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在翻译课上我代表小组做总结陈词,因为没有充分准备,组员对我很有意见,轮番攻击,5个人的微信群变成了1个人,眼泪止不住地落下来。想到以前她们在宿舍里的种种,想起以前也有很多不友善的言语,不知不觉被好几支毒箭射中。在这过程中,我也做观察修,八步骤里说,没有情绪时处理问题就会游刃有余,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思维法义中说的因缘因果,可能是我小时候或前世造作了业,才会有现在的果。过去的已经过去,不要再想,要把握当下,先找自己的错。
  回到寝室,她们有说有笑,我就像一个局外人,一个人默默整理行李箱,心里翻江倒海。到杭州看完牙齿,牙套加力,又在软骨上打麻药,打钉子,一个人走在下雨的街道,鼻炎越来越严重,我突然停下来,从抽泣到大哭,从地铁站到高铁站,一直在哭。那时候的心在无明中越陷越深,已经不再去想我应该怎么摆脱,那些内心的挣扎很无力。其实我觉得自己能处理好,一直告诉自己,你不要害怕,你要加油!最后实在忍不住,就给我妈打电话,这时,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了。等高铁检票时,旁边坐着一个人,他的腿受伤了,脸全都肿了,找不到检票口。我突然想起了《芳华》,文工团之间的种种小摩擦让我思绪万千,但之后战争的场面,受伤的军人,更为震撼,在病痛甚至死亡面前,很多事真的微不足道。
  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我找班长,善积师兄说:在的,怎么啦?那时候,我激动得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他开导了我很多,还特意让我去复习《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那一课,告诉我在对佛法生起信心的基础上,不要再陷入负面情绪,一定要止住。给我客观地分析了整件事,要我接纳现状。他还讲了悉达多小时候也常常被人误解,他就一声不吭去大树底下静坐,直到心情平复且充满喜悦后又回来。善积师兄和我说了很多。我发现我身边的朋友都很理性(笑)。以前觉得,你要和我一起说谁谁谁不好就可以了,别给我讲什么道理。谈恋爱的时候,男朋友和我讲道理,我说:你居然跟我讲道理?我就是道理!现在想来,有一群高素养的朋友还是很庆幸的。
  那时候陷在情绪里,发了很长一段朋友圈,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感恩师兄们听了我这么多牢骚,还来关心我,开导我。
  第二天,好像突然脑子开窍了,觉得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我主动认错。以前也主动认过错,然后事情就慢慢缓解了,这次为什么不肯再低一次头呢?善积师兄一开始就和我说,谁先认错谁就赢了。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我给自己找借口,开后门,虽然我已经知道我错在哪了。
  突然想起之前有一个国外的视频,小女儿像爸爸教她和姐姐道歉那样教一位女子道歉,告诉女子,把气呼出来,“sorry”就说出来了。女子说出了sorry,掩面大哭,手铐被打开。我想这也是突破自己,是勇敢的表现。想起这个故事前,我已经给我的同学每人发了一段道歉,关于翻译课,关于朋友圈,没有说她们哪里不对,全都在检讨自己。这几天寝室还蛮和谐,就像导师说的,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它的因缘因果,我们只要遵循因果,每一件事用心去做,把该做的都做到了,那它的结果其实是水到渠成的。即使没做好,也没什么遗憾。做不好,事实上本身也积累了一种经验,而这个经验有助于我们下次在做同样一件事情时,可以把它做得更好。
  我打完那些道歉的字,马上按了发送,我怕我自尊心作祟,怕我又脑子糊涂不肯放下面子,端着,不仅对接下来的一年没有好处,也让父母担心。点下发送之后,把“自我”的包袱放下的一瞬间,感觉内心轻松了不少,没有很高兴,就是很平淡,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快乐和痛苦都是有漏的。就像我在写这篇分享的时候,妹妹非要看,我不想给她看,她就发脾气。换做以前,肯定是大声呵斥过去。现在,我就静静地看着她发脾气。想起以前,我在她这么大的时候,因为一件不如意的小事,也会发脾气,如果父母不及时来安慰我,我就会陷入情绪中,哭,闹,不会调节。坐在书房的地上,哭累了就一个人生闷气,有时候还会把所有的磁带拿出来,弄乱。现在回头看看,真的是无明惹的祸。现在生气的时候,还是会不能自拔,如果不及时调节,又和任性的小孩有什么区别?
  摆脱不良心态需要历境练心,而有对境时才能更好地检验。又想起善积师兄听完我的一大堆吐槽,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你,产生了小小的对境。原来是这个意思。再次感恩善积师兄。
  其实我分享的都是生活中的小事,我们每天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当时觉得过不去,但现在回过头看看“当时”,好像事情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本身世间的一切都是如梦幻泡影。从佛法的角度来说,一切都是条件、关系的假象。只要你把这些事情不要看得太重,事实上它对你的影响都不会很大。如果能够通过修学佛法,能够用佛法的智慧,比如空的智慧、缘起的智慧去看待生活中的一切,自然就不容易焦虑。
  感恩佛法,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导师慈悲,感恩所有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