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农历四月初八——浴佛节,我早上6点钟就来到西园寺。上午,在大觉堂里看直播,感觉特别殊胜。
  法会正式开始前,义工师兄跑来提醒我止语,当下特别羞愧。这是多么庄严殊胜的一天!我好不容易请假,专为佛陀的诞辰日赶来,却没有安住,还与人闲话,太不应该了。
  惭愧心促使我马上改正,恭敬合掌的当下,已能感受到三宝的加持。特别感恩义工师兄的提醒,让我看到自己行为的不如法,并及时纠正了串习。后面的几个小时内,我收摄心神,自修禁语,牢牢地安住于佛陀的功德中。
  盛大法会期间,维那师唱响《赞佛偈》,听到“太子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想到佛陀出世时,九龙吐水,为太子沐浴净身,当下内心饱受震撼。如果没有佛陀,又怎么有现在的我!佛陀当年为什么要去修道?为什么要放下荣华富贵,放下所有的幸福?还不是因为看到了众生的悲苦,希望解决众生生老病死的痛苦,所以,才放弃了世人眼中艳羡的一切。
  继而唱到“半夜出城,雪夜上山,六年辛苦”。那一晚,佛陀舍家离亲,又是怎样的割忍,换做我们常人,能做到吗?我们尝到的都是现成果实,佛陀那六年吃尽天下苦,忍痛挨饿,为我们走向觉醒开辟了光明大道,为我们寻得无上菩提妙果做了最好的铺垫。这果实,近在眼前,唾手可得,而我却毫不珍惜,心里满是懊悔。
  听着声声赞,我忍不住叩拜在地上,泪水涟涟,思绪翻滚。佛陀最希望看到的是什么?不就是我们如理如法的修行吗,不就是我们能够离苦得乐吗,不就是希望我们能获得最终的幸福吗?而我平时还昏昏沉沉,经常瞌睡,贪吃、想逛街,想看电视剧,很多杂念,我对得起佛陀对世间众生的慈悲大爱之心吗?
  没有佛陀,哪有我现在这么美好的一切?所有的美好,都是佛陀成就的,佛陀指明道路后给予的。如果未曾接触到正信佛法,我是不是还如2年前一样,为追逐这一生现量的财富名利和所谓的“潇洒自由”而浑浑噩噩,心灵到处漂泊,还在重复着轮回中黑暗的生活!
  如果我不在此时,倘若晚几十年出生,即便有幸还能为人,但那时,导师已经老了,我还能赶得上这趟菩提航班吗?现在是导师弘法最成熟的时候,也是三级修学模式最完善的时候,这一切都被我赶上了,而且,我还在苏州,每一场周末的法会和大型活动,我都能参加。我想,如果我不好好修学,肯定很多外地师兄愿意和我换居住城市。
  那我应该做什么,什么才是一个佛弟子如理如法的言行?暇满人身今已得,不安住于法心难咎。导师教我们做的,我都做了吗?《心匙》读了吗?《道次第》背了吗?如果背不下来,导师说背偈颂和科判也可以。念死无常、念三恶道苦、念轮回苦,这些都要在平时念皈依处常下工夫。
  本周正好学习皈依。如何皈依,要学习佛陀身语意事业的功德。佛陀目光清澈,口若莲花,殊胜庄严。《譬喻赞》云:“佛面具金色,珂白齿端姝,犹如金山峡,无垢月光入……”多么美妙的言辞,导师希望我们能背下来。我要不要背呀,当然!
  我被惭愧心、懊悔心和皈依之心牢牢包围。待法会结束,信众全部散去后,我独自走到佛像前,全然投入地欣赏佛前的锦簇花团,愿所见所感所有的美好都供养给佛菩萨,心里觉得特别特别的美好舒适。
  走出三宝楼,再去大雄宝殿礼敬各尊佛,拜佛的时候,想着四无量心“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每叩拜一次,心里就默念一次。我虽然和佛菩萨相距甚远,但导师说过,通过不断发愿,从作意开始培养,不断纠正错误,就会熟能生巧。出殿时,风起幡动,我在苏州,能有这么好的福报,一定要倍加珍惜。
  突然发现,几日以来许多的昏沉、瞌睡、杂念竟然都不见了!原来安住在佛陀的功德里,安住在佛陀的大慈大悲里,真的可以瞬间砍掉杂念,净化身心。亲身体悟后,我更能理解导师所说“学佛,就是将我们混乱的生命体整理为简单。”善知识博多瓦亦云:“若数数思维,常念三宝,信心渐增长,身心渐清净,能得加持。”果然如是!
  感恩西园寺,常举办大型活动和法会,将我从困顿中拔出。每次去,都能充电续航,获益匪浅。身心被正法滋养浸润后,清净的感觉真好。
  愿三宝加持我们,能多忆念三宝功德,将每一天都当成浴佛节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