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辅助员的分享要有示范性

  班级共修,辅助员要轮流做分享,且分享一定要有示范性,不能分享得还不如学员。《学员手册》讲班级共修是如何分享的,说重点是报告心得。报告心得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用佛法来检讨自己。其实就是法义学完了,我的观念改变了,然后我用这个观念来检讨自己,我发现自己有些什么改变,有什么触动,有什么心得体会,然后分享给大家。就是我怎么完成观念改变的,怎么观察的。因为这样的分享可以让其他师兄得到启发。当我们自己这么去思维了,自身就会有很快的进步。这样分享了,别人也会有启发:哇,原来八步骤是这么用的。
  辅助员做分享,不一定要分享这是八步骤的第几步(就是通过八步骤把它讲清楚,但不见得要讲是第一步还是第二步第三步)。而是讲完了,让别人“哇,是这样的感觉”。这很重要,作为辅助员,分享一定要有示范性,要有榜样的作用。

二、如何做好示范性分享

  示范性分享,到底是分享自己如何用八步骤带来观念的改变,如何做观念禅修的过程,还是把分享放到实际运用上,做内心的流淌?
  前者感觉会比较枯燥。这个枯燥其实还是自己表述的问题。如果我们在表述的过程中和具体的事情结合在一起,那我们的分享就会比较“有血有肉”。你自己觉得怎么样有效果(就是怎么样你自己的修学是有效果的),怎样把这样的运用分享出来,对别人是有价值的,对我们自己也是有价值的。对自己的价值在哪里呢?是思维更清晰了,分享得更清楚了。对别人的价值,是对别人有所启发,这是重点。
  我观察到:分享中,讲很多现实的,时间长了会没有收获,时间长了就做不下去——因为在现实中他做不到。时间长了就变成一种:讲是讲,但我要去做就会很辛苦。你把它扒开来一看就是这样子:我做得好辛苦。为什么做得好辛苦呢?虽然是强调在现实中做,但若观念没有改,是做不到的!他是纯粹用意志力去做的,“我觉得要这么去做”,但是我又做不到,然后我又要去做,就做得很辛苦。其实,我们要把意志力用在哪里呢?用在改变观念,我要用这个意志力去把观念改了,接下去做就水到渠成了。
  时间长了,他们的分享就会变成:我拼命这么去做,但是我做得很辛苦。别人这么做,自己也要这么去做,但是别人能做到,我做不到,很辛苦。比如说,我们学了佛以后,要对父母好呀,就拼命对父母好,但心里还是不爽呀。明明父母怎么样怎么样,对我发脾气,我现在还不能顶撞,我要忍着,我忍得很辛苦,就变成这样了——这是因为观念没改变。
  任何一个人的分享,我们都可以拿来思考、印证、体验,我们不需要跟人家去争论,或者说你这个不对,那个不对。他这个做法,我要通过自己的分享、自己的修学(尤其是修学)去体证,体证了自己去感觉好还是不好。不要一开始就觉得这位师兄的分享不好或者那位师兄的分享好,要拿过来体证、检验——我去用一下,看感觉如何。如果感觉他说的那个好,那就继续用;感觉不好,那就不用。
  师兄们说到的内容,绝大多数我也用过,而且在很多地方用过,但用完了之后我发现,有些刚开始看有效果,长期来看没有效果。所以带班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反思这些问题,就是怎么样对师兄们有效果。

三、方便善巧与自我检讨

  对法义要熟悉,导师开示的辅导员六大素养中的“方便善巧”就是熟悉,不熟悉怎么方便善巧!“巧”叫熟能生巧。不熟,还要方便善巧,那是自欺欺人。
  六大素养中,第五个是“自我检讨”。有没有做自我检讨?事实上这是比较难的。遇到任何事情我们都要检讨,要养成这种检讨自身不足的习惯,是要用法义检讨——用佛法检讨自己。
  检讨了以后就会有感悟、有心得,就是要把这个报告给大家,这就是班级共修。用佛法检讨自身不足,不是乱检讨,不是很肤浅的检讨。乱检讨就是你用的标准不同,标准就是要用佛法、用法义;另外也不是肤浅的检讨,面子上晃一下,就算我已经检讨过了,更不要转移对象,自己面子上晃一下,再晃到别人面上去。
  这方面要训练。要什么时候知道了就什么时候忏悔,当下下决心,发愿我一定要做到先知先觉。如果后知后觉,什么时候知道了,还是要什么时候就开始忏悔,什么时候发愿,什么时候下决心,一定要改。平时要训练自己保持正念,思维法义,班级共修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