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担辅导义工已经半年多了,感觉做得很不好,一直没有办法把师兄们很好地往模式上带。反复思惟,我发现问题出在给自己的定位上。
  我忽略了修行是要修心,带班也是修行,我把重心放在了对法义的理解上。造成的结果就是,我可能也把法义闻思三遍了,也列了提纲和拟出分享讨论的问题,但面对师兄们的提问和跑题的分享,我不知如何回答和拉回来。因为法没有入心,我知道我拟的问题如何回答,但师兄们可能用另一个方式提出问题,我就不知道如何回答了。我对本课的提纲可能很清楚,但师兄们跑偏了,我往往不知道怎么拉回来。因为我只是在准备给师兄们“上一节课”,我要把师兄们引导好,我拼命在法义上绕,却没有把法义落实到自己的心行上。
  自己都没有的东西,怎么能跟师兄们说得清楚,并引导师兄们呢?所以常常是,我被师兄们“引导了”。问题就出在,我只是把法义写在笔记本上或者记在脑子里,就像浮萍,风一吹,就随波逐流了。而落实到心行上的观念才能像定海神针,就算波涛汹涌,我自巍然不动。导师说的“学了很多游泳方法就是不下水的人”就是我。一下水发现,我不会游泳。
  我把自己定位成老师了。定位错,直接导致发心错。结果,我看似很用心、很谦卑,但所做的一切都在增长“我来教你们”的慢心。我以来上课的心态带班,让我忘了自己也是个重病凡夫。我觉得师兄身上毛病好多,其实我的毛病一点也不少。我认真倾听师兄们的分享,是要找出师兄们的闪光点和错误,待会儿我的分享和总结才有素材。其实,我要以师兄们为镜,多照照自己。
  虽然我很想把班带好,但因为定位、发心的错误,无论我做什么,都在表象上做功夫。刚开始带班时,我常常到资深的辅导员所带班级去学习。看到她们在倾听师兄们分享后,或是稍稍总结一下,或是随喜赞叹,或是就着师兄们的分享引出讨论的问题,蜻蜓点水一样轻松自在,我好像弄清了带班的套路,觉得带班也不难。但自己带班时,虽然师兄们分享的时候,我奋笔疾书记了一大堆,却看不出他们希望得到怎样的反馈。我准备的问题经常用不上,或是用上了,师兄们却没有按照我的问题来分享,我也不知道怎么拉回来。
  都是总结、抛出问题,但鹦鹉学舌和从心里认为就是这样的,两者是不一样的,引导的力量和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是不一样的。我只是学到了技术,没有体会到前面师兄们简简单单几句话的背后,是心的参与。她们对法义结合自身做了深入观察,并有体会,说出来的话才有力量,才能任运自如。我也忽略了,她们是在认真倾听师兄们的分享后,有针对性地提出的问题和引导的。让师兄们觉得辅导员是关注到我的感受了,佛法是有解决我问题的办法的,师兄们才会乐于按照辅导员的引导去走心。
  承担辅导义工,是导师给我的一次和师兄们心贴心、共同成长的机会啊!我的心行没有成长,自然没办法带动师兄们。我猛然想起,辅导员的定位是学习者、服务者、分享者、辅助者。当我认为我是老师,师兄们才是学习者时,我自然无法做好分享者、服务者、辅助者。闻思时,我是要以和师兄们一起学习的心态来学习,而不是以给师兄们上课的心态来备课。不是我给师兄们治病,是我需要治病。导师早就知道我的毛病了,培训时也学过,各种模式都是给我治病的,可惜,我没有早早地领会到,误人误己。惭愧、忏悔的同时,我终于知道,我不是来带班的,我是和师兄们一起来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