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文化十分重视孝道,认为“百善孝为先”。孔子为我们详细规定了孝敬父母必须要做到的五个方面。在民间还流传着24孝的故事,希望后人效仿,作为楷模。
  孔子说孝,提出了我们比较熟悉的“勿违”和“色难”概念。勿违,色难,是两种层次的孝道标准,要求我们对待长辈,要服从,不要违拗,态度要和颜悦色,不要让长辈看到你的艾怨。但这种和颜悦色有时候可能是表里不一,强颜欢笑,若要真正做好很不容易。
  而佛教的孝亲报恩思想能引导我们发自内心地行孝,由里而外真诚流露,是表里一致的,是自觉的。用报恩的心态来实践孝道,听起来似乎要求更高,其实是更加可行。以下,通过回忆审视我自己的往事经历,来说明这个道理。
  我是个独生子,母亲还健在,父亲四年前就离开我们了。父亲最后的两年身体不好,患有糖尿病、心肺功能衰竭,一直转辗于医院和护理院之间。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我心里想要尽力做好,却因工作很忙,只能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做,有些力不从心。说到此,孝敬父亲,若要做到勿违,还比较容易。而这个色难真的很难。有几次,我都做得不好,很懊悔,决心以后一定要做好。于是,在一本笔记本的封面上大大地写了“色难”两字,每天看到以提醒自己。但父亲生病期间,仍然发生了一件令我终身遗憾的事。
  记得有一天,是星期二,我对父亲说,好多天未去医院了,这两天看您身体不是很好,明天星期三,我可以安排个时间送您去医院住几天,到星期四我就抽不出空来了,因为星期五有一家常州新客户要过来考察产品研发进度和讨论下一步工作。我建议父亲周三去医院,但父亲说,没事,下周再说吧,不去。
  好了,周三没去,周四也平安过去了,但到了周五上午,我正忙着工作准备迎接客户到来,手机响了。一看,是堂兄打来的。他正好去看望我父亲,发现他情况不妙,就立刻通知我。我想,糟糕了,一边是父亲病危,一边是客户从外地赶来,叫我怎么办呢。我愣了一会,给客户发了个短信,意思是:家父病危,我须立即送父亲去医院,改期再见,你们请回吧,实在抱歉。因为人命关天,随便客户有什么想法吧,有什么后果也只好由他去了。
  风风火火把父亲送到医院,落实病床,开始输液。监测的仪器全部到位后,我方才坐下来。这时,父亲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常州客人来了没有?”被他这么一问,心中一直压抑的烦恼、急躁全流露出来了,我忍不住说了一句:“叫你周三来医院么不肯来。现在只好让他们半路回去了!”
  在这样的境况下,色难真的难了,我的嗔怪之意掩饰不住。父亲沉默不语,表情不安,觉得给儿子的工作造成损失。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不止一次关切地问起:“常州客户还与你们合作吗?”
  这件事过去多年了,我也一直在为自己没有做好色难而内疚。现在用佛法审视自己,是因为当时我执很大,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在我很忙的关键时刻你不肯好好听我安排,最终搞得我客户半路回家,如果客户不理解,合作就会因此泡汤。
  这一事中,如果能从佛法报恩的角度作如理思维,我就不会色难了。
  我应该想到,虽然周三我能抽一点时间出来,但父亲不让我送他去医院,是觉得自己能挺就挺吧,不想麻烦我。父亲确实是在为我考虑,只是没想到最后力不从心,挺不住了。我应该对父亲的体贴心存感恩!
  思维父亲的养育之恩,思维父亲是在尽可能为我考虑,那么,即使事情发生了,如果以佛法所提倡的报恩之心来思维,我也就不会色难了。
  以上是通过我亲身的例子来说明,中国传统文化道德中,孝是建立于伦理纲常之上,所以色难,确实难。而佛教所提倡的孝亲着重于报恩,因为报恩,则发自内心,可以说是更为究竟的尽孝方式。如果用佛法的报恩孝亲来实践孝道,色难也许没那么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