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我进入三级修学二年了,也学到了《道次第》的暇满义大难得。由于对师兄们近期的修学状态有所抱怨,引发了师兄们的强烈烦恼。回想一下,似乎我经常扮演truth teller的角色(心理学告诉我们,人们一般都不喜欢带来坏消息的那个人,有些帝王甚至会把带来坏消息的信使杀掉以平息心头怒火),而其他师兄则大部分都是慈眉善目的,你好我好,随喜赞叹。
  大概一个月前,由于班上的一位师兄被我质疑“随喜”,引发了她进入三级修学两年来最大的对境和烦恼。昨天共修,我质疑师兄们修学不如理如法,又引发了师兄们强烈的情绪爆发。为什么又是我?回想一下,应该是我的方式方法问题,包括背后的贪嗔痴,这些问题我会去面壁思过,也在班级共修时做了忏悔。今天想思考的是我们为什么要进三级修学?怎么好好修学?
  每位师兄加入三级修学的因缘都不同,或许有的是情感失意,有的是工作受挫,有的是投资失败,也有的是退休后失落要找点事情做做等等。但因缘只代表过去,入学后我们应该如何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来改变我们的生命状态?
  不知道师兄们是如何思考的,但从目前大部分师兄的修学状态来看,基本是延续了凡夫心的轨迹,概况一下,我们大概有下面这些凡夫心:
  首先是临时抱佛脚的心态。平时有时间看电影、逛街、打游戏,但不一定有时间把法义多看几遍,等到需要共修了,就匆匆看上一点,或者干脆以各种理由不参加共修了,反正也没人考核。平时不好好修学也不要紧,对境现前时,赶快拜拜佛、消消业、供养一下导师,导师会慈悲我、关照我的,自然就消灾延寿、诸事顺遂了。如果临时抱佛脚也没用,那也不要紧,毕竟社会上的人都说佛法是一种“迷信”嘛。
  其次是因循苟且的心态。只要能跟在班上,就这么跟着吧,也不退班,出勤率也是全勤,但是修学质量怎么样?法义自然有其他师兄负责学习;修学不好没关系,分享时就先忏悔一下,其他师兄哈哈一笑,放你过关;分享基本都是延续同喜班的路径,简单带一下法义,接着就讲故事,法义入不入心不要紧,关键是故事要出彩(就像电视选秀节目一样,只是开头缺了主持人的一句“请开始你的表演”)。凡夫心大也没关系,我们都是这样;对生死没有把握也没关系,我们一起轮回。何况我世俗的生活还没有过够,我还有好多小欲望没有满足,何况修学佛法那一套还没有结果可以证明呢?谁知道真假,等你能证明了再来跟我说吧。我就这么跟班学着,我也继续世俗的追求,两边都不耽误。
  第三是身份的优越感心态。对外,现在学佛是一个挺有格调的事情,我也来拜个导师,何况导师还是当代名师大德。大家见面还要比较一下各自师父的名气。身上也要戴不少佛珠、手串,佛珠能不能提醒自己时刻记着三宝?那不要紧,但是包浆一定要亮,材质一定要贵,一定要显示自己的身份,要能提醒别人我是有信仰的人,跟你们不一样哦。对书院内,那我学佛也有多少年了,进书院也是多少年了,面对一群刚进书院的师兄,优越感也是满满的。
  第四是过日子的心态。社会上已经容纳不下我的智慧了,我无法施展自身的才华,不要紧,可以来学佛,展示我的聪明才智;工作上被边缘化了,公司大小事情都说了不算,只是小职员一个,不要紧,可以来学佛,体现我的重要性;家庭里被边缘化,亲人都不喜欢我,不要紧,我还有可爱的师兄们和导师;退休了,一下子冷清了,不要紧,书院有热闹的自修、共修、各种义工活动,保证比上班还充实。我要努力在书院里当个领导,实现我多年的抱负和梦想。是这样吗?
  第五是林黛玉的心态。我的心是娇滴滴的心,只能接受随喜,不能接受不同意见。我在社会上已经接受了太多否定,我在书院里只能被肯定。我对法义的理解是最正确的、最能代表导师、代表佛陀想法的,不能接受对我法义理解的质疑,你质疑我就是质疑佛陀,就是谤法,就要下地狱,我有好多顶“下地狱”的帽子要送给你。我真希望把我不喜欢的人通通送到地狱去,这样我就安静了、安心了。
  如此种种心态,我也通通具备,细思极恐。回想一下加入三级修学的初衷,我们是来这里过日子的吗?如果是,那我们何必进呢?我们在社会上过日子不是更滋润?
  如何从凡夫心走出来,贪嗔痴三毒,哪个更厉害,我看是最后一个“痴”。因为痴,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有病、有毒;因为痴,我们不知道佛陀、导师已经准备好了那么有用的药物;因为痴,我们都不打算吃药。导师已经按照次第,准备了法药,我们只需老老实实跟着走,按时按量吃药(此为“老实”),就能痊愈;但是前提是一定要“真诚”地认识到自己是有病的凡夫(此为“真诚”);法药是一天、一刻都不能停(此为“认真”)。做到了“真诚、认真、老实”,剩下的就是方法,即“理解、接受、运用”。导师还怕我们不知道怎么运用,又传授“八步骤三种禅修”的心要,只要每次修学法义时按八步骤运用,自然能吃到法药,自然能逐渐药到病除。
  以前大德带弟子,有时棒喝,有时鼓励,一味纵容只是害人。有大德云:“打不跑、骂不走,才是好宝贝。”如果没人时常警醒我们,我们又如此无知无明,怎能察觉凡夫心呢?所以,在所有师兄都只愿随喜赞叹、做好人的情况下,我愿做师兄们凡夫心的敲钟人,我会时常敲钟,拿着棒子提醒大家“该吃药了”。虽然这会让人难堪、起烦恼、讨厌我,但这也告诉你自己“该吃药了”,“时间不多了,药不能停”。如果我把你气跑了,不要紧,下次你再获得暇满身份,我一定来渡你。如果我因此堕入地狱,不要紧,我相信你一定会来渡我的;如果你没来,那是我活该。
  我之所以愿意这样做,是因为在同喜班时,某次分享不如理如法,当我讲故事讲得得意洋洋的时候,被某位辅助员师兄当头棒喝,我当时也是烦恼很重,无法接受。不过现在每次分享前,我都会想起那次的分享,由此深深感恩师兄的提醒,不然我的分享不会得到改进,我的生命状态也不会有所改善。
  什么是轮回?我们沿着凡夫心流转就是轮回啊,我们打破了凡夫心对我们的束缚,就是解脱啊。怎么解脱?请吃法药!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愿本师释迦牟尼佛加持,愿本尊宗喀巴大师加持,愿导师济群法师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