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春天刚过,路边还是能看到盛开着的花花草草。思及人身,今天过了就永远不能再回头重新走一遍。上学的时候,老师告诉我们,人不可能两次踏入相同的一条河,世间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想来这些都在提醒我们不要浪费时间,珍惜人生的短暂。花谢了来年又会有,时间却像永远向前的班车,我们到站就得下车,不论愿意与否!
  世尊在《无量寿经》中讲到,世人在这个火宅中竞争无关紧要之事,却忘却了死之降至,但那些蝇营狗苟的劳心劳身之事,在命终之时又能对自己有多大帮助呢?“无田忧田,无宅忧宅,眷属财物,有无同忧,有一少一,思欲齐等,适小具有,又忧非常……”难道一辈子就这样子吗?难到这就够了吗?仔细思量,我们又是活在什么样的状态里呢?上学的时候有一篇课文叫《活在套子里的人》,现在人不就是活在各种圈子里吗?每当想到这些,我就很诧异,我怎么会忍受这样的生活环境呢?这不是我要的!
  前些天读到苏轼的一首词,里面有一句: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苏轼晚年流放之际思考人生,才发现人生如梦,不是长久之地,故发如此感慨!诚然如斯,人生需要走到何时才能体会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呢?多少人还没来得及问自己这个问题就已经与世长辞了,人生有多少来不及的事变成了亘古的遗憾!失不再来,何其不幸的众生。
  真正地对着自己问问,是否清楚了人生的目标在哪,我此生所作为何?做了什么值得的事?很汗颜的是,虚度了很多光阴,把生命浪费在无谓的琐事上还不自知,不仅没有反省,还培养了深深的习气出来。假设此生此刻终了,我有把握去哪里吗?恐怕随着贪嗔痴慢疑的烦恼习性,入三恶道。真是前途堪忧的人生啊!“何不于强健时,努力修善,欲何待乎?”世尊谆谆教诲不少了,可我即便听到了,却忘记了,习气之深已经完全裹挟了自己。这辈子想出离生死,至究竟地,怕是痴人说梦,哀哉可伤!
  “自恨早不预修,年晚多诸过咎,临行挥霍,怕怖樟惶,壳穿雀飞,识心随业,如人负债,强者先牵,心绪多端,重处偏坠。”虚云老和尚百多岁时开示这段话:年轻修行不勇猛,不死心,不放心,在名利是非里打滚,听经坐香朝山拜舍利,自己骗自己,不知好歹,忘其所以,把宝贵的人生混过去,到老病来,死不得活不了放不下,一转眼命终,前路茫茫,悔之晚矣!因此,修行要乘早,趁现在努力,打点前程,别等到死到临头,来不及了……正所谓莫到老来方学道,孤坟多是少年人!
  既然已经得到人身,想来也是在恶道中盘桓流转了无数劫才挣扎到此世为人,仔细考量所处的环境,不可谓不恶劣。虽生存问题不大,但这是个欲望深重的时代,又是思量流毒泛滥的时代,末法时代。在这个时代,千万人修行罕一人得道,千难万难既然都已经过,此生难得暇满,又闻佛法,又遇明师,又值胜友,再不加工用勤,我是不是傻了?但问题是发心如何呢?《华严经》中说,不发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反观自心,为自己求利乐的成分多,为别人的心量少,这其实是最根本的问题。但要等到真实的发起菩提心,仍然需要教理基础和发心过程。菩提心从哪里生起?悲心,出离心是基础,所以问自己悲心浓烈否?出离心坚固否?能推己及人否?均不敢勉强答是。省庵大师《劝发菩提心文》中十种发心,却是振聋发聩,比对自身能做到几何?
  茫茫业海,只能勤忏先愆,励力发心才行。学做菩萨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考虑下,总归是要走这条路的,因为无路可走,难不成又去搞贪嗔痴骗自己吗?早点觉醒起来,才不致于辜负了这一身皮囊。“寂静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条,从此决定了我的一生。”生死苦海中,轮回盛事中,唯仰究竟觉悟才得离苦,才是沧桑正途。此身幸得暇满船,自他须度生死海,故于昼夜不懈怠,闻思修是佛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