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次第】第7课·依六种想

【内容简介】

【音像】《道次第》第7课·共77课
【内容】闻法轨则·依六种想
通过上一课的修学,我知道了正确对待法和法师的核心要领,以及闻法时应该断除的错误心行。那么,正确心行是怎样的?如何生起?

心得分享15篇  
  • 悟旺 2018-10-07 18:01
    总分:0.00 推荐 看原文
    本课修学内容闻法轨则之具六种想
    观想:六种想不仅是闻法心态也是观想。人跟动物不同在于想象,一切唯心造,心可以创造一切,有无限的力量和作用。

    于己作病者想
    将自己视作贪嗔痴的重病患者

    佛陀设教师提供提供治疗方案究竟解决人生问题,而所有人生问题根源在于贪嗔痴。
    贪嗔痴无始以来已成为生命的主宰,病情极其猛烈。凡夫没有智慧观照看不清贪嗔痴重病被其左右,学佛要把自己定位为病人,接受治疗走向健康。
    病者想是其他五种想的基础,此想若具余善可生。

    于说法者做医师想
    对说法者像病人遇到医生般渴求、迫切恭敬承事随言而听
    凡夫觉得死亡很遥远是别人的事,道次第告诉我们死亡一定,死期不定。
    凡夫的劣根性是得到的不珍惜,要忆念法、法师的功德并尊师重道培养珍惜、恭敬之心

    于教法做药物想
    对教法如患者得药般珍重修持,认真吃药,对法要重视领会并落实到心行

    于修行做疗病想
    惑业重病需认真治疗,经常服药。流于理论玄谈不会对生命产生作用,临命终时必多追悔。流于理论的四个例子:背药囊,读药方,吃甘蔗皮,俳优人

    观察修于修行之意义
    观察修不仅是思惟本身就是很好的修习,能摧毁凡夫妄见,以及其基础上的贪著、烦恼,混乱的情绪和想法平息减少,烦恼由粗变细便能为空性的禅修契入打下基础。

    于如来做正士想
    含两方面:以佛菩萨为榜样来学习,视师如佛。

    于正法起久住想
    为利有情愿成佛的发心而修学佛法
    以佛法为镜,为自身心抉择而听说法,观照自心,除过修德
    总结:发菩提心为利有情成佛,要从因上入手,以勇猛心除三过具六想而闻法

    对病者想的理解是学佛修行要有正确的动机和定位,没有正确的动机学佛会增长贪嗔痴,学的烦恼。当修学做事有烦恼时需审视背后的动机,也就是用什么心在修,审视下来发现往往是贪和嗔。正确的动机导致正确的结果,否则只是学知识蒸沙煮饭,或者做了很多修行的事而没有获得修行的利益。正确的定位是以佛陀为榜样,以法为镜除过修德,以接受治疗的心态对待法和法师来修学而非以自己的我执我见冲撞佛法。

    问自己是否认识到自己是贪嗔痴的重病患者。以往烦恼粗大笨重时候有这样的认识,当下是没有的。那看每天有多少时间安住在正知、正念上,座上时都有妄想,座下就更少。大部分时间处于暂时的安逸中,即使有些小对境对内心的冲击响也不大,现行的烦恼不强烈等等过会就没了。也就是贪嗔痴时刻在发生,而久在其中不闻其臭了。

    原因是什么?第一个原因是对自己心的品质的不足和过患认识不足。要怎么认识到呢?相关正见道次第后期会学到。靠自己在当下想,能想出来的有限,体会也不深。于是试着从自身修学状态来找原因。

    从生命品质的禅修开始推,第七步思惟不良心态的过患,依正见进行观察思考摆脱不良心态,第八步思惟正向心态的利益,依正见进行思考不断重复正向心态完成生命品质的改变。原因是对凡夫心的过患和智慧、慈悲的利益思惟的少。那为什么对之思惟的少?
    再推到心态的禅修。第五步学会用佛法智慧正确认识,重新审视人生解决现实问题,第六步摆脱不良串习建立正向的心理,安住在正向的心理中完成心态的改变。平时对烦恼缺少观照,佛法观念运用的少,对不良心态的过患和正向心态的利益体会的少。如果是经常运用对烦恼的心理会越来越熟悉,觉知会越来越细,也就能体会到生命不能自主的状态,也就能对凡夫心过患认识越来越深,同对正向心理的利益体会也是越来越深刻。
    再往后推为什么运用的少?导师讲观念建立了,后面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需要提升修学效率有更多时间来做观察修和安住修来树立正见。平时自修效率不够,自修往往在做八步骤前三步做完来不及系统思惟就进入组修了,所以组修作用未充分发挥。生活不是很规律,导致定课断断续续,固定时间闻思习惯也没养成。

    所以要从早睡早起,定课和固定时间闻思开始,用佛法认识到生命存在的不足,并接受佛法的智慧认识。平时看到福报好的众生活蹦乱跳倒不觉其苦,所以要树立正见为自身心抉择而听,认识到佛法智慧之清净无漏方能看到众生苦生起真切强烈的慈悲心、愿正法久住之心。
  • 公子慧纯 2018-10-30 06:22
    总分:0.00 看原文
    《具六种想》心得分享
    慧纯
    2018-10-28


    师兄们好!
    在准备写本周分享稿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献给印度王子——净饭王之子。若不是因为他,至今我还不明了,我是一个漂泊的人。”
    这是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所著的《正见-佛陀的证悟》一书开篇的第一句话。这本书我多年前看过,遗憾的是内容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而这句话在今天又突然浮上心头,或许是因为我心里有一句类似的话:“若不是因为佛陀和导师,至今我还不明了,我是一个病人。是一个身陷三毒重病却不自知,在生死牢狱中永无出期的病人。”
    记得在加入三级修学的第一次班级共修上,我就说过“我是一个重病患者。”但我当时真的是这样想的吗?更多的还只是说说而已罢了。否则,我为什么还会在对他人不满的时候不满得理直气壮,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身上的病毒在发作?为什么还会在聆听导师法语的时候呵欠连天、心神散乱?为什么还在面对诱惑、惰性的时候败下阵来,想着下次再找时间看法义……如果我真的更早一点意识到我的病有多重、得遇良医有多么不易、佛法良药有多么殊胜、按医嘱吃药有多么重要……或许,今天的我已经完全不同。
    此刻,我的心充满了惭愧。今生能遇到三级修学,这是前世修了多少的福报!想必在我所不知道的某一个前世,我也曾修行,也曾听闻佛法。那么,为什么此刻的我,依然在轮回中游荡呢?答案很明显:我当时就没有修好!没有真正做到离三过,具六想,没有真正把佛法落实到心行上,用它来了解心的本质,勘破生死现象。那么,在如此稀有难得的暇满人身已经再次获得的当下,我该如何做呢?
    或许我该去医院看看,看看那些身患重病的人,他们求医的心是如何迫切,他们对待特效药是多么的视若珍宝,他们接受化疗、康复训练、吃各种苦药、在身上动刀的时候,是多么坚持和自觉。
    如果我也得了身体上的重病,我大概也会有这么坚强的意志力和强烈的求生欲望吧!那为什么我会对“三毒重病”不着急、不担心、不恐惧呢?因为我是个超级近视眼,只看到了眼前的蜂蜜很甜,看不见不断逼近的危险。还因为我得了严重的健忘症,忘记了曾经遭受过的三恶道之苦,甚至对今生的遭遇也“好了伤疤忘了疼”。所以导师才这样苦口婆心、一遍一遍的告诉我:我的处境有多么危险,我必须赶快自救!我就像堕入井中,手中紧抓着一根枯藤的那个人。导师已经驾驶着飞机向我靠近,并且扔下了绳梯,我只要抓住它,努力往上爬,就可以离开这个危机四伏的深井。我难道还不该感恩、欢喜、竭尽全力吗?
    是的,我需要的,就是醒来,从蜂蜜的甜蜜中醒来,看清自己真正的处境,然后依照导师的指引,奋起自救。
    对于一个久治不愈重病患者来说,得遇良医,喜获良药,没有人不欣喜若狂,认真按医嘱好好吃药的。我所有的懈怠,都是因为忘了自己是病人啊!
    此刻,我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我知道,我的健忘症还很严重,如果不反复忆念思维,我很快又会再次忘记。所以,我要在每天醒来的时候都告诉自己:我还活着,真好。在活着的每一秒,我都要抓紧治疗!要把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贯彻到每一次的定课、自修、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中,用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方法,认真学习法义,反复思维,不做覆器、垢器与漏器。在生活中,也要时刻提策自己,保持正念,对每一个对境如理思维,让法落实到心行上。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的聆听!
  • 观赢 2018-10-17 17:54
    总分:0.00 看原文
    今早做定课期间,我打了三个哈欠。一次在念七佛灭罪箴言时,一次在念诵三皈依时,一次在念《健康生活五大信念》时。
    想起师父说,如果一个人,当他知道马上要死了,还能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那这个人不是一般人。我可以一边做早课,思维死之无常、迅猛,叹息业障未除,三恶道之门已大开,一边还能昏昏欲睡,难道我不是一般人,我有这么厉害吗?
    当然没有。
    本课讲到听闻佛法时要具六种想。
    首先是于己作病者想,这是建立六种想的基础。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以前听这句话很不接受,笑什么笑!可现在我都想笑自己,如果一个人对梦里的事耿耿于怀,甚至气火攻心,积郁成疾,我们一定会笑他痴。可我每天做的就是这件事,对这个不知从前在哪个躯体上活过,未来还不知下落的色身,对这个短暂的梦,我搭进无数心血!
    无而谓有,固是颠倒。因为没有智慧观照,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是病人,也无法做自己的主人。我口中念死,心慕长生;天天喊无常,却不愿接受任何不愉快;常常感叹五欲六尘皆镜花水月,还妄想美好悦意之事久远恒长,可再远,远得过今生吗?来生也许爱变憎,憎变爱,凡夫之事,哪一件不是梦事空花!
    其二,于说法师作医师想。
    我妈妈那年治病时,我们遍寻京城名医,有的约不上,还要托人搭线,见面前,激动到睡不着觉,见面时,尊重有加,感激不尽,恨不能把他的话刻在脑子里,拿到药方的那一刻,更是狂喜到仿佛被赐了新生一般。
    对一个治疗身病的医生,我们尚且如此,那么对于治疗我们心病的,不惜麻烦,不惜代价拉我们出苦海的法师,我做到这么尊敬,生起大欢喜了吗?他不求财利,无冀名誉,只希望我们早点醒悟过来,停止继续折磨自己,别再自我毁灭,我却偏偏不肯醒,甚至轮回无数次都心甘情愿,仿佛法师出现在已近无药可救的我们身边,是那么自然的一件事,这是不是太愚痴了!我的凡夫心真是太可怕了!
    其三,于教法作药物想。
    我妈治病那段时间,吃了好多药,中药尤其苦,还要每天喝三遍。但因为是医嘱,我们就鼓励我妈天天喝,熬药的时候坚决按药方,不允许自己在时间和用量上出丝毫差错,唯恐影响药效,结果我妈喝了吐,吐了喝,折腾得面黄肌瘦。我们去问医生,医生说这是疗病的过程,各种反应都是正常的,最终我妈妈还是被死亡带走了。
    对世间的医嘱我都能做到无比听话,对究竟治疗生命过患的法药呢,我做到如此珍惜虔诚了吗?佛法是佛陀和历代祖师大德率先服用过的药,吃了一定会渐渐痊愈。我们得遇殊胜正法,吃着师父精心配制的特效药,如果还不去认真按时按量服用,后果真是不敢想。这每片药都是我们用福报换来的呀!余生年月已屈指可数,再想吃上这么对症的药,遇到这么好的医师,就不知何时了。
    其四,于修行做疗病想
    修行为什么?最初学佛时我好像没仔细想过,只是觉得有个信仰挺好的。后来渐渐觉得佛法真不错,它能够让我更开心,于是佛法成了我的宽心丸。现在虽然提醒自己要发菩提心,为一切众生离苦而学佛,但信念还是很微弱,垢心不净,即便在观听视频时,也常常心游千里而不觉,并不是师父所期望我们成为的上等学佛之人。
    也因为发心不勇猛不明确,所以在修学路上,在吃药的过程中,还会出现经文里所说的“负药囊,读药方”到处跑的现象,说的比做的好,落实不到心行上,受益少,对烦恼仍然没有多少抵抗力。究其根源,还是没有正确看待自己的病状,没有生起一定要出离,要治病的坚决心,虔诚心也不足。师父说,虔诚不只是一种态度,更是一项重要的修行。
    我不想扮演一个佛教徒,不想成为那个终生只吃甘蔗皮的人,但我什么时候能体验到死亡只是一个妄念?什么时候能获得佛法心要,找回那颗真心呢?很期待。
    可如果待病苦逼身时,才感到四大非实,人命无常,就晚了。
    其五,于如来作正士想。
    常随佛学,念师如佛。没有法师,就没人可以改善我的生命。我希望能渐渐做到,在做任何一件事前,都提醒自己,赶快去想想佛会怎样想,师父会怎样想,怎样做,那时答案自然明了。
    其六,于正法起久住想。
    为利益一切众生学佛,所以即便今生我不能解脱,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为正法永传而努力。
    盼法镜常澈世间。
  • 花雨满天 2018-09-21 19:20
    总分:0.00 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