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6日,学佛沙龙结行会。
  智涌师兄说:“随喜慧熙师兄发心做分享员,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哈哈……我不顾仪态地笑出声来。
  记得去年11月,班里号召大家报名分享员。法学师兄报名了,善镱师兄报名了,悟霞师兄报名了——我没有报名。那个时候,慧熙师兄还叫沙沙师兄。
  当时,我很阿Q地和自己说:法学师兄演讲经验丰富,能控场;善镱师兄声情并茂,感染力强;悟霞师兄身经百战,淡定从容,气场足……我呢,最讨厌在公众场合发言,这么多双眼睛一起聚焦,多不好意思呀!有这几位师兄代表我们班冲出去就行了,我可以在旁边打气加油……就这样,作为旁观者,我参加了一个又一个师兄的现场分享。
  五一西园法会结束后,我和师兄们一起踏上了返程的火车,道远师兄一席话直接颠覆了我内心的小九九。之前,听别的班师兄说,道远师兄以前参加小组共修时,声音很小,而且越说越小声,最后同修们不得不提醒他:“师兄,音量可以提高一丢丢么?”最近,道远师兄发心一定要成为辅导员,并且发起了猛烈的冲刺,终于闯关成功,通过了辅助员选拔。道远师兄是以怎样的心站上分享员的讲台,勇敢地突破局限,面对这么多书友的呢?他是怎么做到的?我一直很好奇。
  火车上,他给出了答案:“其实不难,转换中心就可以了。如果中心放在自己身上,就会很在意‘我’的表现,自然有很多妄念。如果中心放在书友身上,分享就是为了利益他人,就不太会关注那个‘我’是否表现得完美,是否表现得自然,就是修‘无我’嘛。”道远师兄的表情淡淡的,语气淡淡的,一番话却像锤子一样砸在我的心头——修无我,修无我,修无我……自己一直无法逾越的障碍原来来自内心那个巨大的“我”,以致产生了种种预设,给自己找了各种各样貌似合理的借口。
  这件事就像一颗小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湖面,激起了阵阵微澜。脑海里,一些已经慢慢忘却的事,又被我重新忆起、梳理了一遍。
  我问自己:我来三级修学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调心?——现在我的情绪已经比较稳定,焦虑和失眠少了,这似乎不是当务之急;
  为了提高素养,学习高雅的佛系文化?——我可以自学,有时间就学,没时间就不学,不用每周跑去两次共修那么耗费时间;
  为了充实生活,打发时间?——我可以学点别的东西,不烧脑,休闲又舒服;
  为了和佛菩萨取得连接,让万事更加如意?——但佛菩萨会听我的么?求他的人那么多。
  ……
  如果一年前,我这么想,还情有可原。经过了一年的系统修学,有了正见支持,并且升入了同修班,如果现在我还是这么想的话,课程是升级了,但心没有升级,生命系统没有升级。
  佛法告诉我,学佛是为了解脱,解脱生命中的迷惑、烦恼、痛苦。大乘佛子不但要自己解脱,更要带领众生解脱。学佛,对自己有利益,同时又要有承担。记得同喜班第一课是这样说的:“书院以修学佛法为核心任务,以自觉觉他,自利利他为最终目标。”——“自利利他”,四个字似乎简单易懂,轻轻松松就能脱口而出,做起来却是那么难。
  导师说过,任何串习都是逐步培养起来的。顺着感觉,就是顺着凡夫心,虽然现在可能感觉很舒服,但那是给凡夫心增加养料,最终成就一个巨大的凡夫心。导师的一字一句,声声入耳,句句入心——这不正是在说我么?
  一直以来,我凡事都想表现完美,对自己不擅长、不喜欢的事就选择回避,选择放弃,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那脆弱的重要感和优越感。在公开场合分享已经自动被我打上了“不擅长”“不喜欢”的标签,自动进入了“无法操作”“暂时搁置”的处理程序,不想去改变,不愿意去尝试,继续呆在自己的舒适区里,安安稳稳,不受冲击,多爽!这样的做法似乎很保险。但仔细想想,这只不过是在复制低版本的人生,成就的只是我执,日后还将发展成巨大的凡夫心,后果堪忧。我在三级修学里已经重建了对价值体系的认知和理解,对生命品质也有了全新的定位和追求,很确定地知道:巨大的凡夫心,我!不!要!
  我问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路在何方?净孩师兄在升班仪式上的话犹在耳边:“同修班不一样了,一切从心出发,大家要做起来!”是的,我一定要行动起来,如果不去做,天天嚷得比谁都大声,来真的就不行,不是分明自己骗自己么?如果那样,我花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来修学,又有何实际意义和效用呢?既然想清楚了,就马上走起吧!回来后,我第一时间报名了分享员,并且顺利地完成了自己在沙龙分享的“首秀”,实现了零的突破。
  这次零突破对于我的心行是一次提高,得益于佛法正见的支撑,得益于同参道友的鼓励和启发,得益于三级修学带来的思考和转变。在观念上,我对分享员的认识从原来的“表现自我”,重新定位为“利益他人”;在心态上,从原来的抗拒、逃避,转换成调整、接纳;在行为上,从原来的旁观者、学习者,变成了参与者、传播者;在生命品质上,我更加坚定了舍弃凡夫心的信念,通过摆脱错误,一步步迈向正确的轨道。
  修行不易。慧熙,加油!师兄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