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小时候经常做的那个梦,在村里一间冰凉泥地的屋里,四周一片漆黑,我独自一人抱膝蹲在厅堂中间。那个梦反复在我的童年出现过多次,我不知预示着什么,但那无边的黑暗和彻骨的孤独至今仍记忆犹新。
  这两天身体不舒服,去看了医生,医生的说法和普贤寺师父的判断不谋而合——脾虚肝郁。医生问:“平常是否喜欢生闷气?”法师说:“看得出来你很傲慢。”听后,我不禁莞尔一笑,他们太了解我了,病只是相,心才是根。心病仍需心药医。
  我问自己:我郁闷什么呢?自己身体不好?老公工作没着落?女儿成绩不佳?生活中看似平淡的我也许内心并不坦荡。虽然学了佛,说无常,谈空性,但却没有真正放下。身体不舒服,责怪女儿不体贴;老公不上班,我嫌他游手好闲;女儿成绩不优秀,遗憾她不努力。心里有那么多怨恨和不满,心中充满对疾病和死亡的恐惧,表面不说,却郁结于心,内心如阴云覆盖,身体如阴雨沉沉,阳光怎么照得进来?没有开朗的心灵,又怎么会有健康的身体?
  我不禁又想起了那个小黑屋的梦。小时候父母外出打工,我经常和弟弟两人守着漆黑的房子。对黑暗孤单的恐惧,对贫穷生活的焦虑,一直伴随着童年生活。因为这种不安全感,现在的生活即使衣食无忧,仍然会惶恐不安。还记得导师在《生命的痛苦及其解脱》中说:“对任何人来说,只要生命中还存在烦恼,无论物质条件如何,无论地位高低,无论人生遭遇怎样,总是会有这方面或那方面的痛苦。”
  我想,之所以身心不得康宁,烦恼才是肇事者,它如影随形地潜伏在生命中,占据着我的心灵。
  导师曾说,要想生活得快乐幸福,就必须找出痛苦的根源,从根本上断除它。我的心病是什么呢?没有安全感,贪著身体及与之有关的一切。希望通过对外在的攀缘,找到平衡和依赖。因为这样,所以不断向外抓取,拥有很多也不知感恩,不觉惭愧。济群导师说:“多欲为苦,知足常乐。”慧律法师也说:“惭愧心是善的心,是菩提心。”
  对老公的付出,我以前总是毫无知觉。事实却是这样:因为他的勤劳,我免去了为柴米油盐而辛劳;因为他的努力,家庭经济越来越好;因为他的体贴和爱护,我感受到家的温暖。我的孩子虽然不够优秀,但很孝顺,有好东西总是先想到和父母分享;对于父母的教导也能诚恳接受;在学习上自觉主动,学习还算勤奋。自己身体虽然不太好,但它是四大假合,因缘条件组成,好好调理也会慢慢变好。想到这里,心中的乌云烟消云散,郁结的心结打开了,心平气也和了。
  曾经听一位心理学大师说:“让我们烦恼的是我们的思想,不是外在的人和事,而思想是可以改变的。”导师也曾开示:“无始以来,众生都是因为不认识自己,于是认贼为子,随着妄想分别沉溺于六道中。”我们因为执著自我,因而生出各种妄想,对人和事有各种各样的期待和设定,没有达到预期和理想便生烦恼。一切烦恼的根源都是我执和由此生出的妄想,又怎能怨得了别人?
  今天阅读了胡金华师兄推荐在群里的导师的微博禅语:“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对待,本质是一段业力与烦恼的的缠缚。因缘生灭时,时过境迁,今日之我已非当日之我,何苦要牵挂不放?执著只是让自己更加痛苦,在轮回中系缚得更紧。”是啊,“我”不可执,与之有关的还有什么可以执著呢?这又不禁让我想起宁贤师兄的分享文章:“佛说,执著如渊,是渐入死亡的沿线;执著如尘,是徒劳的无功而返;执著如泪,是滴入心中的破碎。”
  所以,应果断坚决地“断舍离”。我们都是凡夫俗子,所以才要学佛所言,行佛所行,虽然暂时还做不到佛陀那样,但只要经常思维,如法去做,我们就能开发出生命中的智慧潜能,在根本上把握自己的命运。
  祝愿自己吧,丢弃心灵的垃圾,用佛法正见重新审视世界,走出无明制造的迷梦,走出无明制造的心灵小黑屋,走向开阔与喜悦。与所有人共勉,祝愿一切众生永远活在光明里!感恩三宝,感恩三级修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