照法义进一步思惟,才不得不佩服佛法的浩瀚与深刻,剖析种种烦恼,细致入微,发人深省,直指人心。
  第一种是贪。
  凡夫对自己的身心或外在境界,凡是喜爱的,立刻会产生贪著。执著得越深,贪得越深,和所贪对象粘得越紧,越难摆脱。一旦所贪对象发生变化,整个精神支柱也随之坍塌。所以,真正伤害我们的,不是贪的对象本身,而是我们自己的强烈贪著。
  难道不是这样吗?我曾执著于事业,事业的坎坷不顺曾给自己造成极大的烦恼,心念总是随之起起伏伏。教学生涯近三十年,我执著学生的成绩,执著自己的教学业绩,执著学校对自己的评价,我活得一直不快乐。我也执著家庭,孩子的一举一动、学业、去向,左右了自己的喜怒哀乐……整个身心不得自在,多少日子,痛苦、纠结又无法自拔!
  曾几何时,我还认为别人肯定也都是一样的,还不时安慰自己:人食五谷杂粮,哪能没有烦恼呢?
  除了贪,其他九种,一一对照,莫不如此。其实烦恼已经根植在我们这个轮回的五蕴身的内心深处。我们和它相依相存,根本不知它叫烦恼。我们把本该拒绝接受,甚至应全力抗拒的敌人迎进家门,奉为上宾,还相处甚欢!
  现在我对自己说:自己的很多烦恼都是无中生有的,如果我有足够的佛法正见,许多烦恼是可以减轻的。我又进一步问自己:我真的认清烦恼了吗?我对烦恼有敏锐的觉知和观照力了吗?譬如,我对自己学生的教育,威慑中有时是否蕴含着一份嗔?对女儿的关爱,是否隐含着许多的贪?还有慢、疑等等,只是我不自知而已。确实,以前从没想过,也不习惯觉知。
  回想起前几天学校发生的一件事,促使我及时反思。当时尽管是学校不对,无缘无故把一批没上录取分数线的学生放到我们班,没有让我有任何的知情权。当时的我正如法义中所说的,一下“心渐粗猛”,立马嗔心发动。我先找学生处,得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又找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当时他以一句“你不能看不起分数低的学生”而表现出的居高临下,一种让你不得不服从的“你必须服从学校的安排”的傲慢,又让我情绪失控。
  我觉得受了蒙蔽,又受了委屈,开始申辩,结果相互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好在我及时收住。因为争执几分钟后,心中猛地闪过一念:我是学佛人,不该和他如此理论。况且双方情绪之下的对话也没啥意思,任何事都是缘起的,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我也理解他,平时颐指气使惯了,也非故意针对我一人。作为教师,应该维持良好形象,何况佛弟子更应该时刻观照自己的心念,我应该找寻更好的解决办法。
  稍稍平静下来后,我试着观照自己的心念。确定自己是处于被嗔所掌控的状态下,我最终想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在不带情绪的基础上解决了这个难题。生活中其实处处都有对境,而我的烦恼又是无处不在。觉知和观照是我今后要努力培养的。
  导师说得太对了,我的生命由一大堆烦恼和一大堆混乱的情绪交织而成,我的种种设定和我执是造成我诸多烦恼的重要原因。而且,烦恼又极为顽固,常常挥之不去,卷入又重来。由于被烦恼占据,我们活得无奈又没有方向,乃至永远迷失。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先认识烦恼,再正视它,进而进一步对治。那除了精进修学,在服务大众的对境中历炼,没有其他路可走。
  导师说,烦恼也仅是影像,像云彩的来去不影响虚空一样。
  追随导师,我盼望着有一天,也能潇洒地“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