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认为,做义工就是到寺院或一些公益组织做义务劳动,不计报酬而已。学习了《义工,最有意义的工作》后才明白,真正的义工不是这样的,在书院做义工与其他地方做义工是不一样的。这里不单纯是在做事,而是在三级修学的基础上服务大众,是在菩提心和出离心的基础上建立菩萨品质。导师讲到:如果没有菩提心、出离心和空性见的支撑,所做的善事只是人天善行,未必能成为菩提道的资粮,甚至会做得执著,做得烦恼,做出种种人事我非。
  回忆起自己这几年做义工的心路历程,发觉刚开始做得并不欢喜,做得也不是十分用心。虽然进班前的读书会我几乎没请过假,但所谓的义工行似乎是在应付差事,很多的我执、我慢,充满了自我的优越感、重要感和主宰欲。甚至有时候还在心里挑大家毛病,觉得这个人不主动了,那个人不热情了,那个人没礼貌了,搞得心里很不舒坦。也就是导师讲的,做出了烦恼。其根源就是没有发菩提心,只是在做世俗的事情。
  直到进班后,随着修学的慢慢深入和对两套模式的进一步理解,我才意识到,能在读书会或者班级做义工是多么幸运的事。导师在法义中讲到,在书院做义工应该是我们最有意义的事业,是我们真正的正业,是生命中最重要的选择。是一种利他的修行,慈悲的修行,同时也是实践菩提心和检验自己智慧的过程,参与进来,具有不可替代的重大意义。
  就拿这次参与开班的经历来说,一路走下来感觉受益匪浅,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只有在利他的过程中才能够自利,无论你付出多少,最终受益最多的一定是自己。见面交流会,我们和观喜师兄一起和新师兄交流。我发现师兄们具足了智慧,从新师兄的言谈举止,甚至很不经意的一句话,观喜师兄她们都能从中判断出对方对三级修学的渴望程度和对进班的意愿是否强烈。
  她们身上也处处体现着慈悲。在对一位进班愿望特别强烈而文化水平不是太高、精神上又有点躁动的新师兄,在究竟进班不进班的选择上,刚开始我们都认为暂时不适合进班,否则可能会对其他师兄造成影响。可在我心里又十分希望这位师兄能够进班。我一再向广愉师兄她们提出建议,我们能不能不去设定,不要认为她进班就一定修学不好,或者一定会影响到大家,因为她最需要佛法的智慧,让她进班就是救了她,否则她以后的生活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最后,师兄们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让那位师兄进班,我从心底里替那位师兄感谢师兄们的慈悲和大爱。真的像导师讲的那样,做义工就是做菩萨的开始,就是慈悲和智慧的修行。
  后来,我竟然有因缘主持这次开班仪式,机会来得太突然。因为之前观喜师兄告诉我,这次开班仪式别的师兄主持,我来观摩,下次我们自己主持。可最终联系好的师兄因故不能前来就让我来主持。虽然主持仪式并不复杂,但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件很大的事儿,我绝不能敷衍了事。
  我一遍一遍地熟悉流程,一遍一遍地听《三宝歌》,《三宝歌》的歌词含义我都仔细地去学习。通过学习,真切地感受到唯有三宝是我们的究竟皈依处。导师的开示视频也看了好几遍,在视频的开头和结尾都能看到导师的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欢喜和微笑。每每看到这里,我也会报以会心的微笑。对导师的想法,我也有深切的感受,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能有机会走出无明走向解脱,所以导师才笑得合不拢嘴,这也正是导师的慈悲。我当时也小幽默了一下,我说:2018年的5月20日,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们这个班诞生了,所以导师从内心散发出无限的欢喜。
  这次义工行,对我自己来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历炼,受益最多的是我自己。我更进一步认识到,义工是三级修学学员的必修课,是生命成长的需要。不是书院需要我来做义工,而是我更需要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参加义工行,才能够在实践中考量自己,在实践中使自己更快成长,获得生命品质的调整、净化和升华。期望有一天能到西园寺经历一次义工行!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