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很晚才接到这个福利,一开始群里,大家都害羞,说没脸向导师汇报,还说当着导师的面很容易变成布萨。当时我倒没觉得没脸,因为带班八个月,很欢喜也很轻松,好像也没犯过啥错,只是不知道写什么好,毕竟札记也还欠着呢。
  后来智贤师兄跟我说,就写辅导岗位上的成长,带班对自己修行的促进。我的第一感觉是,还是挺看不清自己的,成长应该是有,但不清晰,不如修行二字扎心。修行修行,就是修自己不行的地方。一方面,多余的要修掉;另一方面,匮乏的要修起来;再就是,该提纯的要不断提纯。
  话说,作为一名纯粹的网络学员,从进班到现在五年了,我从未经历过自己班级的现场共修。第一次现场班级共修,是带同喜班单元复习课(一)。因为多次承担辅助员,自己在闻思方面也比较有信心,所以辅导员的10分钟法义梳理,我直接是脱稿的,不仅非常流畅,还完全不怯场。整个共修从引导到分享都非常顺利,结束后还举办了第一次菩提庆生会。师兄们的反应,可谓法喜和感动都满满的。
  可是,回去的火车上,慢慢平息了兴奋,我就意识到,其实这份所谓的“法喜充满”的背后,是由“著名”的凡夫心的三种感觉在支撑。“我经验丰富+充分准备,所以一击完美,不试试还真不知道自己居然完全不会怯场,我的第一次,好厉害!”虽然凡夫心不至于这么趾高气扬地出场,但事实上,它就潜藏在背后窃喜。包括后来的现场带班和活动,以及到目前班级各方面呈现的良好态势,虽然我嘴上说主要是这个班师兄素质高,好带,但内心还是会觉得,也因为我有实力、有积累、用心全面、尽心尽力啊。
  因为一直是不见天光的网络学员,我经常会暗示自己“修学资源有限、缺乏锻炼机会”,另一方面又说“所以我比别人都更珍惜修学、做事的因缘”。这样无形中就在强化一种“我很惨,但我既有能力也很努力”的貌似正面又略带委屈的形象。其实,无非是凡夫心的猥琐伎俩,养成的是既自卑又傲慢的不良心理,我执的堡垒愈发坚固。
  可是,我的运气又很好,虽然是网络带异地班,但无论是修学引导还是班级经营,一直都很顺利。并且于我特别增上的是,他们的传灯热情很高,开班后读书会就没停过,还护持着两个读书会。要知道,传灯可是我最薄弱的环节,因为就没经历过,没经验啊!所以这几个月里,为了所谓的带领师兄们(其实是师兄们推动了我),我也驻扎在几个读书会群和义工群里,一方面观摩他们都做些什么,一方面了解他们是怎么做的,倾听遇到的问题,能引导的引导,该寻求支持的及时通报。
  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原本十分退缩的传灯的心也被“激发”了起来。尤其最近刚学完利他篇,师兄们热血沸腾,纷纷“下海”实践。而我自己在本地五年,除了老妈和老公,一个菩提苗子也没发展起来,我开始感到焦虑。前些天还任性地对家里师兄说:“我不管,你得想办法给我找人,我要搞小小读书会,我要考导读员,再考主持人,要把本地搞起来,带现场班!”虽然明知道发心不对,利益一切众生的平台被我当成了施展自己拳脚的练武场,但就是被凡夫心的三种感推着,总觉得带的班的师兄都那么猛了,我怎么能跟不上呢,何况我应该很有这方面的潜力。
  还好利他篇终于结束了,进入复习课,回到教界篇,再次体会导师的悲心愿力,顿时让我清醒过来,并深生惭愧!其实我并不是不知道,菩提花开的愿景,是为了让更多人于法受益,通过佛法修行实现觉醒解脱。而不是轰轰烈烈地跟风,做一些“政治正确”的事,实际根本没有在修行,反而把凡夫心养得更壮了。
  所以,今天在导师面前,我决定要把自己这些隐藏了许久的不良心理发露出来,祈请导师“如日照世驾威光”这般强烈的光芒照亮我内心每一个阴暗的角落,不论是已经发现还是没有发现的。我希望自己所有的凡夫心都趁早见光死,我一定要真修行!
  未来的日子里,不管做什么、不做什么,都要更关注当下的发心和用心,因为我是真的想彻底解决生命问题,早日实现觉醒解脱,有能力真正利益众生,而不是装模作样地过完这一生,然后继续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