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工作生活原因,我经常出差赶路,处于一个奔波不稳定的状态,所以我称自己为赶路人。同时也因为自己情绪不稳定,会因为一些原因,很容易陷入情绪而难以自拔,沉溺其中,这种情绪我视之为病。现在开始学佛,我就是一个带病赶路的学佛人。通过这课八步骤的学习,我对赶路与病症也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一、关于赶路与学佛的思考

  我这个人平时的思维,会习惯性地把注意力放在事情的结果上。比如说赶路这件事,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需要出差,距离有远有近,时间有宽松也有紧迫。通常情况下,我不会太在意通过什么交通方式去,是高铁?还是飞机?只要能按时到达就行。更不会站到更高的层次上去思考,我赶路,究竟为了什么?所以赶路对于我来说仅仅是一个出差任务,是一场旅行。
  有时停下来也在思考,赶路的究竟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是为了满足他人的期待?还是什么都没思考,跟着忙碌的大家一起赶路?
  赶路时,我时常会有这样的状态:有时很匆忙,步伐非常急促,一秒钟也不愿意停留;有时呆滞,好像一直在思考问题;有时神形焦虑,左顾右盼;有时不知所措地刷手机。我经常看不到周围正在发生的事,看不到其他人。情绪也很不稳定——低落、亢奋、激烈、心不在焉。所以经常丢三落四,出点小错误,添加了很多烦恼。
  我为什么会心不在焉、焦躁、激烈、亢奋?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改变自己这种状态?
  进入三级修学,为人处世时,心情会平静很多,我想这应该得益于许多旧有观念得到了改变,同时也可能是因为三宝的加持。我也渐渐学着去觉察自己当下的情绪。在最近的修学过程中,我发现产生了很多情绪。我会亢奋、情绪高涨,也会情绪低落、心不在焉。
  这些情绪和我赶路时的情绪几乎一样。学佛与赶路本身也有很多的相同之处——习得佛法正见是目的地;学习方法是交通工具;学习时的状态就是赶路,就是路上的心情。而我想要的是学佛过程中也能保持觉知,法喜充满,并能以此泛化到日常生活中。前段时间,因为学佛过程中的情绪问题,我也一直在寻找原因,而八步骤三种禅修这一课的学习似乎给了我一些答案。
  这课的学习中,导师的开示打破了我一直以来学佛的错误观念。这个观念就是——我是来学习佛法正见的,至于方法和态度可以放在最后考虑,这些不是很重要。然而,通过这一课的学习,我认识到佛法正见是我所追求的,它是目的。但是比学习佛法正见更加需要重视的是,正确的学习方法。这好比是选择了一种交通工具,它决定了我们前进的速度,甚至关系到我们最终是否能到达目的地。
  然而,就算方法正确了,只是看上去精进,如果对于学佛的究竟目标不明确或者不深刻,就会没有目标,或者目标有偏差,或者目标模糊飘忽不定,时隐时现。就会导致出现盲修、走弯路、不坚定,导致修学情绪的出现。如果不能时刻用清晰的究竟的目标来提醒自己的修学,就会直接导致出现种种情绪问题。通过八步骤的学习,明确了修学佛法最终是以改变生命品质为圆满的目标,当修学、生活、工作中,贪嗔痴的串习来袭时,我以改变生命品质为目标时,会再次提醒自己,就能非常清楚地把握前进的方向。

二、我病得有多严重?

  导师提出真诚、认真、老实的学习态度。要求闻法要离三种过,具六种想。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作病者想。在没进入三级修学时,我确实是把自己当成病者,我是来寻医问药的。但我以为自己只是得了一个不大不小病,可能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在这几个月的学习过程中,我渐渐发现,我的病可能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可能需要动个大手术。佛法告诉我——“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这样的描述告诉我,这病症其实是世人贪嗔痴的病,会导致无尽的轮回,无法解脱。现在,佛法就是治愈这种病症唯一的方法,只有通过不断学习,改变自己的生命品质,才能脱离轮回之苦。对病者想,我还要有更加深刻的认识,这样的认识不是字面理论的认识,更需要真切体会到贪嗔痴的严重。
  学佛就是检查发现自己的病症,同时也是寻医问药的治疗过程。这个过程中,承认自己当下每个时刻对病者想认识的不足、不深刻。可能需要更加深入的学习和体会,才会有更加深刻的感悟。
  这周学习,再次深切感受到导师的良苦用心。一步一步有次第的引导,让佛法像春天细雨,慢慢地滋润我这个凡夫的生命。感恩导师,感恩三宝,感恩同肩并进的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