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上班,遇到两位孕早期的孕妇,都是来打黄体酮保胎的,据说已经打了好些日子了。由于只是偶尔到站点上班,我不太能遇上她们。
  第一位孕妈30岁,试管婴儿移植后要一直打到孕12周,每天要被注射较大剂量的黄体酮(油剂,不好吸收,注射部位容易有硬结)。她一开始就有硬块,医生嘱咐她每天热敷,稍有好转,但还是有硬结。由于走路都疼,她说想起打针都害怕。
  每次给她打针,我总是尽量选择没有那么硬的部位注射。有次进针前,我突然想到一位师兄在助念培训时的分享:身患恶性肿瘤的爷爷,临终前为了能清醒地与大家道别,没有使用止痛药,结果疼痛难忍;轮到与她告别时,她握着爷爷的手,爷爷描述像有电流一般透过他的身体,突然感觉不疼了,原来当时师兄一直在念佛。于是,原本不信佛的爷爷要求她念佛帮他缓解疼痛。
  这位孕妈如此难受,如果我边打针边念佛的话,应该也能帮她缓解痛苦吧——于是我边打针,边心里默念阿弥陀佛。病人说:“咦,今天怎么打针不疼了呢?”我没有回答她,继续慢慢地推注药液,心里一直念阿弥陀佛。
  打完针后我告诉她,我在念阿弥陀佛呢,希望她不再疼痛,愿她的硬结能够尽快消散。孕妈很感激地说:“上次你给我的《心经》抄本,我快抄完了呢;还有你给我的其它书,我也一直在看;还有听佛教音乐,真的感觉在听音乐的时候,心里会安定很多,舒服很多,感觉很好,甚至能闻到香的味道……非常谢谢你啊。以前常常去放生,最近因为怀孕,很久没有去,看来以后还是要再去放生。”
  说来也巧,当天上班,正好包里带着阿弥陀佛的佛像卡,便结缘给她。她特别开心。我又叮嘱她平时要多念佛,来打针的时候,自己也要多念佛,不管是对她自己,对宝宝都很有好处,她非常欢喜地接受了。
  过了半小时,又一位孕妈来了。这个孕妈,也是来打黄体酮保胎的,臀部注射部位两边都有硬块,而且还有湿疹。她说疼得很,还很痒,打针的时候也挺疼的。医师告诉她天天用土豆片敷,稍有好转。
  我边准备注射边与她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缓解她的紧张情绪。她告诉我,因为两侧都是硬块,昨天打针的时候,可疼可疼了。想想她真的好受罪,我一边安慰她,一边选好注射部位消毒,并默默地边念佛边打针。
  这时,病人突然问:“你是不是还没有打呀”。我没有回答她,直到打完。她轻松地说:“奇怪,今天打针怎么一点都不疼!”我对她说,不知道你信不信,我刚才一直在给你念佛。她说我信,我奶奶也信佛的。
  我说阿弥陀佛真实功德不可思议,但许多人不相信,因为看不见,摸不着。平时,可能没有太多的感受,但是在病痛中,阿弥陀佛的加持会让我们觉得特别明显。我也叮嘱她以后打针的时候,自己要默默念佛,平时也多念佛,并结缘给她阿弥陀佛佛像卡。她也特别开心!我又拿出导师的小册子给她,她选择了《心灵创造幸福》带回去看;我还建议她听听佛教音乐,告诉她那是最好的胎教,她也特别欢喜。
  两位孕妈走后,我也非常欢喜,忍不住马上写下自己的体会,感恩两位孕妈让我再次体验阿弥陀佛功德不可思议,三宝功德不可思议,因缘因果不可思议!
  因为我自己平时身体不好,所以很能体会到病人的痛苦,特别希望能帮助他们缓解身心的痛苦,能像观世音菩萨一样,大慈大悲,救苦救难;也因为自己曾经是高龄孕妇,孕期很辛苦,因此对备孕和已怀孕的人特别关照,还会准备一些有助于孕妇和孩子的法宝结缘。平时在工作中,我也会念诵佛号或修慈。开始工作时按照平时自修的仪轨,三称本师圣号,然后称念大乘归敬颂,发四无量心,培养佛菩萨的情怀。我还常常会带一些喜庆的吊饰,与病人们结缘,愿他们身心安乐,愿现在以世间法利益他们,将来能够与他们结法缘,以佛法利益他们。
  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来打针的,大部分是保胎或者是促排卵的病人,也有癌症化疗后增强免疫力的病人。我用慈悲心耐心予以专业知识对他们做指导。
  我发现,并不是所有人我都会与他分享佛法,或者说我感觉到,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与他分享佛法。而那些让我能很自然地与他聊起佛法的人,最后我都惊讶地发现,他们原本就信佛,或者是家中长辈信佛。这些病人与我不曾相识,我也没有主动询问,却依然能够感觉到不一样,那些我会主动与他们分享佛法,或结缘导师的法本、楞严咒或佛像卡的人,都曾经有意无意地种过这样的因,真是如是因感如是果啊!
  三宝的加持在哪里?很多人说到三宝加持就觉得这是迷信。我想三宝不仅是外在的,更是内在的,就在自己的心里,能否获得三宝的加持,与三宝的心相应,还要看对三宝的功德认识有多少,信心有多少,恭敬有多少。信解行证,不仅仅是挂在口头上的,更要去落实在行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