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月份起,每周两次接送妈妈“上学”,成了我的必修课。
  这还得从去年说起。在我的感觉里,最近这几年,妈妈一直生活在抑郁和焦虑中。抑郁是因为七年前老爸离世,并且一直觉得我没有老爸对她好。焦虑则是因为我这不肖子,三十好几了,成家还没个影。再加上当今社会普遍的观念和环境,更加重了妈妈的心病。我自然也常常被殃及。
  随着修学的深入,我越来越认识到,我暂时无能为力的事,佛法可以,可以化解妈妈的问题,坚信三级修学同样适用于文化水平不高的妈妈。于是,为了能让妈妈去读书会,我打起了心思。比如,有一次,一直是老大的大姨娘和正在做直销的小姨娘,把我妈说得一愣一愣的。我妈感慨,可惜自己上不了老年大学,没她们能说,否则哪里由得她们说三道四啊。适时地,我说:“回去带你参加读书会啊,然后加入三级修学,可以增长智慧,真假立辨,这比老年大学可强多了!”
  回来后,妈妈忙于各种琐事,转眼又过了半年。一次,妈妈又问起对象的事,我说:“你又不给介绍,我圈子小,哪里找去?”过一会,我又说:“妈,要不你去读书会吧,一是可以学习,二是读书会里人也挺多的,你还可帮我物色啊!”妈妈终于去了读书会。从那以后,每次读书会妈妈都是第一个到,而我则多了个接送的任务。
  有一次聊起读书会,妈妈说:“读书会的人都很好,氛围也很好,原来佛法可以这样学,学了就有用,比儿子好多了。”看得出来,妈妈对三级修学已经有了强烈的兴趣。我说:“加入三级修学,态度是基础,如果没有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很难学下去,就算学了也受用不大,那跟读书会的学习可不一样啊,一周要学一本书呢!”后来,偶尔能看到妈妈架起老花镜,研读读书会的内容,而关于物色对象的事,早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又一起聊起读书会,妈妈自艾自叹地说:“佛法这么好,知道的人怎么就这么少呢?有些人叫不来,有些人来了一次,就不来了。想想佛陀说得真有道理,得到人身的只有指甲盖里的土那么少,而别的众生就像大地的土那么多。”我答:“是啊,所以有机会修学佛法的人就更少了。你看义工们的表现,总是会让人去而复返。当你修好了,不用说,你的朋友们也会来了。”于是,妈妈更加积极地加入到义工的行列中。虽然只是读书会,但妈妈观念和心态的改变已显而易见。她为慈母,我少遭殃。
  转年又过了半年多,终于积蓄够开班的人数,义工师兄跟我说:“这批师兄都是本科生,你妈妈是初中生,再加上年纪这么大,担心她跟不上,学得太辛苦,你要不要做做思想工作?”看出义工师兄的为难,我旁敲侧击地跟妈妈说了这些情况。
  有一天,从读书会回来的路上,妈妈声音低沉地说:“如果这次进不了,我就继续在读书会学习吧!”听到这话,我心里是难过的,想起妈妈曾对我说:“我的外婆头上也有一个这样的瘤,有一天破了,她就走了。”妈妈头上的瘤,已经好多年了,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希望是在妈妈深信三宝之后,因为唯有三宝,才是真正的依靠。但是,也不能为难义工师兄啊,并且三级修学也没有后门可以走。我只能默默地启白三宝。
  最终,妈妈还是进入了三级修学。为了修学,妈妈会主动调整习惯,并且有空就学习,也会偶尔来问我修学的事。妈妈仿佛回到了那个因为某些原因而中断的学生时代,动力十足。若以我的同喜阶段对比,我自叹不如!
  妈妈加入三级修学后,家庭战争还是会在局部发生。遇到知见不合时,妈妈会咬牙切齿地说:“你学反了,你真的学反了。”有时我也会火火地回一句:“哪里学反了,你才学反了。”我开始反思,对待家人,我确实没有做到时时调柔,处处聆听。“修行最难处,确实是至亲”。
  慢慢地,我和妈妈之间也能好好说话了,遇到时间冲突,我们也会事先沟通。妈妈对于我承担义工的事,越来越认可,一改以前对我的态度。对我的决定,会随喜和支持。我现在很庆幸能陪伴妈妈走进三级修学,对自己来说既积累福报,又利于修行。对妈妈来说,至少当下的心态已经不一样;无尽的未来呢,我相信也会不一样。
  曾听说,“对父母最好的孝,就是让她们也修学佛法。”愿父母们都能得到最好的孝,愿父母们都能究竟地离苦得乐。
  感恩三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