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心中,有个人,我恨了十年。那个人就是我的妹妹,亲妹妹!
  这事要从十年前说起……
  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十年前夏日的一个傍晚,夕阳西下,晚霞似火,阵阵微风扑面,恬静凉爽。殊不知,那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姐,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就回来。”妹妹和我说。“好,早去早回!”
  天色渐暗,可她还没回家。母亲有些担心,叫我打电话催一下。当我打过去时,发现竟然是关机状态。我顿觉不妙。前几天因为她的婚事,妹妹和父母起了争执。据说男方家庭欠了几十万的高利贷,又在外地,父母担心妹妹嫁过去还要帮忙还债,怕她受苦,所以反对他们在一起。但妹妹态度很坚决,一定要嫁过去。
  莫不是……我没敢往下想。再找她的身份证之类,发现都不在。此时,我确定,电视上经常上演的剧情——私奔,就那么真实地发生在我面前。
  我永远忘不了那晚,妹妹电话一直打不通,母亲气得心脏病复发晕厥过去,父亲搬个板凳坐在门口哭。除了奶奶过世,我从未见父亲哭过,可那天,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哭成了泪人。那时,恨的种子在我心中悄然种下。我恨妹妹,恨她的自私无情,恨她于父母不顾。我心里暗暗发誓:哪怕我可以原谅全世界,我都永远不会原谅她。
  从那天开始,我们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这十年间,我们每年的电话加微信不会超过五条,都是有紧急之事。除此,我们无话可说。
  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最好的修补剂,随着时间推移,父母渐渐原谅了她,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可是,我无法原谅她,我忘不了那晚父母难过的情景,嗔恨已经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失去理智。自诩温柔善良的我,在妹妹面前是那么尖酸、刻薄、恶毒。什么话她不喜欢,我就偏要说;她打电话给母亲哭诉婆婆对她不好,我就幸灾乐祸:活该,自作自受;她要把户口迁回来,我就偷偷把户口簿藏了起来:自己迁出去的,还想迁回来,门儿都没有……
  就这样过了这么多年。进入三级修学后,我开始知道,这种嗔恨心是典型的凡夫心,我是贪嗔痴的重病患者。我病了,需要佛法来治疗。我要舍凡夫心,发菩提心,要向佛菩萨学习,对一切众生都要生起慈悲心,如果还有一个众生我不愿意帮助,那就不是大慈大悲。也知道了嗔恨永远不能化解嗔恨,只有仁爱才可以化解嗔恨。我试着让自己去放下,可是,无始劫来的凡夫心的力量实在太强大,多少次的交锋中,那微弱的慈悲心都败下阵来。正见的力量始终无法与之相抗衡,那深入骨髓的恨不能完全消除,时不时卷土重来。
  直到最近,我才开始醒悟,当初妹妹之所以会有过激的行为是有原因的,正所谓一切皆有缘起。而世间万般嗔恨,皆源于嗔恨者本身。解铃还须系铃人,那个解铃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妹妹的性格在我看来,就是“闷骚型”,有什么话,什么想法都放在肚子里,从来不和我们沟通。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突然哪天来个爆发就把我们吓一跳。其实,这和她的成长经历有关。因为某些原因,妹妹是外婆带大的,六岁时才回到父母身边读书。她在成长阶段缺失了父母关爱,这直接影响了她以后性格的形成。
  一直以来,妹妹总是让父母各种操心。以前我也纳闷,为什么会这样?现在知道,儿女是债,有讨债,有还债,无债不来。父母和妹妹之间的问题也是业力使然,要安然接受,更要感恩,感恩今生的相遇,能够有机缘消除往昔的恶业。在妹妹婚事的问题上,父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替她考虑,觉得都是为她好,没有顾及到她的感受。虽然这是父母对子女的爱,可这何尝不是一种主宰欲呢!那时,妹妹心中完全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哪管对方贫穷富贵。双方都没有彼此尊重,互相沟通,矛盾冲突才会愈演愈烈。
  至于我和妹妹之间,我一直设定,为人子女,孝是第一位。乌鸦尚能反哺,何况人乎!所以,当妹妹的行为和我的设定不符,我认为她不孝时,就怒火中烧,深陷嗔恨的泥潭无法自拔,伤了妹妹,也伤了自己。再深层次思维,我如今的“亲朋乖离”,也是我往昔离间别人的等流果,怨不得别人。如果我继续恨下去,只能让自己的嗔恨心越来越强大,同时,离三恶道越来越近,后果不堪设想!
  至此,那个存在了十年的心结正慢慢解开,对妹妹的嗔恨也渐渐土崩瓦解,心清目明。我不禁感叹,佛法太不可思议了。我曾经以为这辈子都无法原谅她,现在,通过修学佛法,我终于放下了。在放下嗔恨的同时,我自己也得到了解脱。这种感觉,真好!
  终于,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妹妹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