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同修班后,明显感觉睡不醒了。用于修学的时间不充裕了,导师开示的视频基本都在一小时以上,瞬间感到修学时间变成了碎片化,而且要在工作、生活中挤时间去修学。恰巧,自己所在部门的业务指标又是单位主体考核指标,上班时间再也不像在同喜班那样轻松了。每天还有书法作业要写,看着同学们每天在微信群晒作业,每天都有进步,一下子,自己就有点懵。这么多事需要去做,而时间只有24小时,还要睡觉,如何安排?
  想起在同喜班,辅助员师兄曾经因工作忙,有几次无法陪伴我们,当时她说,资粮不够了!我那时还不是很理解,此时才明白,虽内心对法渴求,但时间安排上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面对如此现状,曾经有点小小的焦虑。有天和孩子聊天,我说又要修习佛法,又要上班,还要写字,还要做义工,你说咋弄?孩子很认真地看了看我说:那你就修小乘吧,先自利了再说。我想了想,也有道理,就减少义工行,再挤时间修学。有天和班级一位师兄聊天,师兄说:跟着自己的心走。听完窃喜,师兄又说:“我们目前的认知也就只能这样。”听完后,内心顿时生起了惭愧之情。
  法义中说,学佛就是认清生命真相,这样才能对人生合理规划。一个人实现多大的生命价值,取决于我们对生命真相的了解有多少。  
  我明白自己对法的认知版本还是很低的,以至于需要挤时间来修学。我的生命状态就是在生活层面,和解脱没什么关系,因为在我的人生中,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那么,如此殊胜的三级修学,对我生命的改造意义在哪里?当死亡来临时,我又何去何从?想到这里,不禁汗如雨下。
  不是时间没有,而是自己一天的妄念太多,做好妄念的对治,我就有大把的修学时间。调整作息时间,还我一个清净的修学时间。这就是我对自己的要求。
  对早上5:30的早课,总是觉得时间有点早,西部和东部有时差呢,经常为不按时参加早课安慰自己。当我开始调整时间时,发现这是一段非常清净无干扰的时光。以往,6:10早课结束,我就开始翻阅手机,浏览朋友圈,在自己护持的几个群里发点信息,一段时间就这样溜走了。
  痛定思痛,早课后,我马上开始在线观看导师开示《道次第》的视频,大约在6:50,暂停15分钟,给孩子准备早餐,叫孩子起床。孩子出门后,我可以继续观看到7:30。收拾完毕,出门上班。就这样,早上基本能保证80分钟的自修时间,而且非常安静。早课后,心情放松,在上班的路上,可以再听一下班级共修的录音或其他师兄的分享。到单位正常上班,手头不忙时也会和师兄们在网络上或电话里交流片刻。
  中午不回家,在单位食堂吃饭。往常,大家在餐桌上边吃边聊,很快一小时就过去了。再回到办公室听视频或看法义时,总觉得时间就不够了。痛下决心,不再留恋餐桌。打饭时,尽量少打一些,快速吃完,快速离开桌子。回到办公室,基本在12:20左右,打开视频,观听导师开示基本保证在100分钟内。留出20分钟午睡一会儿。
  晚上19:00到家,吃饭刷锅大约半小时结束(我不做饭)。同时,在这个时段减少无谓的社交活动。晚课前的时间,可以做点家务,和家人聊天或出门散步或写一会儿字。看两眼电视,捣捣手机,这都是串习。保证修学时间,保证和家人和乐相处,就是和自己的串习、妄念作斗争的过程。21:00开始晚课,晚课后,再留出80分钟自修时间。以往这个时段,不是再看会儿电视,就是和家人聊天。
  通过自己早中晚这样的时间安排,发现只要减少妄念,提高效率,貌似碎片的时间,原来也是一段很整齐、很高效、可利用的修学时间。曾经的惶恐不安减少了,哪来的魔障?都是自己内心的无明在作祟,哪来的魔障?就是自己内心的贪欲在作祟。生命的解脱,就是让我们在菩提路上有取有舍。只有纳法入心,于法受益,法才会在我心里流淌。就像导师开示的,你听见的是声音还是法?
  歌曲《蓝莲花》中唱到: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对自由的向往!我每天唱给自己听: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佛法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