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同喜班学过的“四个一”么?一日一善、一周一书、一月一邀、一年一灯。其中,“一日一善”就是每天在网络平台上转发导师的禅语心灯。当时我就想:每日行一善真的太容易了,动动小手指就搞定,随时随地都可以,多爽!不过,我只是看看,我不发。
  为什么?
  因为,一直以来,对转发微信朋友圈这件事,我持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洁癖”。之前的几年,每年累计的转发量不超过十条,通过我转发出去的东西,都是认真筛选过的,必须是最让我感动的、最有启发性的、最有意思的、最有趣的!这是我精耕细作的一片自留地,这片干净的自留地甚至让我萌生了一种特殊的优越感。在自我认定上,无形中把自己和那些每天晒朋友圈的人区别开来,并默默地打上了标签——那些人:自恋、张扬、无聊、浪费时间;我:低调、冷静、节制、有品味。
  总而言之,转发禅语心灯这件事,算是与我无缘了。这,就是我曾经有过的真实想法,并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占据着我的内心。
  直至今年3月份,学到《走近佛陀,认识佛法》,触动很大,我开始重新检视自己。
  为什么我对朋友圈如此执著?
  所谓的“洁癖”其实源于我执——朋友圈是“我”的,“我”的地盘“我”做主,它代表着“我”的态度,这非常重要……种种念头通通都打上了“我的”烙印,带着强烈的自我重要感、优越感、主宰欲,导师所说的三种表现,我全部都有。
  为什么我不由自主地就喜欢打标签,把自己和别人区分开呢?
  导师说,我们都戴着有色眼镜去认识世界,看不清世界,也无法正确认识自己。我打的标签就充满了自我加工的成分,带有明显的分别心和我慢,习惯成自然地把个人的标准自动置顶,站到了一个制高点上去评价别人,定义别人。
  为什么我明明知道动动手指就能利他,却迟迟按兵不动?
  我之前的观念是,这似乎和我的修学没有多大关系,这件事情不重要,可以做,也可以不做;可以做多,也可以做少。因为没有坚定的信念和正确的认识来支撑,我把传播佛法当作一种任务,而不是一种使命。
  我联系之前所学的正见进一步思维:
  佛法的智慧,指引我开显生命的无限潜能,超越自我设定。我却紧紧护持着心中的执念,固守朋友圈那一亩三分地;
  佛法教导我慈悲,放开心量,打破我他分别,包容众生。我却忙着贴标签,打印记,画地为牢;
  传播佛法是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情。而实际上,我只是随性而行,有兴趣、有心情的时候就多做一点,状态不好、没心情了,就放一放;
  佛陀当年已经证得涅槃,为了帮助众生解脱,才转法轮。如果没有佛陀最初的讲法,没有后来者的薪火相传,今天的我,将继续双眼茫然,又会在哪里飘零?
  我的所作所为,和佛法的引导同向吗?
  关于学佛,我一直取的多,予的少。
  ……
  这样一想,我有点坐不住了。于是点开手机屏幕,转发了人生的第一条禅语心灯。刚开始,我还有些顾虑:朋友们知道我学佛,他们会怎么想?转发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呢?事实证明,我想太多了。
  潜水已久的朋友,纷纷浮出水面,给我点赞,友谊的小船,又重新荡起了双桨;
  外地的老同学,知道我在学佛,主动问起当地的开班情况;
  在读书会上认识的书友,看了我的朋友圈动态,对三级修学生起了兴趣,直接报名参加菩提沙龙……
  看来,这个浮躁的世界太需要正能量了!
  听了净航师兄的分享,我加深了对“每日一善”的理解,优化了自己的转发方式:
  定时定向发送,形成一个固定的生活习惯;
  在因缘不是很成熟的情况下,重新调整朋友圈的分类,避开敏感人群;
  先仔细阅读禅语,简单概括出自己的理解,再连同图片推送到朋友圈;
  针对个别朋友的具体情况,有的放矢地点对点发送;
  在书友群推送,引发大家的关注,保持书友群的活跃度和粘性。
  每天早上,一想到只要动动手指头,可能就有人因此而受益,而当下最大受益者就是我自己,既做了观察修,又积累了福报资粮,没有比这更加划算的“红利”了!我的内心就非常欢喜。
  导师说:“生命是无尽的积累”,生命品质的改变不是假大空的口号,并非一天两天就能速成,就让我从每天一个善念,每日一个善行慢慢做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