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喜班学到第五课,“我执”这个词深入内心。统计了一下,法义中一共出现了22次。导师告诉我们,一切烦恼和罪恶皆根源于对自我的执著。一旦打破“我执”,生命就会回归到原初的自然状态,成为一个自在的人。整个佛法的修行,就是破除“我执”的过程。那怎么才能察觉出自己的我执并克服呢?
  我执有三大明显特征——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
  1)重要感:与我有关的一切格外重要。
  2)优越感:渴望自己高人一等、出人头地。或者自以为是、骄傲自得。
  3)主宰欲:希望别人顺从我,希望我可以支配别人。
  首先,重要感。
  我们把自己看得特别重要,特别当回事。这个人说,你怎么长了这么多皱纹?我便恨不得马上找个镜子去看,郁闷上一整天,心心念念离不开可怕的皱纹魔咒。那个人说,你比同龄人都显年轻,皮肤白皙,我又高兴一整天,觉得自己很幸运。其实“我”并没变化,但在不同人的眼里,我有不同的显现,因别人的不同评价而有不同的反应。我们会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希望别人认可自己,这便是自我重要感的一个表现。因为太在意,变得患得患失,不能自已。
  其次,优越感。
  一直觉得自己挺谦虚的,但一次跟瑜伽老师聊天,她直言不讳地指出了我的傲慢——我说,我在公共场合做一些别人不愿做的好事,意在提醒其他人应该怎样去做。就这简单一句话,彰显了强烈的优越感,我能,我好,你们不行,你们得学着点儿,做事的发心不是利他心,而是私心,有目的性。
  第三,主宰欲。
  以前,对家庭、孩子、朋友、同事,都或多或少地有一厢情愿的设定和期待。如果别人顺我的意,说一些我爱听的话,我就高兴;否则,就生气或不开心。为此,不顺心的事特别多,不顺眼的人也特别多。
  还有,当领导指出自己工作的不足时,窘迫得不得了,根本没心思去想怎么改进工作,而是沉浸在不被认可的焦虑中…
  上次班级共修,轮到我主持,主持的全程中,声音提高了不知多少个八度。事后有师兄真诚地给我提出这件事,另一个师兄打圆场,说是初次主持紧张造成的。回想自己的心路历程,是太在意这次主持,太希望网络参与共修的师兄们听清楚我的声音。从这一件小事就能看出,我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想要表现得好一些。这也是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的体现。
  综上所说,我有个简单辨识我执的方法,当自己内心不舒服、不愉快、不开心的时候,或者别人因我而不舒服、不愉快、不开心的时候,就是犯我执的时候。
  我执伤害自身,危害社会。依照我执的三大特征,能够让我们及时觉察到我执。应该怎么对治呢?首先,出离这个“我”,我就是我,不因别人的评价而变化,要全然接纳不完美的自己——胖了,富态;瘦了,轻松;白了,干净;黑了,阳光等等。弘一法师晚年就给我们做了示范:护法把饭做咸了,咸好;把饭做饭淡了,淡好,怎么都好,真正做到随缘自在。
  还有,说话做事完全站在利他的角度,不因个人的好恶而去说什么做什么。比如,以前看到公共场合有人随手扔垃圾,我会嫌弃地看着人家,嘟囔一句:没素质,什么人啊,然后一走了之。我的心情受影响不说,垃圾仍在原地放着。现在的我,不会再产生这种不良情绪,而是心绪平和地捡起垃圾,扔到垃圾桶里。这个过程中,我的心情没有受影响,我也没跟对方产生对立,但是影响环境的问题解决掉了。通过实践发现,任何情绪都是无意义的,唯有行动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克服优越感的出路。
  通过与孩子的相处,我发现他是来度化我的菩萨。上中学时,他常因为校服难看而不穿,老师为这件小事多次跟我沟通。每天早晨他上学之前,我都会叮咛嘱咐:必须穿校服,必须穿校服!如果人家不理这个茬就是不穿,我就生气怨恼,嚷一畔子,吼一畔子,彼此心情都被搞得非常糟糕,也于事无补。现在孩子工作了,面临穿工作服的问题。我通过学佛,不再傻傻地强加个人意愿,生硬地去说你必须、你应该,而是跟他分析为什么要穿工作服,如果不按规定穿工装,会有什么问题出现。人家不再抵触。放下作为家长的主宰欲,一切从利益孩子的角度去说令他接受的话语,亲子关系哪有不和谐的!
  用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学习了五节课,使用理解、接受、运用的方法,学一点就用一点,应用于生活中,我逐渐改变了心态,改变了观念,改善了关系。感受到了佛法带来的利益,尝到了法喜。
  感恩济群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同修帮助,让我们一起走在菩提大道上,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相互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