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思惟畏罪惧死而悔”,我进一步认识到,我们是有罪之身,死后将面临着悲惨的结局,所以要对罪业快速生起追悔之心。细细品味着,“昼夜不暂留,此生恒衰减,额外无复增,吾命岂不亡”,真真切切感受到死亡的脚步无论如何都不曾有一刻的停歇,我离死亡越来越近。我可能要被疾病折磨得痛不欲生,也可能失去任何选择的能力,更可能被临终恐惧奴役得不能生起善念,也可能恶业果报现前不能自拔而悔之不及……所有的一切,都让我万分恐惧。最终的原因是,“放逸吾未知,死亡如是怖;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我善业未修,恶业没尽。我还没有能力预知时日,没有能力主动选择生命的去向。
  尽管今生具备暇满人身,但这许多年来,我习惯于轮回的节奏和境界,走着人生几大步骤:出生、上学、工作、成家、生儿育女、衰老、死亡。从来没有思考生命的问题、生命的意义。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死亡的边缘。死亡也是新生,投生取决于业和心念,修行的福报和善业才能决定未来有好的去向。现在我依然深深感受到自己贪嗔痴力量的强大,也感受到放逸时的身不由己和内心的纠结。觉知到了,依然还是放纵。为的是什么呢?就是串习带来的内心不正常的需求。
  我有一个极大的恶习,就是“说长道短”,特别听喜欢别人说,自己也想说那些不认可或者与自己相违众生的短处。内心总是自觉不自觉、很任运地寻他人的不足。这个大毛病,自己早就看到了,也知道会造严重的口业,但时不时地就冒出来,始终没有连根拔起。这次又在观修:想想死亡时,回望自己为亲与仇造作这些恶业,将面临三恶道的无尽折磨,那时会多么后悔。此时我问自己,敢不敢发誓:再看到别人的不足马上忏悔,思考自己如同苍蝇专盯臭鸡蛋像蛆一样的不堪?敢不敢发誓:觉知到了就戛然而止,不被串习和情绪奴役?
  此时,我有些纠结,一是怕做不到,不能坚决地保证,二是感觉内心深处似乎还有这样的需要,似乎对境时说出别人的不足内心很受用。这种需求的根源是什么呢?是我执!这是强大我执的显现,就是想通过寻他过,肯定自己、保护自己、彰显自己……我需不需要留有这样带有无尽祸患的安慰?我发誓吗?做到了当然更好,做不到,在绮语的同时是不是又妄语了?我一直想改掉这个不良串习,但要下决心彻底和它决裂,怎么感觉舍不得呢?它怎么变成了我生命的需求了呢?真是可怕!
  反复思维,我敢不敢、舍不舍得自己用刀割下这颗毒瘤?第一天,我没有发誓。我反复问自己:有多少时间给我下决心!有多少时间给我慢慢改变?这种纠结让我内心狂跳。于是,对此不良心行,我每天认真做观修。
  观察修:我认识到内心寻他人之过、道他人之短的需求和串习,是强烈的贪嗔痴在作怪。如果放逸和造作,会给我未来的生命带来极大的过患。因为每一次造作都在助长、强化贪嗔痴,都在加快趣向三恶道的脚步。同时这种不平等、不慈悲障碍着自己对无常、无我的修行,更阻碍大悲心、菩提心的生起。何况,无始以来,我造作的罪业无边无际,今生已过大半,接近死亡,根本没有时间容我去慢慢地改正每一个不良的心态。死亡来临,我捶胸顿足也无济于事。
  所以,我既然看到自己不良的心行及过患,就一定要痛下决心,战胜内心的不良需求,视它为最可怕的仇敌和最大的灾难,避之惟恐不及。把这一个从小就有的恶魔铲除,修行路上,我就有信心战胜其他的心魔了。我一定能做到!否则没有资格修学大乘佛法,没有颜面说我是佛弟子!
  安住修:我要时时提醒自己,看似微不足道的不良串习隐含着巨大的不良心行和生命过患。
  莫寻他人过,莫道他人短,否则地狱苦,长劫自己受。
  无论亲与仇,往昔业牵引,都是临时客,造罪不值得。
  菩萨心目中,众生都是佛,我有何资格,去寻他之过!
  安住,安住,安住……
  一周的观修安住、观修安住,让我的心越来越沉静,对不良心态的过患感受越来越深,遇到境界当下就生起了“莫寻他过”的警示牌,没有被心理的不良需求主宰。我发心通过不断地观修,精准对治每一个不良串习,提高自己的觉知力,让觉知充盈心田,观照每一个念头的起落,守住六根门头,通过正念观修坚守每一天,直至摆脱不良心态。今天我勇敢地发誓:坚决杜绝寻他过、道他短的恶习。也祈愿三宝加持,让我面对每一个不良串习都有觉知和力量,让佛法智慧、让菩提之心在我生命中扎根、开花、结果。
  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所有义工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