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71课·方便与慧缺一不可·下

【内容简介】

【音像】《道次第》第71课·共77课
【内容】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
通过上一课的修学,我认识到,佛菩萨具有的慈悲和智慧两大品质,决定了菩萨行的两大内容。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那么,宗大师是如何广引经典证明这一论点,并批驳错误观点的?

心得分享4篇  
  • 菩提慧纯 2018-08-27 20:21
    总分:0.00 看原文
    第七十、七十一课修学心得
    “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是宗大师提出的在成佛修行中必须完成的一个重要命题。导师完全认同并证实整个大乘经典乃至任何一个法门的施设都没有离开这两块内容。虽然本课内容蛮深奥,我抱着敬信之心尊照导师的教导,特别用心学习这一课,感觉到佛法的无上甚深微妙。
    首先是菩萨道修的是无住涅槃。在中士道的修学中,解脱、空性、涅槃是那么美好,涅槃之乐成了我的渴求。可是菩萨的境界太伟大:不住涅槃,不住生死!导师讲这种人一方面积极的利益众生,悲愿无尽;一方面又要做得像没做一样。这就是菩萨的修行。对比世间人做事,要不就不做,要不就是很执着地去做。即便是儒家做事,宣扬的也是功利;道家亦是偏向出世、虚无飘渺。这些都是偏向二边。
    而我以前做事基本就是在这个二边来回:难做的、麻烦的、看不惯的人和事,赶快避开,一旦决定了的事,就锁定结果,一定要做成。家人评价:“只按自己的做”。所以一生中我刚愎自用,造成过很多烦恼痛苦。
    导师说:这个道理过去感觉高深复杂,现在学习道次第过程中慢慢觉得这个东西也不是很复杂,不是说只有菩萨才能做得出来。如果我们在心行上不断努力去训练,当我们对空性有了一定的体悟后,同时再修菩提心,做起来不会很难,不像过去我们想像的那么遥远,完全可以做的起来。
    检验自己,同样是做布施供养,比方说家中清理出好一点的东西,就给亲朋好友,差一点的就放捐赠箱。供养三宝之前会一番考虑,过后会念念不忘。而近段时间惊奇的发现观念和行为都变了。布施时不再分别,心想只要别人需要他人喜欢。行供养时也不去行计较,见到鲜花水果就买来供在佛堂,见到出家师父就供上钱物,进到寺庙就随顺功德。布施和供养越来越自然而然。这就是三级修学两套模式使我心行的变化,开始触及菩萨不住世间能力的滋味了。
    第二,菩萨道以慧摄持的空性智慧无比殊胜。慧,即空性慧,又叫般若智慧,或通达空性的智慧。其内含是:了知一切没有自性,毕竟空;了知一切都是缘起的,假像亦然。没有自性的生,也不否定缘起的生灭。“未尝有一法,不从因缘生,是故一切法,无不是空者。”空性慧其实是一种心行上所具足的通达空性的能力。有了这种能力,就能感受空性及缘起的一切现象如幻如泡,就能在空性的指导下观照下修解脱的因,就能摆脱世间、生死,不住涅槃,成就法身。
    曾经我对顿悟、见性成佛非常赞赏。记得第一次读《六祖坛经》,爱不释手,一气阅完还不过隐,又抄写一遍,俨然自己成了上根利智之人。还迷上禅宗公案,很多内容云里雾里还怡然自乐。直到后来学修导师的著述,被导师的唯识哲学智慧哲服,才老老实实跟着导师修学,还感受到了导师的大慈悲,要让每一位有缘众生悟入佛的知见。所以我才有机会进入三级修学。而我却是宗大师所批判的那种人:认为空性已具足一切功德,证得空性就能一了百了。其实自己比这种人还要可怜,是典型的迷空、茫空、钝根、够不着的人。所以这课虽然有难度,但是我把它当成智慧大餐阅读思考,还是沉浸在文字般若和观照般若的喜悦中。
    三、菩萨道的成就要方便具足,智慧具足,两者相辅相成要齐头并进。宗大师除了用大量的经论证明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外,从多个角度驳斥大乘和尚的错误观点,也是本课的一大重点。导师第一次讲了这么多中观正见。从行和见、空和有、真谛和俗谛、有缘和无缘等诸多方面,让我们一方面通过内在的身心到外在的世界审查分析,发现没有一个独自存在的东西,对无自性空的中道正见生起坚定不移的信解。另一方面承认了知缘起因果,从因感果毫厘不爽,生起坚定不移的信解。不执著有不否定空,不轻视方便也不只重视慧。
    这是导师清晰地为我们拎出的两个点:不能轻分别,不能轻方便。并以中观正见分析,帮助我们准确理解。在感觉“般若味重重”的同时,也警醒自己在修学和义工行中,不可偏废,如同车之双轮鸟之双翼,缺一不可,才能成就智慧和慈悲!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
  • 观童 2018-08-17 21:34
    总分:0.00 看原文
    【方便与慧】从对抗到圆融

    本课修学的是方便与慧【下】,广引经论论证了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的道理,从多个层面进行了论证。
    其中有一点论证是从菩萨的无住涅槃“智不入生死,悲不入涅槃”来进行说明的,自己对这一点很有体会,在此也分享一下心得受益,供养师兄们。

    一、关于法义的个人理解
    菩萨的涅槃是无住涅槃,因为有智慧所以不入生死,因为有慈悲,所以不入涅槃,在任何时间地点都可以自在安乐,哪怕是在滚滚红尘中,三界火灾中仍然可以一切自在,同时又有愿力和能力在这个世间救护无量的众生、如母有情,滚滚红尘做菩萨。而菩萨之所以可以能做到这两点就是因为方便与慧同时修习所带来的,因为同时修习方便与慧,所以具足智慧和慈悲,具足福德资粮,所以才能得到真正的自在。
    而反过来,如果只修习方便与慧的一种,那么就只能成为被生死轮回所束缚的凡夫或者被涅槃所束缚的阿罗汉,这两种都是偏向一端,类似于偏于有的儒家“积极入世”或偏于空的道家“入山唯恐不深”,这两种其实都是不圆满,都是系缚,没有获得真正的自在解脱。
    关于这一块,作为偏于有的凡夫的系缚其实比较容易理解,如果只有方便,哪怕做的再成功,无非是成为一个轮回中相对成功的人,类似于今天的各种富豪那样,这样哪怕再成功,其实在生死面前仍然是像婴儿一样无助和无力,是没有办法把握人生方向的,所以这种不自主比较容易理解。
    而对于阿罗汉的系缚,原来可能并没有意识到,觉得阿罗汉都已经证得了空性慧,怎么就不自在了呢?结合法义,阿罗汉是被涅槃所系缚,也就是不由自主、不得不导向涅槃,没有心力、愿力也没有能力待在这个世间,去利益无量的众生。这其实也是一种系缚,一种不圆满,不得自在,别的不说,如果没有方便,没有福德资粮,那么当自己的亲人处在生死关头,自己没有因缘和能力帮助她,那么这难道不是很大的遗憾和不圆满吗?而阿罗汉之所以会受到涅槃的系缚,就是因为缺乏利他方便的修习,没有修布施、忍辱等方便,也没有获得五明学处的圆满,差别智慧不足,总之就是智慧不透彻、慈悲不圆满、福德不圆满,这样就没有因缘,也没有能力、智慧在滚滚红尘中度化众生。
    总之如果只修方便,那么就会偏于有,看不到无自性空的真相,这样就容易陷入到有的贪著追求中不可自拔,把这些当做生命意义的全部,被欲望控制,被生死控制;如果只修智慧,就会偏于空,不具备差别智等,看不到有其实和空是一体两面,是互相促进的关系,这样就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空和有的对立,产生修学和做事的对立,佛法和世间法的对立等,这样就会产生冲突和矛盾,容易因为学佛产生工作生活的冲突,也容易让社会、家人产生对佛法的误解,也没有能力去帮助更多的人。总之偏于有或者偏于空都会带来巨大的过患,只有方便与慧同时修习,慈悲和智慧同时具足的菩萨才能一切自在,悲愿无尽,又不执著!

    二、结合法义的心得体会
    1、对无住涅槃的无限向往
    首先一点感受就是自己对佛菩萨无住涅槃境界的无限向往,智不入生死,悲不入涅槃;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滚滚红尘做菩萨;愿为如来使等。这样的悲愿无尽,生死自在,及对于自己、对于世界的巨大意义,是多么的令人向往啊!
    想一想自己在过去多么的不自主,不自在,在烦恼的面前多么的无助,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把握自己的命运,随着情绪烦恼不由自主,没办法做生命的主人,伤害自己,伤害他人;想要去帮助身边的人,很多时候也是有心无力,看到亲朋的痛苦,也是没有办法。
    总之就是自利和利他都没有什么把握,而想一想菩萨的境界,不管遇到什么,都可以自在安乐,别说小的烦恼,哪怕在生死面前,也是毫无畏惧,坦然处之;当想要利益众生时,又有无限的方便和能力,可以尽可能的去利益无量的如母有情;而对于暂时因缘不足的众生,也不会执著结果,悲愿无尽,又随缘自在,不纠结一定要怎么样。做事犹如水上画画,做了很多事,又仿佛什么都没有做。
    同时因为看透了有和空的所有实相,看到缘起空和自性空的不对立及互相促进,所以就不会产生对立情绪,不会在相上对抗【接纳因缘】,而是在心上用力,在根本上随缘努力,善于转化和利用世间所有的因缘,成为利益一切众生的增上缘。这样就不会产生佛法和世间的对立,佛法和工作生活的对立等等,没有什么是不能接纳和面对的。
    想想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境界更令人向往的呢?这就像一个绝顶的智者,看透了这个世间真相,而又充满了悲心在这个世间去利益帮助其中迷失的众生,什么都能做,而什么又都不怕,这份自在和意义真的值得我尽未来际去追求!这份追求比世间任何的事情都更有价值!

    2、我目前做的怎么样呢?有没有被有或空所束缚呢?
    结合法义反观自己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反思自己的状态,其实自己在不同阶段往往处于偏于一端的状态,偏于有,或者偏于空。
    最开始处于偏于有的状态,把世间的成功,工作的成功当做生命的全部及意义所在,特别执著于外在表现及结果,更多的关注我有什么。这个时候就会特别“积极”的入世努力,而且做得很纠结,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好,成长的还不够快,这个时候往往容易忽略了内心的成长,这个过程中收入会慢慢提升,但到了一定程度,求不得的情况会非常明显,而且压力山大,甚至都不知道如何休息,也不知道还能拿什么再去拼命努力,如果这个时候碰到无常出现,痛苦就更会加倍了,总之真是随时随地都被烦恼,被情绪的轮回控制,遇到生死对境,更是没有任何把握。这是我偏于有的状态及结果,这种偏向会非常强烈,我感觉在自己学到下士道之前基本上都是偏重于这种状态,哪怕最开始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甚至都不能让自己从对有的追求中走出来,可见原来的力量多么的强大。
    而之后随着修学的递进,修学到中士道,自己内心开始慢慢认识到轮回本质是苦,这个世界太苦了,在死亡的面前一切都没有意义,在轮回的世界中纯苦无乐,只有逃离这个火灾,人生才能把握,才有真正的安乐。这个时候自己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出离心,乃至很大程度的厌离心,而这个时候的观修更多的是以个人的安乐为切入点,想着我的苦,我一定要离开这里,不管一切也要离开这里,而并没有更多的观修不仅仅我处于生死轮回痛苦之中,其实更多的亲人、如母有情他们也处在这个痛苦之中,他们也特别需要从轮回中解脱,而他们却没有机缘接触佛法,我也应该想办法带着他们一起出离。总之在观修的过程中,我并没有真正以菩提心为统摄进行观修,这个时候我就不由自主的进入了类似于阿罗汉或者道家的某种程度的厌离,缺乏悲心和究竟智慧,就会觉得这个缘起有的世界真的没意思啊,快点离开这里吧,这个时候就是偏向于空的状态,会觉得工作、生活、家庭没有根本意义等等,这个时候就自然的产生对工作、金钱或者某些生活的对抗,在自己的身上表现出了一定的对佛法和生活工作的对抗,在工作的问题一直出不来,在这背后夹杂着厌离心、对抗心、逃避心、没有担当的心等负面心行。如果老是这样偏于空和对抗的状态,慢慢自己就很难得到身边人的支持,乃至失去学佛的福德因缘,甚至让亲朋产生误解,这样不能自利,也不能利他,伤害真的是非常大的。

    3、结合法义应该如何改进呢?
    【进一步反思自己】
    我也进一步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修学还是蛮精进的啊,发心也相对挺好的啊,而且自己很清楚这种调整过程是必须的,乃至是有生以来做出的做勇敢的努力和选择,这背后有太多的不易。而且这两年的沉淀也让自己有了佛法的根,有了修学的基础,让自己不那么容易再离开这里,也让自己从对世间有的强大执著中开始走出来,也开始能利益到家庭、朋友等,这一点是必须要看到,并给自己大大随喜的,在大的方向上是没有错的。
    只是现在修学到了上士道了,学到了菩萨道了,要学习做菩萨了,那么就应该让自己更进一步了,从事情本身回归用心;从某种对抗到智慧圆融;从悲心不足,到临摹和学习佛菩萨的大悲心,让自己更有担当和力量;把工作生活做事真正转变为修行的道场;从割裂的做功课变成讲修学作为生命的主导;从我要做义工变成“我就是义工”;从怀着自利的心转变为怀着无限利他的心去修学;从缘起有和自性空的角度看待和接纳工作生活的过程,尊重暂时的【行】的不圆满,在【心】上做的圆满;从用心上有太多的凡夫心开始转变为尽可能的净化为有微少的凡夫心乃至纯净;从有限的心开始让它变大,变成无限;
    总之在过去的修学做事中,我已经实现了从不想做到想做义工的跨越,现在是应该更进一步,从执著相中走出来,开始无住于相;从不用心中走出来,开始关注用心;从偏于一端、对立中走出来,开始修习慈悲,修习圆融的智慧,开始更圆融,更落地的去做事,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

    4、对于自己的工作、生活、修学有有没有什么启发呢?【运用】
    ①对于在三级修学模式的优化
    对于修学来说的话,这个是一切的基础,虽然现在自己开始意识到服务大众模式的殊胜性,但仍然修学是根本,如果没有修学做基础的话,我根本就不会发现自己的心行问题,也不可能从【有】中走出来,乃至发起出离心,乃至现在学到上士道,开始认识到有和空的不二和互相促进,如果没有次第的正见和落实,一切都是免谈的,这个时候很可能还在陷入有的执著中不可自拔呢?!那样可能修行根本就没有上路,所以对于三级修学模式一定要足够重视。 另外在法义层面上,其实也应该有服务大众模式的加持,比如通过做辅导义工,主持人等义工,这可以让法义的落实力度加倍,这个基础是很重要的,有了这个基础,其他的就比较容易转变,而没有这个基础,心行的崩溃可能是致命的。所以一定要提醒自己不能忘记了这个根本,一定要坚持好,把每一课的梯子都嫁接好,而且需要更进一步,接的更稳更结实,这个慧的基础是佛法不共和最殊胜的点,一定要特别强调!
    另外对于本阶段具体的修学来说,自己开始升起了对无住涅槃的佛菩萨境界的无限向往,那份圆融,那份自在,那份人生意义,还有什么可以比得过这个呢?所以一定要勇猛精进,大步向前,对于接下来六度的修学一定要踏实落实,这可以让自己离无住涅槃更近一步!
    另外学习这一课还有一个感受就是每天忆念三宝功德特别重要,只有真的对三宝的功德,对无住涅槃的殊胜境界产生强大的信心和向往之心,人生的目标和方向才会非常明确,才不容易被妄想所左右,那样修行才会特别的相应,这种【欲】和【希望】非常重要,之后自己要把这块强化起来。
    最后在学习每一课的过程中,应该以菩提心为统摄来进行观修,比如观轮回苦,不仅仅要观自己,还要怀着大悲心去观众生也处在轮回痛苦之中,如母有情正等待救护等,这样有了悲心的统摄就不容易让自己的心行偏于空,而且心行成长会更快。我理解哪怕是同喜班其实也是可以有意识这么去观的,因为导师的描述一般都是建立在空性见和菩提心基础上,绝不会简单的解决一个生活的小事件,最后的落脚都是“高点”,不是人间佛教,对这一点,仔细去体会就能感受到!试想自己哪怕在下中士道的时候怀着一定的菩提心去念,这样也不会让自己最开始上士道的观修那么的艰难。
    还有就是如果想在上士道之前的课程中带着菩提心去观修,多去做一些义工会很有帮助,因为做义工的过程中,更容易看到众生苦,和发起利他心,比如每次读书会或者沙龙其实就经常有书友分享自己的故事,很容易体会到对方的不易,人生的不易,这个时候更容易升起利他心、慈悲心,而这份心是相续的,会延续到修学中,这样也就客观做到了以菩提心为统摄来进行修学。在这一点上,从做义工多、有承担的师兄修学上士道相对容易的现象上就能感受的到,这也体现出两条腿走路的殊胜性【虽然自己最开始不一定能认识到】。

    ②对于在服务大众模式的优化
    对于自己在服务大众模式中,在义工行中的成长优化。我原来已经慢慢从不愿意做义工中走出来,开始认识到义工行的必要性及巨大价值,开始愿意去做义工;
    那么接下来应该更进一步,我应该去观照和优化自己的发心,从这种有的相中走入到心的深层,那才是根本,心的净化才是修行的根本。
    所以接下来,做义工的时候我应该更注意自己背后的发心和用心,是怀着自私自利的心、冷漠的心、不得已的心、亢奋的心、执著结果的心、对比的心等负面心理,还是怀着感恩心、尊重心、利他心、同理心、报恩心、随缘的心、接纳心、悲愿无尽的心、无我利他的心、无限的心、随喜的心、检讨的心等正面心理,这个背后的心才是根本。
    如果是负面心理成分太重,执著太重,哪怕表面事情很好,那么也需要稍缓,并进行观照调整,必要的时候哪怕停一停也是好的,很多时候并不是什么事情离开了自己就一定不行了;
    另外如果发心是好的,比较纯净的,那么哪怕是一件小事,一件自己不大有把握做好的事情,仍然可以积极去做,更重要的在于背后的用心。
    须知道所有表面的相都是缘起的,暂时的,唯有心的延续才是根本,才是更为长久的。
    所以最近自己也开始积极学习模式中及导师开示中关于义工行中用心的开示,积极的注意观照和调整。
    当觉察到自己报的一个寺院义工的发心不纯,充满了太多负面心理的时候,而且暂时不容易调整出来时,自己就暂时缓一下;而去选择做另外有一个看起来没那么高大上,但用心更纯净的义工岗位,我想这样就是自己心行调整的开始。
    而当自己关注本质,而不是表相时,那么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做多少义工?哪个该做,哪个不该做?的纠结心理,有时候想要选择一大堆义工岗位也是一种亢奋的负面心理,可能暂时的过程是可以接受乃至很好的动力,但长期来看是需要调整的。

    ③对于工作生活的调整
    学习这一课其实也对自己的工作生活有很大的启发,因为原来自己总是不由自主的陷入到修学佛法和工作生活的相的冲突上,原来偏向于有,可能表面还不冲突,但修行根本没上路。
    后来开始上路了,因为自己修学偏向于空,执著于表相,所以就特别希望找一个非常符合我认为的佛法标准的工作,偏公益的,纯净的,不要那么多金钱染污的,完全利他的等等,只是我自以为的佛法标准在当下的缘起想要实现其实是非常难的,乃至是需要很多福报才能实现的。所以自己产生了执著于相的长时间对抗,无法很好的和工作生活相处,乃至可能开始引起家人的不理解,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可能还会产生对佛法的误解,甚至自己会失去修学的福德因缘。
    自己之所以是产生这种冲突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慈悲不足,没有坚定带着众生母亲一起解脱的使命,少了一份担当和力量,最终在发现解脱原来那么艰难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自己先向前冲;
    其次更大的原因其实是智慧不足,看到了轮回的本质,和空的玄幻,无意义,但却没有看透有的本质,没有看到缘起的有其实和空性本质上是一体两面,是不冲突的,而且缘起有是最终抵达空性、抵达本质必不可少的着力点及善缘、过程。
    如果我怀着利他心,怀着布施的【心】去做工作生活,哪怕所谓的【行】看起来并不是我所认为的圆满,但心圆满了,从本质上就圆满了,就是最好的修行,每一次每一天的工作都可以成为实践六度四摄的菩萨行。我不应该过于执着表现的相和行,这都是缘起的,暂时的,也是因缘和合的,作为一个佛子,应该活在当下,而不是活在空想中。比如在战争时代,亲朋、国家遭到威胁,那么这个时候我难道一定要选择一个世道太平的佛国净土去利益众生吗?难道眼前的就不管了吗?就心里排斥,然后远远离去吗?那么我是发了什么心,成了什么心?
    同样对于当今时代来说,如果想要找到一个我自以为的佛国净土的企业,那么也是一样的困难,也是一样的没法落地,那么这个时候我就选择离去,不管不顾,盲目排斥吗?
    显然也不是这样,我一定要清楚修行的根本在于这颗心,利他的根本也在于这颗心。
    作为一个佛子也应该具备透彻的智慧,看到有背后的意义和善巧,接纳当下,活在当下,寻找善缘重要,营造善缘更重要。
    如果不能找到一盏灯,那么就让自己成为一盏灯,无论到了哪里,都可以带来一份光明!
    想想佛菩萨不就是这样吗?在滚滚红尘中度众生,在五浊恶世中演说清凉法音,照亮无量众生。菩萨不是因为找到了佛国净土而成为了菩萨,而是自己的心获得了觉醒,成为了菩萨,有明灯在心中,就是菩萨,不论在哪里,都能自在,都能自利利他,这才是真正的勇者!
    这难道不是最有意义,最值得做的事情吗?观童啊,你不想成为这样的人吗?
    所以接下来对待工作生活家庭,我应该从执著于相中走出来,多一份随缘和接纳,同时关注本质,关注这颗心,只要心圆满了,尽力了,就是真正的圆满。所以这个时候选择一个工作的标准也就简单多了,只要是符合法律戒律的,自己力所能及的,其实都可以选择,在自己的因缘下选择尽可能的善缘就好。只要是正当的工作都有他的价值,都能成为实践菩萨道的增上缘。
    另外哪怕在一些层面上有一些不足,自己也可以成为一盏灯,让他变得更善、更好。只要尽心尽力了就是真正的圆满!
    【有时硬性的执著于相,比如在特定场合下,我一定一点肉都不吃,和家人产生对抗的心,乃至冲突,其实这在本质的修行上可能是是负面的结果】
    另外在积累技能或者做工作的过程中,我应该怀着利他心,多一份智慧去做,比如学习专业技能的时候,会看到在这个快速更替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在很辛苦的学习和更新,多么的不容易啊,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让自己更有力量,让他们不那么辛苦呢?
    另外比如关于营销的技能,可能核心有点西方的抓取性、对抗性思想,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怀着更高的智慧去看待他,从佛法的因果上去看待他,把他的核心替换为利他的角度,去思考:“这种策略是因为怎么实现了更好的利他才获得了更大的收益【因果】呢?”
    其实一家企业之所以能获得长久自利其实还是因为他本质上完成了利他,也就是创造了更好的客户价值,这在本质上是不矛盾的,是一体的。
    另外看待一些暂时的昙花一现的现象,也可以去思考,这家企业是真正实现了更好的利他价值还是只是因为资本的无谓推动呢?那么这种发展很可能是不健康的,不长久的。
    总之缘起有和自性空本质上就是不冲突的,佛法和世间法也是不冲突的,而是一体两面,互相促进的关系。
    我自己做成了冲突,是因为一方面缺乏慈悲,一方面缺乏智慧,也缺乏一份随缘接纳的心,这也是我需要突破的点。
    愿三宝加持,愿我可以慢慢随着修学做事拥有更大的智慧和慈悲,可以尽早实现圆融和担当,不让亲朋、如母有情陷入到痛苦中那么久!弟子一定会至诚精进、努力突破!!

    备注:接下来在修学的基础上,我也会补充学习历史上及当今时代在家居士中真正实现很好圆融的人,获得一些启发,这也是一份善巧,比如跟一些企业家居士学习经验。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 观童 2018-08-14 14:09
    总分:0.00 看原文
    方便与慧下法义梳理:
    本课内容是广引经论证明“方便与慧随学一分不能成佛”这个道理,从多个维度论证了要想圆满佛果,就必须同时修习方便与慧。
    主要通过两种形式来进行论证,一种是直接引用经论进行论证;一种是在驳斥错误的过程中进行间接论证。
    其中直接论证分三个方面:
    ①从无住涅槃论证
    ②从菩萨的系缚和解脱来进行论证
    ③从佛陀是福智两足尊来进行论证。
    间接论证分为四个方面:
    ①通过破斥【错认为】通达空性就无须修方便来进行论证;
    ②通过破斥【错认为】不分别布施即可一度具足六度来进行论证;
    ③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分别皆是法我执来进行论证;
    ④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都是无自性空,善缘恶缘无所谓;
    【总结】整体通过以上七个层面的论证说明了几个问题:
    ①想要圆满佛果,方便与慧都是不可或缺的,只有方便与慧同时修习,才能获得真正的大智慧、大慈悲,获得真正的自在解脱,否则都是系缚,都是不圆满;
    ②前五度的方便和第六度的智慧,虽然彼此修的过程中会有一定含摄,但每一度导向的心行目标是不一样的,是必须每个都要分别去修的,只修其中的某一度是不能圆满其他度的;
    ③有分别的善方便本身与空性慧的关系,就像缘起和性空的关系【一体两面,互相促进】,彼此是不冲突的,而是互相促进的关系。就像修习布施行为本身是不会直接强化我执的,而是会有利于弱化我执和证得空性慧,所以不必排斥前五度的善方便;只有具备充分善的缘起因【止息恶缘,张扬善缘】,才能最终导向自性空的结果,只修习其中的一部分因,是不足的,是不圆满的。
    总体来说就是通过本课的七种论证说明了:要想圆满佛果,就必须前五度方便和第六度智慧都修;每个都要分别去修,不能少了某一度;同时有分别的前五度和无分别的第六度之间本身是一种有次第、互相促进的关系,只要采取正确的方式修习,是不会产生矛盾的。

    以下针对每一种论证进行简要的展开说明:
    一、直接论证的三个方面
    1、从无住涅槃论证
    说明菩萨所证得是无住涅槃,既不住涅槃,也不住生死。如果光是不住涅槃,那就是凡夫;如果光是不住生死,那就是二乘圣者。可菩萨不一样,因为不住生死,所以他不同于凡夫;又因为他不住涅槃,还要在轮回中度众生,所以不同于二乘人。这确实需要有特别的能力,特别的悲愿。
    菩萨的涅槃是智不入生死,悲不入涅槃【能力】。而如果缺乏方便,就会住于涅槃;如果缺乏智慧,就会住于世间。菩萨只有方便与慧双修才能具备这种能力。
    否则如果只有方便,没有空性慧,那就很难脱离轮回,脱离生死,随时被一个念头抓住,成为不由自主的凡夫,想要不住世间轮回都不行。
    同样如果只有空性慧,没有方便,就很难了知尽所有性的智慧【智慧不足】。那就是很难看到空和有、分别与不分别之间的协调关系,很难把两者融合好,也不具备诸法差别的智慧、世俗度众生的能力和福德因缘,这样就会像二乘圣者那样,不由自主的会排斥有,偏向空,走向涅槃。
    这两种倾向就类似于儒家的有,和道家的空,都是偏向一边,都是不究竟的。

    2、从菩萨的系缚和解脱来进行论证
    接下来引用《维摩诘经》来说明什么是菩萨的系缚?什么是菩萨的解脱。
    说明:无方便摄之慧者,系缚也;方便摄之慧者,解脱也。
    “无慧摄之方便者,系缚也;慧摄之方便者,解脱也。”
    整体说明:对于修习菩萨道来说,方便与慧其实少了哪一点都不是究竟的解脱,都是系缚,都是不得自在。
    要么偏向空,要么偏向有,就像前面说的那样,不管是住于有的凡夫,还是住于涅槃的圣者其实都不是真正的自在解脱。
    对于凡夫的不自在,很容易理解,也很容易感受,时刻处在生死轮回的系缚中。
    而对于声闻圣者,其实也是处于涅槃的系缚之中,也是不得自在的。因为如果没有相关的修习,其实也是没有心力和能力在这个世间自在的,没有能力度化无量的众生,会不由自主的导向涅槃【智慧不足、福德不足、悲心不足】。
    所以作为菩萨道的修习,一定要方便与慧都要修习。只有这样才能以无所得、又悲愿无尽的心去积极利益众生,悲愿无尽又生死自在,这才是真正的解脱!

    3、从佛陀是福智两足尊来进行论证
    诸佛是两足尊,就是智慧和福德的圆满。因为有福德资粮,所以能利益一切众生。因为有智慧资粮,所以能断除一切烦恼。
    想要具备智慧和福德资粮,就必须方便和智慧同时修习。
    除了这些,法义中还引用了《道灯论》、《集研核经》等多部经论进行了论证

    二、间接论证从四个方面来进行说明
    1、通过破斥【错认为】通达空性就无须修方便来进行论证;
    法义中通过论证说明:仅通达空性不能成佛,因为声闻缘觉也通达空性。八地菩萨已经获得了空性的圆满自在,但仍然需要继续修习六度万行的方便,所以只通达空性是不可能真正圆满成就佛果的。哪怕证得了空性,还需要继续修习方便、圆满方便。佛陀也会劝请八地、十地的菩萨继续修行六度,应该继续精进,不要得少为足。

    2、通过破斥【错认为】不分别布施即可一度具足六度来进行论证;
    这里的不分别指的不是已经证得了空性,而是一种不思维,不分别的状态,比如不分别的布施类似于在思维中达到一种三轮体空的状态,也就是不执着能施、所施及施物三轮,不住于相的布施。
    在法义中列举了错误观点认为:既然每一度都会含摄六度,那么无分别的完成布施就可以具足圆满六度的修行,就不必修其他五度了。
    针对这个观点,宗喀巴大师从多个层面进行了驳斥:说明六度之间虽然互相有一定含摄,但彼此侧重是不一样的,是不能互相替代的。就像布施的时候虽然有其他的心,但重点或者本质上还是布施的心,并不能只通过修布施就圆满其他五度,必须每个都分别去修习。
    在法义中通过母忧子死喻等多个层面进行了论证。

    3、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分别皆是法我执来进行论证;
    不可将善分别等同于法我执,善行本身和对善行的执著心理是两个东西,不是一体的;
    比如布施本身是偏向于善心、善行的,是有利于弱化我执的,而执著是一种不善心,有利于强化我执,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所以不能将布施等善分别、善行等同于法我执!
    实际上只要是有空性见的指导,善分别、善方便都可以成为解脱和成佛的增上缘,最终证得空性慧的增上缘。慧和方便是互相促进,不相离的,两者本质上是不会产生冲突的【前提是要有空性慧指导及不执著表相,否则可能会产生恶分别,这样是会冲突的】。
    这就像佛的法身和色身是不冲突的,“世俗谛”的缘起因果和胜义谛的无自性空也是不冲突的。如果认为方便和慧是冲突的,那么就会在修行上产生极大的矛盾。
    对于这一点,法义中引用经论进行了大篇幅的论证。

    4、通过破斥【错认为】一切都是无自性空,善缘恶缘无所谓;
    法义中引用《秘密不可思义经》说明:“善男子,譬如烈火,从因而燃。因若无者,则当息灭。如是从所缘而心然,若无所缘,心则寂灭”。就是说我们修空性一方面要了知“无自性”,但是更需要知道“缘起”,其实整个修行就是一个“缘起”的过程。整个修行、甚至见性都离不开缘起!
    要有善的因,才会最终导向善的果,哪怕是见空性也是善的果,也是一种缘起,缘起和性空是互相促进,不冲突的。
    “佛事门中,不舍一法;实际理地,不立一法”。“实际理地”就是在空性里,它是“一法不立”的,但是在佛事门中是“不舍一法”,是一法都不舍弃。这是两个方面,这两方面我们必须要有正确的认识!不要偏于空,但也不要住在有上。不要因为认识了空性,就否定了缘起因果;也不能因为认识了缘起因果,我们就住在缘起因果的相上。不懂得进一步去认识法的无自性,而执著于缘起因果的相,都是不可以的。
    道次第就是利用缘起的道理,一步步的进行心理引导,最终才能引导我们证得无自性空。
    这种缘起的过程和因是必须的,开悟也需要时节因缘,否则这种心是升不起来的。
    另外成就佛果需要充分的因,方便与慧都要具足;也需要正确的因,所以对于善业,我们要有发扬;对于我执等不善行,要坏,要进行对治,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不断的圆满佛果。

    【最后的总结】虽然本课有庞大的论证和引述,看起来不容易理解,但本质上说的道理并不是太难理解,无非就是论证了方便与慧两者都是成佛必备要素,缺一不可;
    六度每一度都导向特定心行,要分别次第修行,不能以一代六;另外只要采用正确的方式,方便与慧是不冲突的,而是互相促进的关系等。最终让我们深刻的认识到我一定要接下来同时修习方便与慧,六度都要认真修行,并按正确的方式修习,另外对于书院的修学来说,也必须三级修学、服务大众两条腿走路,只有这样才能互相促进,具足圆满,两者都是必要的成佛梯子,缺一不可!
    我理解完成了这种心行建设,基本上本课就合格了,不必陷入到个别名相或者句子里面纠结,因为本课有些名相还是很深的,陷入到其中可能会有些不可自拔的感觉,那就有点舍本逐末了。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
  • 观庐 2018-07-19 09:20
    总分:0.00 看原文
    本课的主要内容仍然是要帮助我们树立一个正见和避免两种错误观念。一个正见指的是“方便与慧成佛缺一不可”在菩萨道的修行中必须双管齐下不可偏废一方;那需要避免的两种错误即是①一切分别皆属我法执。②一分道品而不足。

    接下来分享学习后的一点感想:认识到如理思惟,正分别的重要性及缘起对于修行的重要性。
    【越来越认可常规修行途径中,如理作意的重要性】最初我在同喜班学习【学员手册】时,出现过“如理作意”四个字,那时没太留意,现在随着修学的深入,发现原来佛法的修学和修行是很重视正确的理性思惟的,作为想修学佛法的弟子是需要具慧的,通过正见的学习,如理作意。这里的如理作意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随便作意(就像我误解了随顺众生的真正含义一样),也不是按照我们以往的错误观念作意而是要以佛法正见为指导进行思惟最终落实到心行。我反观自己的生命现状,对于自己目前的根基和修行阶段,正分别是至关重要的,在观念上不能有偏差,不能像法义中说的那样把善行的本身和执著善行混为一谈从而导致行和见的冲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帮助我们在空性的本质下利用缘起法进行智慧智抉择后,历练心行,让我们逐步认识凡夫心并一步步从凡夫心里走出来,把不善的业一点一点兑换出来,让善业不断增加,改变了业就改变了生命品质。思惟到这,心想“还是要安住在三级修学里,因为三级修学的模式里就含摄了成佛的两个必备因素:方便(服务模式)和慧(修学模式),所以要一步一个脚印,先从闻思入手,再到服务模式,像导师说的【慢慢修来快快到】”。

    观庐合十

一群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