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读到这里时,我再一次生起感恩之心,感恩这一生能够值遇佛法!感恩佛法让我从曾经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佛说,人生有八苦。这八苦中记忆浅的,已随风而逝;记忆深刻的,则在内心造成了伤害。
  多年前,和亲戚合作了一个小项目,这个项目从定点、立项、审批、报建到施工,运作了6年多,投入了我们大部分的精力。后来项目被亲戚私自转让了,并转移了全部财产。当时受到的打击真是让我难以承受,对亲戚的怨恨也上升到了极点。这种怨恨,不仅给自己带来精神上的折磨,也影响到家人,给父母带去了烦恼。母亲知道了这件事儿,对我说:“这一切都是你自己找的。”那时我不理解这句话的真正涵义。
  没过多久,母亲患了膀胱癌,做了三次微创手术,但还是没有挽留住她的生命,母亲在病苦中离开了我们。这也使我对母亲产生了深深的愧疚。为什么人的一生中会有这么多的烦恼和痛苦呢?在为母亲服丧期间,我接触到了佛法,才逐渐明白这些痛苦产生的真正原因。
  因为无明,我看不清生命的真相,看不清世界的真相,认为这份事业对我太重要了,进而产生贪著,期望这个项目有好的结果,有丰厚的回报。认为只有这样,我的人生才是成功的,才是幸福的。所以当逆境来临时,我无法接纳,进而造成心里的极大痛苦。
  那么生命的真相是什么?世界的真相是什么呢?佛陀当年在菩提树下证得宇宙人生的真相:世间任何现象的产生,都是因缘和合的结果,“如是因感如是果”。曾经和亲戚之间的合作,同样也是由因感果的过程。现在我已经理解了母亲当年对我说的话,也逐渐放下了对亲戚的怨恨。对于母亲的离世,我也释怀了。生命有着无穷的过去和无尽的未来。母亲的离世,既是这一期生命的结束,又是下一期生命的开始。我能做的,唯愿她在下一期的生命中能有因缘值遇佛法,能究竟地离苦得乐。因为只有佛法才能解除我们生命内在的迷惑和烦恼,才能真正地开心,真正地幸福。
  两个月前,无常再一次来临。我的父亲被车子撞了,导致髋关节骨折。尽管手术很顺利,但后期的康复是个漫长的过程。毕竟近八十岁的年纪了,以后能不能走路都未可知。看着父亲身体的伤痛以及未来的不确定性,家人都非常担忧。刚接到这个消息时,我也一样着急,责怪肇事者的大意。但转念想来,父亲既然遭遇了这样的事故,也是有他的因缘因果,此时因果成熟,过去的业障就消了。况且肇事者也不是故意的,这件事情同样给她造成了很多烦恼,我们不能再去造新的业因。这样一想,就接纳了当下的现状,积极地接受治疗。在陪伴父亲的日子里,我和他一起念佛。虽然躺在病床上,身不自由,但在念佛时他的心里是不烦恼的。
  我又想到嫂子,她的母亲年前查出了肺癌,这段时间她每天都生活在焦虑之中,感觉比病人还痛苦。既担心我父亲以后是否能够自理,更担忧她的母亲病情会恶化。她也信佛,平时念佛、诵经、拜佛,都很虔诚。但为什么逆境来临时,她的心还是无法承受呢?
  我想到法师为我们做的开示:“每个人都有自我治疗、自我拯救的能力。真正要治疗疾病就需要开发这种能力。”“而诵经、拜佛、修行,最重要的是开发我们内在的这种觉醒的能力。”
  嫂子目前虽然信佛,但信佛的目的不明确。就这一点,我和她分享了一些修学感悟。我们学佛的目的是要解除迷惑和烦恼。现在我们遇到的这些境况,都是因缘和合的。父亲今后能不能继续走路,母亲的肿瘤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不去设定,也不要担心未来会怎样。我们要做的是配合医生积极地做康复、做治疗,尽量让父亲、母亲安心地度过每一天。如果我们自己都不能放下,不能管理好自己的心情,没有一个健康的心理,又怎能让老人安心、让他们的身体康复呢?
  此时,我的心里再次生起无限的感恩,感恩佛陀为我们指出了解脱之道,感恩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让我在逆境现前时,有方法从中解脱。
  尽管现在的我还不是完全的健康,但我相信“佛是大医王,能治一切病”。因为佛陀为我们找到了痛苦的根源,也为我们提供了有效的治疗方案。只要我按照佛陀开示的药方,勤修戒、定、慧,积极地按时服用佛法这剂良药,安住在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两套模式中,就一定能够熄灭贪、嗔、痴,一定能使自己成为佛陀一样真正意义上的健康者。同时,也希望我有能力帮助更多的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健康者!也祝愿所有人都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健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