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三级修学已经两年多了,但修学的劲头却一年不如一年,我不停地寻找着原因。
  导师说,修行,要培养助道顺缘,不断消除障道违缘 。如果有福德资粮和智慧资粮,修行就很容易了。
  对照自己的情况,我发现,通过这几年的修学,工作、生活都已经没有了包袱,每天轻松自在,有大把的时间可以修学,算是有一点福德资粮。但是我却懒懒散散的,只会享受这种轻松,没有心力去精进修学。我该怎样增加智慧资粮呢?
  净海师兄说:“为何我们对佛法这样信任,却仍然不能精进修学?就是因为没有修菩萨道。”
  关于菩萨道,导师说,菩萨道的起点是发菩提心,这是大乘佛法的修学内容。而念轮回之苦和生死苦,是发起菩提心的重要动力。
  说起死和轮回,之前总觉得离自己太遥远,还无法从这两方面找到动力。
  但是没想到一次远行,会成为我学佛路上的助道顺缘,让我找到了修学的动力。7月末,女儿中考完毕,我带她开始了云南之行。在丽江,我们吸完氧,登上了玉龙雪山。在一览4506米处的壮观后,我产生了强烈的高原反应——呼吸困难、浑身无力、无法行走。我瘫坐在地上努力地喘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和清醒,可是依然无法改变要晕倒的状态……
  好无助!我茫然地看着身边的人们,也包括我的女儿,发现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变得没有亲疏远近了,好像一切事物都会随着我的呼吸停止而终止。那些曾经在乎的、讨厌的、拥有的、想拥有的,全部混合在一起,没有分别,都离我越来越远。我终于明白,当没有了自己的身体和身份,这个“我”所关联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可是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死亡都是别人的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还有大把时间去享受现世欢乐,学习佛法还来得及。可当死亡真正来临之时,却是让人那么措手不及。
  死后我还能继续修行吗?还能与那些有缘众生一起解脱吗?
  想到这里,我仿佛看到所有爱我的人都在凝望、期待着我,而吸氧的动作,就是能够走近他们的唯一渠道 。喘不过气,就好像在远离他们;吸一口氧气,又好像在走近他们。我努力挣扎着,向前一步,向后一步,向后两步,向前一步……
  120来了,好像飞来一群天使。但是,我还没有离开高原地带,我需要先乘坐飞机从丽江到达昆明,第二天再由昆明飞回北京。
  果然,离开医院到机场不久,高原反应又来了,连讲话都很困难。我找出《大悲咒》默念起来。第一遍,第二遍……念着念着,脑海里出现了刚刚帮助过我的人们,他们围着我,给我水喝,给我东西吃,还不顾高原反应,奔跑着为我找氧气瓶……我沉浸在感恩、感动中,热泪盈眶。我是幸运的,有多少人在命悬一线的时候没被发现,最终失去生命。想到这些,我竟然忘记了自己正浑身无力、呼吸困难。一阵凉风吹来,第三遍,我竟然可以读出声了。
  我兴奋极了,把感受告诉女儿:“忘记自己的感受,抱着感恩的心,就能减轻痛苦,增长智慧。”
  第二天清晨,我再一次浑身麻木,心跳加速,感觉马上就要晕倒了。我打电话求救酒店服务人员:“我有高原反应,我需要氧气瓶。”“没有氧气瓶,请拨打120。”可是送机的师傅就要来接我们了,该怎么办呢?我试着慢慢地走到楼下,坐在箱子上吹风。这一刻好想念师兄们。“师兄,我现在还是很难受,但愿我能顺利登上一点钟的飞机。”我给道昊师兄发信息。然后我打开王菲唱诵的《心经》跟着诵读,空灵的音乐仿佛把我带到佛祖跟前。“……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哦,一切都是空性,有了六根才有六触!我受这个色身的局限,无法呼吸,但这一刻也只是暂时的,都是业力体现,不会一直不变的。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保持正念,跟着佛菩萨走下去。
  “三宝加持,师兄一定没问题的!”“师兄我觉得去急诊附近待着比较安全,距离下午一点还有段时间。”“师兄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愿意把我一切善行功德回向给师兄,愿师兄平安归来,一起修学。”这些都是道昊师兄回我的微信。看了师兄的话,我心里无比温暖,感觉很有力量,好像不是我一个人在承担这一切 。
  飞机落地北京的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感恩佛菩萨,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感恩帮助我的所有人,感恩一切……
  这次经历,好像给我下了一剂猛药,把我从对现世贪著的状态中抽离出来。今日推明日的怠慢修学,就是因为每天忙着吃、忙着睡、忙着消费去了。可是死亡的面前,现世的一切苦乐都变得毫无价值。当体会到死亡的无常速度时,我远离了现世的一切,修行变得很有力量。
  六道轮回中,暇满人身最为难得。人类的寿命面对大千世界如此短暂渺小,我要用有限的时间去做对生命最有意义的事情,争分夺秒,发心为利益一切众生而修学佛法。
  最后用张韶涵《手心的太阳》里一段歌词来表达我此刻的心声:

  你(佛菩萨)手心的太阳(智慧)

  只轻放在我背上

  委屈就能笑着落泪,被释放

  在手心的太阳

  黑暗里特别明亮

  让远路好像是一种分享, 而不是漫长

  你手心的太阳

  有种安定的力量

  就算世界再乱,我也不心慌

  (发心)

  我手心的太阳

  或许只像个月亮

  却用所有爱

  为你投射我

  最暖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