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课学习依止法,内容主要有两点:一是净信为本,二是视师如佛。我对导师和佛法是比较有信心的,因为早期学习导师对财富观、无常、无我的开示时,我就在生活中观照过,也验证过,所以是深信不疑的。
  本课主要讲对依止师的信,而我对导师的信心是有的。至于有多少信,我衡量不出来,但深知达不到百分百的信,因为导师说的我都没做到,比如真诚、认真、老实。我就是应付了事。
  导师又讲到凡夫心有劣根性,容易观他人过失。如果观他人过失,特别是观依止师的过失,会影响我们对佛法的信心和接受的程度。所以,对依止师,要观德莫观失,要视师如佛,因为我们不会对佛观过。导师创立三级修学耗费了很多心血,但久而久之,我反而学得麻木了,感恩心越来越少,恭敬心也没有完全达到。原因到底出在哪里?再想想自己,就是有这个毛病,将别人的好,视为习以为常,在生活中更比比皆是。
  通过本课的学习,我慎重地思维了一下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近些年来,我和父亲的关系一直不好,处于不冷不热,较为冷漠的状态。我们之间的话语很少,就简单的:你吃饭了吗?我答吃了,或没有。爸爸说锅里有饭,我说好。除此以外,我们之间很少有其他话题。
  近些年,我发现自己对父亲越来越不满意,越来越讨厌他、看不起他。比如:他爱算计,爱占小便宜,爱杀生,爱钱,爱发牢骚,爱嘟噜嘴等等。每当看到他又有这些毛病表现出来的时候,我的烦恼就猛增,烦他烦到不行,态度越来越不好,不想搭理他,也懒得跟他说话,心里对他很排斥。但内心深处,我又很苦恼,不接纳这样的父亲,更不接纳对父亲态度不好的自己。可是,我又着实没有办法改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讨厌父亲的情绪常年积累,扎根内心深处,根深蒂固。
  本课中导师开示,凡夫心的劣根性就是喜欢挑别人的毛病,观他人过失。在观他人过失的过程中,会产生极大的烦恼。而且只要观察他人过失,就不可能再对他人产生恭敬心和感恩心、慈悲心。所以,在我不断观父亲过失的过程中,我和父亲之间的关系渐行渐远,心也渐行渐远,以至于现在的冷漠和麻木。
  导师又讲到对治的方法,就是观德莫观失。知道这个方法后,我就想改变,努力去观父亲的优点。但我发现,常年累月观父亲过失已经形成习惯,习惯又产生巨大的力量。无论我多么努力,就是找不到父亲的优点。我甚至都忘记了父亲的生养之恩,教育之恩。
  有一天下班走路回家的路上,我也一直想,一直想,原因到底在哪里?问题到底出在何处?我为什么讨厌父亲?是父亲的哪些行为使我对他产生了讨厌?结果我发现,我对父亲所有的不满,都源自于——父亲的所作所为,没有按照我的思路、我的想法、我的要求去做。原来是标准有问题,问题出在“我执”。
  对方没有按照我的想法来做,所以引发我的烦恼。当越来越多的“没有按照我的想法来做”累加起来,我的不满就越强,以至形成强大的惯性,对方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等着挑刺儿。“看,他就是爱占小便宜,他又开始算计别人,他只爱钱……”之后,我再通过观过的方式证明我的判断没错,形成“他就是爱算计、爱钱、爱占小便宜”的定解。从此,父亲被我打入黑名单,各种标签牢牢粘在他身上。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我成为父亲生命中最难以靠近的人。
  当发现所有问题都出在“我执”的时候,我的内心特别愧疚,愧疚于我对父亲的冷漠无情,爱答不理。我是一个不孝顺的女儿。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我要努力改正。我知道,改变自己很难,在此过程中,自己的凡夫心还会找各种理由;我更知道,观父亲过失也许还会再次出现。所以,我需要不断地用法来做观察修,不断地检讨自己,一点一点地改变。
  我也需要时间,需要师兄们给我力量,需要花大力气才能改变。深深忏悔在以往的生命中,对父亲的不尊重和不恭敬。如果对生我、养我、教育我的父亲都生不起恭敬心和感恩心,那我还能对谁真正生起恭敬和感恩心呢?不过是虚伪的面具罢了。这也是我反思为何导师为我们付出那么多,但我的感恩心和恭敬心那么少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