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习了《佛教的财富观》后,因为这部分法义特别接地气,当时我和师兄们讨论得很热烈。若说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这三观,对于我来说,是有究竟深远的人生意义的话,那金钱、财富,无疑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佛陀建议我们用四分法合理分配财富,第一份应用以保障家庭的日用开支;第二份应用以投资增值;第三份应用以储蓄,以备不时之需;第四份应用以慈善事业。我觉得自己在第四份用以慈善事业方面做得尤其不够。
  究其原因,我家境一般,一个人从外地到苏州,基本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去置业安家。所以,对于辛苦劳动所得,就觉得是属于我自己所有的,也就为这些钱财贴上牢牢的自我标签。
  这份“我执”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方面,我会觉得自己的劳动所得,用在自己身上是理直气壮,理所应当的。事实上,成家以后,家里的日常开支都是由我来支配的。
  在学佛之前,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典型的家庭妇男,经常流连于各个购物网站,比如在淘宝、京东等诸多网站上都曾注册并购买过东西,甚至有时家里本不需要的某些东西,也会被我创造成为必需品。
  然后就开始不停地在购物网站以及比价网上花费很多时间去浏览,彼时的感觉就像一个富可敌国的君王在选妃一般。挑到自认为性价比较高的东东就开始下单,因为不是现金支付,而是网络支付,传递给我的只是一个数字,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败家。
  之后的日子里,就多了一份期待,并且觉得这种等待的感觉很美好。事实上,等快递真正到家,这份感觉基本已消失殆尽,而且原来觉得那些必须的理由好像也藏匿起来,不复存在了。
  现在定期整理橱柜时,总能发现以往剁手留下的东西被束之高阁。比如,按个数计算,我家各式杯子不下50个;又如,当初信誓旦旦要成为烘焙高手,实际上硕大的烤箱就烤过两三次山芋和鸡翅。
  现在想来,以上行为都是对钱财和外物的一种贪著,它极大占据了我有限的时间和宝贵的精神空间,根本无法让我有时间和空间去接收正确的精神财富。我想,只有做到对钱财善用而不滥用,对外物做到断舍离,方能真正成为财富的主人。
  另一方面,因为是自己辛劳所得,所以对于慈善以及布施是吝惜的。即使有的话,也是仅仅是对于父母亲友罢了。
  通过小组共修师兄们的分享,尤其是得知现世福报很好的师兄们,他们或布施三宝,或热心助学,或热心公益,让我意识到财富因果观的存在。只有不吝布施、勤修善业、培植福田才能有好的福报。
  此前我家师兄发心拿出1000元的工资收入助印法宝,我当时从她身上真切感受到布施给她带来的发自内心的愉悦。也确实让我感受到法义里说的:佛法认为,只有布施出去的钱财,才会真正属于我们所有。因为布施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或事情,内心必然喜悦满满,会成为真正的、永久的善果和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