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时代,我没有思考过生死的问题,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是老了以后的事情。十一年前,一直身体健康的妈妈被查出胃癌晚期,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离我而去。因为是单亲的缘故,一直以来妈妈就是我的全部,是我最依赖的人。当时我整个人都失控了,我跪在医生面前恳请他救救我妈妈。
  妈妈走后,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每天以泪洗面,还萌生了轻生的念头,不敢想象没有妈妈的日子我将怎么过。单位领导很慈悲,每天安排同事来家中陪伴我,还跟我说:“因为你现在单身,所以感情全部寄托在妈妈身上,可以理解,等以后有了家庭孩子后,感情会慢慢转移和淡化的。”然而,我有了家庭孩子后,对妈妈的思念并未减少,反而更多。我常常独自一人呆想,脑海里总会浮现出妈妈看见我穿婚纱、满心欢喜地为我祝福的画面,以及她抱着我的孩子爱不释手的场景。就这样,在妈妈离开我的十年中,我都没有完全走出来。大家都说我变得寡言少语,一点都不快乐。
  2016年夏天,我见到了20年都未见过的初中同学,她带我走进了学佛沙龙。当《慈经》在我耳边响起时,不知怎么了,我的眼泪抑制不住地往外流,原本焦虑不安的心莫名平静了。
  通过多次参加沙龙读书会的主题交流,我认识到,我对妈妈的执著来自于内心恒常的设定,我把一切看成永恒,生活在强烈的自我意识中,进而形成依赖,不希望它有任何变化。我认识到,不知道生从何来,死往何去,就不知道生命的前因后果。对于自身的心灵世界,就会同样感到陌生,没有能力把握自己的心念。这也消除了一直以来我对佛教的误解,认为那只是一群闲来无事的老年人烧香拜佛求保佑的迷信活动。
  通过一年半的学习,有了佛法正见的指导,我从之前一直只关注自身痛苦的人,变成了一个学会从小事上一点一滴关心周围人的人。我突然发现关心他人最终收获的是自己。从生到死的距离就在呼吸之间,生命的未来在哪里?我的归宿在哪里?就在我当下的心行。学习佛法正是让我从认识生命到彻底改善生命的过程。
  对于死亡这个话题,我现在也没那么恐惧和回避了,觉得只有正视它,才能更稳妥地活在当下,只有把握好当下才有能力把握未来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