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触三级修学是孩子的推荐。平时先生上班,我一个人在家闲来无事,那时的我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凑凑热闹的心态参加了沙龙、读书会。
  三宝加持,我所在的城市开了第一个三级修学老年班。在孩子的鼓励下,我参加了学习。老年班的学习进度比较慢,也比较闲散,我利用空余时间看看书,理理法义,有时共修时不知道说什么,就把法义上导师说的内容摘抄下来,再聊几句,就算应付过去了,那时我甚至认为修学也很简单嘛,不是那么困难。
  但是,接下来,我发现自己遇到了瓶颈,修不下去了。孩子也看到了我的问题,几次劝我要精进修学,那时候的我觉得自己没有不精进啊,我在班里还是很积极的一个呢,每次都分享,每次活动都参加,哪里不精进了!我有些不服气,现在知道了,那叫做我慢。
  修学出现瓶颈,但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直到有一次我把分享的内容给孩子看,她看完说了一句,用导师的法来说导师的法。我立刻觉得她说得真对。确实是这样,因为自己肚子里没有货,所以只能拿导师的话来说导师的话,缺少自己对法的认识,照搬照套地,看似学习了,但没有收获。自己家的果园里没有结出自己种的果子。
  当我发现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是在浪费宝贵生命。我年龄已经大了,无论体力还是脑力都不如年轻人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修学,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我的生命该何去何从?整天听孩子念叨,死是一定的,死期是不定的,唯有佛法能帮助我们。经过思考,我毅然决定转到三级修学正式班里,和年轻的师兄们一起精进修学。
  经过一番调整,我进入了现在的班级。刚进班的第一次小组共修,看到师兄们正襟危坐的样子,就把我吓到了。认真做仪轨,仔细分享法义……这也太正规了吧!我被这种威仪震慑到了,甚至还生起了退却之心。
  回到家里,我就跟孩子找事,说不愿意修学,修不下去,太难了,我在老年班多好啊,有吃有喝,随便聊聊,多轻松,你看你们的共修,那么严肃,虽然大家都面带笑容,但我就是紧张。后来我明白了,我那时的紧张缘于自己肚里没货,说不出来对法义的理解,听他们说得那么起劲,我却插不上嘴,感觉自己是个外来户,融入不到法的欢喜和滋养中。
  孩子天天鼓励我,给我打气。我从最初的闲散不受益,到现在对法的认识和渴求,从对做义工的排斥,到现在对义工行的积极承担,我知道自己已渐渐进入两套模式的修学状态了。通过自修、小组共修、班级共修,我认识到,生命是无常的,明白孩子叨唠的是导师的开示“死是一定的,但死期是不定的”。
  安住在修学中,我改变了很多。
  以前火气大,容易冲动发脾气,现在我通过佛法正见对自己心念进行观照,能够良好地控制自己,弱化自己,遇事渐渐不着急、不起情绪了。通过和孩子一起做义工,在她身上我看到了平常心、平等心、感恩心、责任心和利他心。她告诉我,导师每时每刻都在做义工,是最伟大的义工!这些都是我以前观察不到的。我的心念也随着修学和做事慢慢变得平稳安宁了。
  是三级修学改变了我的观念和心态,也提升了我的生命质量。我知道自己需要再接再厉,美好生命品质的完善需要正确的重复,需要不断进取,需要我断疲厌,正精进。
  六十一岁的我,生命正重新起航。
  只要还活着,我就会依止导师坚持修学。我相信,一定会有这样一天,我那颗沉睡的心会彻底觉醒,我的生命会像佛菩萨一般美好。
  愿我和师兄们一起努力,让佛法注入我们的内心,让精进修学成为我们生活、生命的习惯,愿菩提花开,共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