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代课”,就是当某个辅导员因各种情况临时不能带班时,由其他辅导员补位带班。这是辅导员传帮带的一部分内容,也是辅导员结成小伙伴,相互学习、相互帮助、共同成长的方式之一。
  最近重新分组,代课需求忽然多了起来,有些应接不暇,甚至产生了压力和烦恼,但代课到底是压力,是负担,还是福利呢?我分享下代课过程中的一些收获。
  有一次代课,内容是《道次第》上士道的念恩部分。我带的同喜班正好在学习三种福田,而义工行中也一再强调感恩心、尊重心、利他心这三种心。那天听师兄们分享,我忽然领悟到,这些内容从同喜班到同修班,乃至到服务大众,修的不都是同一个东西吗?不都是一体的吗?原来,我们从进班的第一天起,同喜班所修的每一课内容,在服务大众过程中每一次的历境炼心,都是在为发菩提心积集资粮。我对三级修学体系的理解“通透”了很多。
  有一次代课,自己带的班刚升同修班不久,师兄们正在经历着一个心理爬坡期,“违缘”好像一下子多了很多,我就有了不接纳的情绪。但那天代课发现自己很欢喜。类似的进度,类似的分享,为什么一个有情绪,一个欢喜接纳呢?检查自己,发现问题出在我对“自己”所带班级的设定和粘著上,因为设定,我觉得自己所带的班级就应该要怎样怎样,因为粘著,心就会随着班级状况的起浮而七上八下。带着这样的观照,再回到所带班级,发现很多都是自己之前的想象,师兄们其实一直在努力,一直都想做得好一些,再好一些,他们也不忍心看到辅导员的“苦”,是我,一直在错怪师兄们!
  还有一次代课,那个班的几位学员正好与我是同一批新班辅导团队的成员,因为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正好利用当期法义,在30分钟讨论环节展开探讨了一位师兄在那段时间里,义工行中遇到的一些烦恼。那次代课,我还惊喜地发现,师兄们把从新班辅导中学到的东西带回到了自己所在班级,比如如何做好班级分享等。
  前不久的一次代课,忽然发现,我认为很精进的学员,其实内心积累了不少压力和情绪,这使我仿佛看到曾经和当下的自己,原来,那些精进的学员,勇于担当的学员,冲在前面的学员,同样需要关爱,甚至更需要关爱。
  最近的一次代课,那位辅导员师兄正在出差,去他们公司共修,发现办公室里的员工已经连轴转工作了差不多一天一夜没合眼了。原来,每件事的背后,都有许多不为我所知的因缘,只是我没有看到。
  感恩小伙伴们,感恩每一次代课的因缘。每一次代课,对自己的心,都是一次打开;对学过的内容,都是一次打通。能够让自己站得更高一些,眼界更开阔一些,理路更清晰一些,使我对佛法的理解更细致和更通透一些,带班也就更加胸有成竹一些!
  代课,这是我的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