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关,是我认识了十七八年的姐妹,我们都是在宣武区长大的,父母家离得比较近,彼此间还有一些共同的校友和互相认识的人,所以,这十七八年来,虽然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学校读书,毕业,走上不同领域的工作岗位,又都结婚、出国等,但是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我们一路看着彼此的成长,在我眼中,她蛮幸福的。她有个可爱的儿子,移民澳洲的老公,物质条件优越,父母健康,名牌大学毕业,工作安稳,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满。然而,是的,there’s always a but。关关在2年前意外查出卵巢癌,经历了手术切除,化疗等,曾经一度担心她有生命危险的我,终于在她术后几个月再一次看到她阳光的笑脸而彻底放心了。
  而后,她便带着孩子去了澳洲疗养。这两年来,从她朋友圈的日常内容中,看到的都是与孩子的点点滴滴,生活的悠闲,澳洲的风光,我也更加放心了,以至于觉得她是彻底的好人一个了,甚至小小地羡慕她当下的悠闲生活。
  2018年6月9日,周六,准备去纳福胡同读书会当义工的我一大早爬起来,醒来的第一件事:翻手机,居然有一条微信是凌晨3:30分的,是从关关的账号发来的:她快不行了……我的第一反应是,说的是谁,是关关本人吗?确实写的是“她”,那发微信的人又是谁?一连串的问题在我的脑海中打转。
  去读书会的路上,我跟这个发微信的人进行了互动,得知,此人是关关的老公(关关叫他胖子),他录了段视频给我,讲到:“她恐怕不能跟你视频了,我给你拍段她现在的样子吧。”视频中的关关像是在ICU一样的病房里,扣着氧气面罩奋力地大口喘气,脸色清灰,我顿时心乱乱的又是一通问号:她真的这次撑不住了吗?这两年不是好好的吗?上个月还发了孩子家长的party照啊?继而又开始联想,她要是真走了,她7岁的儿子怎么办?她将近70的父母谁来管?越想心越痛,不由地在地铁里掉下眼泪来。
  整个读书会期间我的状态也不佳,师兄们都纷纷询问和开导,我也试着用无常来观修内心,让自己调整并接纳,就这样过完了一天。17:30分,微信又响了,“她走了……”只有三个字,却足以让人心痛至极,年仅38岁的关关,真地离开了,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作为她的朋友,我很伤心,作为一个佛弟子,我又陷入自责和忏悔中。
  其实,导师在澳洲弘法期间,我向关关提起过,并发了当地的佛事活动链接给她,推荐她去参加,但是当时她说离她有些远,我就没有再劝导。谁知这一次的失之交臂,却使她这一期生命未能与佛法结缘,并将会影响到她未来际的生命走向,想到这里,我真的懊悔不已。感谢朋友关关菩萨般的示现,让我深刻认识到人身难得,修学佛法的机缘可贵。更加认识到无常,人生苦短,最重要的是让我认识到了传灯的重要性。
  学佛就是点灯和传灯的过程,作为佛法的得益者,我们应该学佛所言,行佛所行,在点亮内在心灯的同时,也要点亮芸芸众生的心灯,这是每个佛子尽未来际努力的目标。6.14日是关关的告别仪式,由于在悉尼举办,我不能亲自参加,也恰逢农历初一,我念了《心经》,也将自己所做功德在定课中回向给她,祈求三宝加持,关关能蒙佛接引,与佛法结缘,早登极乐,愿她在佛国世界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