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净吟师兄

  在一次和净微师兄探讨佛法对生命品质的提升过程中,交流她所服务的班级中,哪位师兄在深入三级修学后改变最大,师兄当时就提到了净吟师兄。
  净吟师兄曾备受产后抑郁症折磨,而今不但已经摆脱抑郁,还正活跃在义工行列的第一线,从导读员、召集人、组长,到目前正在申请的辅助员义工,净吟师兄在佛法的沐浴下一步步迈向觉醒。这种改变令人赞叹!
  怀着好奇和钦佩之心,我专程采访了净吟师兄。

陷入困境

  净吟师兄的抑郁症持续了大概两年左右。师兄的孩子刚出生时,因为受一些负面思想影响,加上怀孕时身体弱,吃过很多中药,做过很多检查,于是师兄对婴儿产生许多不合理的夸大想象,总是担心孩子不健康。回想起来,孩子其实很健康,有着所有孩子的天性,爱哭好动,顽皮淘气。但在当时,所有的表象都会令师兄发挥联想,导致心神不宁,坐卧不安。
  因为担心,焦虑,惶恐,整晚整晚睡不着,整个人处在崩溃的边缘,对周围的人和事不是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而是全部拉入负面情绪中,“甚至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不懂我”“看过很多中西医的名医、心理医生,医生们都已确诊我的病症,但我还是觉得是孩子的健康有问题,不是自己的问题,为什么医生们都不关注孩子呢……”
  活在完全的自我封闭中,正像济群法师禅语心灯所说:强烈的我执我见,使人失去沟通能力,活在对立和矛盾中,影响人际关系的和谐。在这种不良情绪的轮回之中,师兄痛苦到“连死都不怕了”,只是还没有勇气去面对。
  2014年底,孩子出生前,净吟师兄曾接触三级修学,不过那时她只是把修学当作生活点缀,加之怀孕后期身体不适,很快就中断了修学。而她的先生一直坚持在修学,承担很多重要的义工岗位,对当时净吟师兄的状况和抱怨是全然的接纳和包容。先生已经意识到,心病还要佛法良药来医,所以一直引导师兄重回修学。但师兄当时整个沉浸在自己想象的空间里,无论是好言相劝还是耐心开导都听不进去。
  直到2016年下半年,实在是痛苦得无法开解了,师兄才跟着先生去旁听班级共修。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一言不发地旁听,纵使偶尔发问,对师兄们的耐心解答也完全不能入心。只是慢慢地,净吟师兄意识到自己似乎想太多了,慢慢地觉得孩子越来越健康,慢慢地开始努力去正向思考,慢慢地思维不再偏激,开始想着周围人对自己的好……

拨云见日

  这种旁听的状态持续了近一年,净吟师兄终于下定决心重回班级修学。因为长期以来性格比较内向,重新入班后心还是封闭的,在班级共修时,很长一段时间里,师兄还是持续保持沉默。
  回想最初参加共修时的情形,自己只是傻傻地坐在那里完全听不进去,而班级师兄们从来都是包容和接纳。“师兄们定向发每日一禅,随喜我的每一次共修,在字里行间默默推动,辅导员师兄也时常会打电话开导和鼓励。”
  就这样,慢慢地净吟师兄共修时能听进去了一点点,慢慢地敢于分享一点点,慢慢地会觉得思维清晰一点点,思考问题时也不会那么负面了。改变总是在潜移默化中进行着,佛法的甘露和师兄们的关怀缓缓滋润着师兄干涸的心田,渐渐温暖着这块拒绝融化的冰。逐步地,净吟师兄开始做定课了,开始自修了,也开始和师兄们有互动了,开始一天天融入到班级里。
  她开始尝试将自己对先生的依赖、对小孩的执著转移到对三宝的依赖上,逐步减轻对他们的执著,期待每一次班级共修,开始深刻认识到只有佛法才能救自己,开始重新思考辅导员说的那句话“所有的问题都是自己造成的,要下决心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在正见和正念的不断熏陶下,在一群伙伴的拉拔下,净吟师兄开始自我检讨:我真的有病吗?之前设想的种种是对还是错呢……
  “当混乱的思绪稍微平静时,我就去思维修学法义,安住正向心态的时间多一分,混乱情绪的困扰就少一分。”进一步思维自己为何这么执著孩子有问题,其实更多是执著自身,有身体虚弱的原因,有前期积累的种种,而这一切刚好在心力最弱之时全部爆发了。担心先生看不起自己,担心失去先生这份依赖,而自己所能抓住的就只有孩子了。当极端地执著于孩子时,再看孩子就觉得有问题,而造成这一切的根源就是不敢也不愿意面对自己,把这种对自我的执著、对他人的依赖都转移到了孩子身上。
  当师兄一点点试着去接纳,去打开自己的心扉,用八步骤结合所学法义一步步分析自己的心行,用佛法正见指导自己去正面思维时,才真正体会到佛法的深奥:莫向外求,一切都是境由心造!
  回顾近两年自身的整个状况,师兄开始不断地自我检讨:我总担心孩子不健康,那么多医生诊断我都不相信,可孩子现在就是健康的啊!无论我的情绪多么糟糕,先生都耐心陪伴开导,他工作、义工那么忙碌,还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难道不是为我好吗?师兄们都发心鼓励我拉动我,难道他们都还不理解我,他们的慈悲大爱不都是为了让我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吗……
  “原来我一直被自己的臆想和错误设定紧紧绑住了,认为所有人都是错的。这个错误的观念把我封闭在内心狭隘的空间里,并用太深的我执给自己挖了一个很深很深的陷阱。当开启自我检讨模式,开始学着从积极的方向去思考问题时,我的内心逐步收获安宁、舒适和惬意。”
  由此,师兄愈发感受到佛法的力量,清晰地认识到一切问题的根源都来自内心的执著,来自自身的无明。师兄下定决心,一定要真诚面对自己的过患,老老实实安住于佛法修学频道,不放弃每一次小组和班级共修,认真按照导师的要求“服药”。到目前为止,师兄参加小组共修、班级共修出勤率都是100%。师兄已从曾经的“困难户”成为班级师兄的楷模!真是特别值得随喜赞叹!
  谈到这里,净吟师兄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慨:佛法真的是太好了,佛法就是真理,它就是对治心病的良药,而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模式更是非常契合我们世间凡夫。我们有那么多混乱的情绪,而当你走入服务大众模式,去做义工服务他人的时候,内心的烦恼会淡化。看上去做义工是付出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但在做义工的氛围中去聆听他人的分享,以他人的心行去对照自己,收获最大的还是自己。当我的心里想着他人,不再执著自己那一点点小小的世界,把心量打开,多关注别人的痛苦,多关注我能帮别人去做点什么时,我发现自己的烦恼一点点减弱了,我发现还有很多有意义有价值的事情等着我去做。
  我想起净吟师兄的辅导员净微师兄在和我谈到净吟师兄第一次做导读员时的情景,相信当时真的给到她很深的触动。净微师兄拉着我的手说:“师兄您知道吗?就是这么一位艰难走出来的师兄,她都能发心来做导读员义工,她自己承受了那么多苦痛,心中还能装着众生,我坐在台下真的流泪了,我被师兄感动了,被佛法的力量给震撼到了!”匆匆数月已过,此情此景还历历在目。
  未来,净吟师兄希望今后无论是痛苦和快乐,她都会在因上努力,果上随缘,都会用积极的心态去面对,去接纳。希望自己能够调整得越来越好,能够承担更多的义工,能够由被动变主动去带动班级的氛围,能够模拟佛菩萨的慈悲智慧品质,关爱和帮助那些和她一样迫切需要佛法疗病的人。
  对于过往经历,师兄已把它当作成长过程中的一笔特殊财富,在此特别感恩班级以及辅导员师兄创造的种种善缘推动,感恩所有陪伴、关爱、理解、帮助她的师兄和亲人们!

风雨同舟

  我们每个人生活在世间,其实都被浓浓的爱包围着,只是因为拥有而总是忽略这份爱的存在。当我们出现任何状况,受伤害最大的除了我们自己就是我们的家人。净吟师兄的先生在她患病期间也同样饱受煎熬。当先生看到师兄在佛法的引导下一天天打开心的枷锁,一天天舒展眉眼,一天天绽开笑颜,想问世间还有什么能比知遇佛法更幸运的事吗?
  让我们一起跟随净吟师兄先生的思绪来重温师兄的成长吧!
  净吟师兄学佛前后变化确实非常的大,她性格内向懦弱,心量也不大,没有学佛前,遇到问题总是逃避,很多问题都压抑在内心里,表面上看好像挺和谐的,实际上内心积累了太多负面的能量。她的观念和认识也让她处于不断的不良循环里,尽管在外人眼里她应该是一个幸福快乐的人,有着幸福快乐的家庭,但其实一直都是处在自己营造的负面情绪的牢笼里,特别是她产后的那两年里,情况糟糕到了极点。
  通过参加三级修学,她变得开朗很多,笑容经常挂在脸上,之前遇到一些小事就会郁闷半天的情况也消失了,不但经常笑容满面,人变得有耐心了,心量也开阔多了。
  学佛之前,她很少看书,即使看也是看一些杂志,我记得她看得最长的文章就是《读者》之类的了。修学后,会经常看到她学习法义,看导师的视频,以前回到家经常听到的是她的抱怨,现在她说得更多的是“我还没看完法义呢……”
  之前她遇到事情不是躲避就是拖延,躲得久了就只呆在她的世界里,连家里以外的人都不想接触,现在看到她承担班里的小组长,有一份责任,看到她会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了,还主动去担任义工,这个变化真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结语

  听着净吟师兄和她家先生的真诚分享,感受师兄一步一步走出阴霾的不易。我记起了导师曾开示说:“我们每个人都本具佛性,每个人都有自我觉醒的能力。”导师一直强调修学佛法一定要真诚、认真、老实,对佛法的渴求要像重病患者寻求良药那样迫切。
  在此我由衷赞叹,在智慧佛法的引导下,净吟师兄她做到了。
  佛法是良药,面对法,唯有真诚、认真、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