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三级修学至今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还是安住于模式努力修学的,特别是个人自修还算精进,能够按要求每天保证相对固定的闻思时间来阅读法义,观听视频,结合辅助材料进行思考,也能确保参加共修。可以说,一年多来,自己于法、于模式还是受益很多、改变很多,修学信心也越来越坚定,对两套模式也越来越认同。
  进入同修班后,开始学习《菩提道次第略论》,我用几周时间认真地把《序论》部分学下来,特别是仔细学习了“说听轨则”,对照导师的开示,反复思考法义,不禁想到了自己的修学,猛然发现,原来自己在个人自修中有许多问题,思量再三,似有所悟。

转变一个观念

  如果从习惯思维来看,我的自修还是过关的,保证每篇法义读三遍,还会对照“思惟修习”一题一题地过,也会记笔记,时有摘录,甚至延伸阅读,所以,我的自修应该是没问题的。可是,对照“闻法轨则”,我却看到了自己一直以为的过得去背后的问题,那就是我在把佛法当知识学,而没有把自修当做一个生命改造的过程,没有把自修当做修行。
  因为我把法义当知识学,学习之初,我关注的就是这一课讲了什么道理,有什么知识点,我明白了吗?虽然也有学习过“八步骤”,但我更多的时候只能用到第三步,很多时候做得也不细致,没能按要求做到“了解每句话的含义,正确理解每个段落、章节的法意,带着问题学习,知道每个章节说明什么问题,经论中又是以什么方式加以说明。”觉得大意明白了,理解了,就过了,没有真正字斟句酌。
  因为我把法义当知识学,我更关心的是自己学了这一课明白了什么道理。而这个道理,在学的时候我很认同,很理解,可过段时间却忘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法未入心,没有用起来,没有成为生命中的主要力量,更多时候还是积习做主。虽然我也知道“八步骤”的后几步,学的时候也可以与自己的现状联系一下,发现一些问题,但也只是共修分享时说一说,隔靴搔痒,事后呢,没有消息了。
  这种现象的出现,我觉得,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学习观念的问题,把佛法当知识学,这是串习的结果,改起来确实很难,更多的时候我还意识不到,还会为自己的那一点领悟感到欣喜,对于修行而言却有问题。
  要把学知识转变为修行,就需要按照“八步骤”的后几步去做,“把经论所说的问题和自己的现实人生联系起来,学会用佛法智慧重新审视人生,摆脱不良串习,思维不良心态的过患,不断熟悉和重复正向心态。”就需要通过观察修与安住修,按照“树立正见,认清真相,摆脱错误,重复正确”十六字窍诀来落实。

养成一种习惯

  修行就是要养成一种习惯,以一种新的习惯来取代我们的串习。这是导师多次强调的,自修要变为修行,也就是一个习惯养成的过程,特别是对照“闻法轨则”,发现我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自修之初:一直以来,我一开始自修就是拿起书本开始看视频,看法义,没有什么想法。按照“闻法轨则”,自修是一个修行的过程,开始的时候就要“思惟闻法之胜利”——“多闻能知法,多闻能远恶,多闻舍无义,多闻得涅槃。” 如理思维闻法之利益,生起欢喜心,稀有难得的心。还要“于法及说法者生起承事”——“当处极下座,生起调伏德,喜眼而瞻视,如饮甘露雨。敬重专一礼,净信无垢意,如病听医言,起承事听法。”从调身到调心,远离傲慢、轻蔑,生起恭敬心,感恩心。进而“除三种过”“依六种想”——远离覆器、垢器、漏器,“于己做病者想,于说法者作医师想,于教法作药物想,于修行作疗病想,于如来作正士想,于正法起久住想。”
  这个过程也是断恶修善、发菩提心的开始。如果能这样从调整发心开始进行自修,会有不同的效果,虽然开始的时候有点不适应,觉得在浪费时间,而事实上确实事半功倍。
  自修过程中:除了认真听闻,对照辅助材料思考,有疑问记下,做好笔记之外,一直以来,我在自修的过程中是不能安住的,会时常离开座位,去倒水,去厕所,还会不时地拿起手机看看微信,关注一下朋友圈——从修学过程来看,自修是夹杂的,也是不专注、不清净的,其效果可想而知。从这个意义上讲,听音频和看视频是不一样的,在车上边开车边听更是不同。
  自修结束:一直以来,在自修结束时,我就会直接收拾书本,感觉完成任务,万事大吉了。学习了“闻法轨则——完结时共作规则”才明白,自修是修行过程,就要如法回向。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一样,才能功不唐捐。
  想一想自己的自修,真的很遗憾,更多地是为了完成任务,在学习知识,直到学到“闻法轨则”,才有一种如梦初醒的感觉。
  感恩宗大师,感恩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