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大家聚在一起,聊生命的话题,不禁让我想起进入三级修学前我对生命的看法:生命开始于十月怀胎,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结束。而我们的感受、观念、思想则是随着身体而来,也随着生命结束而结束。
  抱着这样的观念,我全力以赴地扑在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上。比如,我喜欢旅游,我就会非常用心地收集各种攻略,仔细阅读、比较,从中寻找我感兴趣的地方、玩法、美食,再集合成自己的攻略。我为此花的时间可真不少。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我精心准备的出行计划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大半泡了汤,由此引发的失望也是罄竹难书。当然,用上攻略的时候还是有的,旅途中也有各种快乐。只是旅行结束,生活又恢复到了寻觅快乐的状态。
  面对不是自己感兴趣的事,我就觉得这些都是不得已的任务,虽然也会认真去做,可总觉得是被逼迫的,做得好累,很不愉快。
  由此,我的生活似乎被割裂成两个状态:享乐和忍受痛苦。享乐不能持久,痛苦常常来访,中间的空隙就让我用来寻找快乐吧。老人说,人活着就是苦多乐少的。可我对这真心不想接受。
  孩子的出生,是一个转折点。我把接触到的许多西方理念奉为经典,但很快又掉进了另一个误区。很多理念告诉我,童年对孩子的一生会产生巨大的、不可逆转的影响。为了孩子能在健康、快乐、理想的环境中长大,我要求生活中用的、吃的都得是天然有机的,要求家里人以孩子的成长需要为中心。对于认可的事物,我紧追不舍。对于不认可的,我想尽办法不让它们进入我的生活。
  公公婆婆给孩子买来的零食,我用所谓温和却坚定的态度告诉老人:这些东西里含有大量添加剂,会害了孩子,然后当面拒收,让老人又难堪又生气。那段时间,我的家人都小心翼翼的,担心一不留神又踩着我的禁区。我却抱怨他们不但不学习正确的知识,还指手划脚,想干涉我的生活。所以,我和公公婆婆彼此客客气气,却互不认同。我自己也成天紧绷绷的。
  痛苦中,我常常会想,活着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了生活得更好吗?可怎么才算是好呢?我自己的标准似乎也一直在变。为了孩子能过得好些吗?然后呢?只是一代又一代忍受着痛苦,重复这个同样的追求吗?我不甘心混混沌沌,无所作为,可又找不到生命的方向。
  在朋友的推荐下,我进了三级修学。不曾想,没有多久,这个困扰我多时的问题轻松化解了。
  济群法师说:“从轮回的眼光来看,今生只是生命长卷中的一个章节,只是其中一个相对的开始。在它之前,有着无穷的过去;在它之后,又有着无尽的未来。”“生命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的归宿在哪里?答案就在我们当下的心行,就看我们现在做了什么,想了什么。”
  明白了这些,我也就明白了:活着,是为了了解、开发自身潜在的高尚品质。当下的每个念头、每个行为都会积累成未来的生命形态。
  以这样的观念再看生活中要面对的各种问题,要处理的各项任务,我发现它们都是来帮助我蕴积未来生命的能力,帮助我增长从容面对纷繁事务的心力,它们还提供了机会让我为大家服务。我做事变得积极主动起来,也做得欢欢喜喜。由此,我生活中的痛苦、压力大为减少,快乐大大增加,我不再需要不断寻找快乐了。
  我也联想到,生活中遇到的每个人,各自的观念、行为方式都是各自生命的积累,有着不同的立场和角度。因此,我越来越能接纳生活中不同的观点。
  理解了这些,我终于看到,老人买给孩子的零食里包含着浓浓的爱意,而那份爱就是孩子最好的营养品。于是,我开始主动关心公公婆婆,对他们的付出表示感谢。去公公婆婆家,以前是去作客,完成礼数;现在我会主动进厨房一起边聊天边做家务。婆婆说我现在表现极好,有闺女回家的模样,而不是客人光临。
  而这样的快乐,也正慢慢地弥漫到我生活中的角角落落。
  感恩佛法,感恩三级修学,让我不断向外求取的心回到了当下,开始做自己生命的主人。也感恩各位书友的聆听,感恩你们让我多了一次进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