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当有师兄对我提起这两个字时,我就开始颤抖,喉咙哽噎。生命中两次灾难现前,思绪被拉回到过去。
  九年前,我的妈妈,家里的顶梁柱无名倒下,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六年前,我的家庭破裂,生活一度陷入痛苦的深渊。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用尽各种方法,耗尽钱财,却没能医治好妈妈的病。而我的爸爸,一个沉迷酒色的人,万不得已与我一同照顾起完全不能自理的妈妈。
  记得在我14岁那年,爸爸曾因一点小事,拿着菜刀对我下手。受过惊吓的我,从此得了一种偏头痛的怪病,怨恨的种子在那时便埋在了心里。
  成年后,目睹爸爸在妈妈病倒之后仍然拈花惹草,我便痛下决心与爸爸断绝父女关系。
  我的命运为什么这么惨?活着为什么这么累?谁能告诉我?
  偶然的机会,我接触了佛法。去年九月份,我回家看望妈妈。爸爸沉重地对我说:“这么多年来,我日夜照顾你的妈妈,没有一天消停过,现在我也得了脑梗,就算我有再大的过错,这么多年的苦劳也该抵过了吧。”
  望着爸爸深陷的眼窝,皮包骨头的身体,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天啊,这些年来,我究竟做了什么,怨恨的心早已泯灭我的良知。亲爱的爸爸,我愿意接受您的不完美,请您也接纳和原谅这个不孝的女儿吧。如果不是您将我带到人世,我还不知道在哪一道沉沦、受煎熬……在佛法智慧的熏陶下,霎那间,我懂得了感恩。
  爱一个对你好的人,很容易,但是,让你去爱一个,曾经深深伤害过你的人,真的很难很难。
  对我的前夫,在家庭刚刚破裂时,我曾诅咒他出门被车撞死。后来,随着佛法修学的深入,我开始慢慢地反省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同时,我也学会了智慧的乐观,如果当初不是他留给我种种困难,让我走投无路,我怎能得遇最为宝贵的,对我的人身有着不可估量意义的佛法!
  今年的扬州下了两次大雪,我让女儿打电话给他爸爸,让他好好休息,雪天路上开车千万小心。佛陀的无限慈悲和广大心量一点一滴融入我的心田。愿一切众生无身体的痛苦,无敌意,一切众生无精神的痛苦,无危险。
  班级共修时,师兄们总是看见我笑,他们说小花的笑容最灿烂。小花的笑容来自内心深处的喜悦,因为她的心灯已经点燃,她已经找到回家的路。今生乃至未来生,将在这条道路上不停跋涉,攀登,直至回到那久违的魂牵梦绕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