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以世俗标准看,净海师兄带班基本上是“成功”的,不仅“带出了”些许辅助员、辅导员、导读员,而且班级氛围也都挺好的(班风正,精进)。是不是很赞!
  若以出世标准看,净海师兄只是一个假名安立的熟练工种而已。带班这事,给自他的解脱和觉醒,究竟带来多少利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非一时言语和文字所能诠。
  若以究竟理路言,这一切不过是如幻入眠的境界罢了,既留不住过去,也搞不出未来,即使所谓“当下”,“刚刚”也稍纵即逝了(liao)。
  这篇文章,纯粹因为偶然,写就写了,发就发了。如果偶尔有人见到,也许对他有帮助,那就算是有帮助吧;若没什么用,就扔到回收站,删除了事。

一些辅导带班经验

  1. 班级共修的讨论问题,可根据师兄们的分享情况来设置,不一定拘泥于辅助材料或某种形式。所以,在师兄们分享时,辅导员要保持高度觉知的倾听,可用笔或电脑记录师兄们的分享要点,然后做出应变。
  2. 根据每位师兄分享后的需要,适当使用一分钟的介入式分享,可以解决当下的共性问题,也可以活跃一下气氛。但不宜过多,仅限于点睛。这需要一定的教理基础、应变能力、善巧方法,还要有一定的摄受力,否则,可能适得其反。
  3. 随喜师兄们对态度模式、方法模式的实践,鼓励师兄们在生命品质上继续下功夫,避免陷入具体事相的对治和解决。如果一定要解决事相,则先要分析其原因。原因不外乎两类:外在的(他人的),内在的(自己的)。避免从外在入手解决问题,而是紧抓住内在的烦恼和迷惑,帮助师兄们从观念上改变,进而解决烦恼,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举例,有师兄问:“如果我帮助别人,会不会把别人的业力也沾染到我身上来,让我替别人承担相应的业果?”答:“你信不信因果?”师兄回:“坚信。”答:“因果规律讲,发生在我身上一切苦果都是我积累的不善业造成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乐果都是我积累的善业造成的,苦、乐与善、不善的对应关系从来不会发生混乱。那么,我现在帮助别人,是善,怎可感得苦果呢?”(当然,更深一步的因缘,还可进一步深入讨论,但不外乎关于因果的基本正见)这个过程,会帮助师兄们建立对因果规律的深刻认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4. 在辅导带班过程中,随时观“无我”。因为无我,所以才可能打破与师兄们之间的界限,与师兄们的心连接在一起,与师兄们发生共鸣,才可能抓住师兄们的需要,帮助师兄们解决现实问题和生活烦恼,树立正确的认识,完成观念的改变。(其实也是观念禅修的过程)。
  观无我的过程中,同时还会开发智慧,通达真理。
  当自己与师兄们的心念同频时,相互之间是可以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的。就像我们一起看到了一个杯子,那么,我们的心念里都会有这个杯子显现,我知道了自己心念里的杯子,就知道了你心念里的杯子。究竟的事实层面,其实是我们一起用我们的心识制造了同一个杯子(如果没有杂染的话),那我们自然会心意相通啦。
  5. 完整、准确、透彻地理解法义很重要。这里有个注意点。很多人认为导师说的每句话都是绝对真理,这其实未免偏执。因为导师说的每句话(包括佛陀说的每部经典),都有彼时、彼人、彼事的缘起,有条件、有前提,不可生搬硬套某句话,而是要贯穿到整篇文章或开示中去理解。在使用过程中,甚至要贯穿到整个佛法的正见体系里去理解。否则,就可能顾此失彼、自相矛盾,就可能用小乘的见地去解释大乘的见地,最后甚至造成谤法。就像吃了很多种食物,食物相互之间相生相克的关系却不清楚,最后搞得自己拉肚子。
  当然,抉择一个见地、观念、认识是否是正法,还是有标准的,这就是三法印或四法印,即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有漏皆苦)。凡是建立在此基础上的见地,都是正法,不管其表现形式如何;否则,就要谨慎对待了。
  透彻理解法义时,就可以对法义举一反三了。这个需要时间来积累功夫。
  6. 自我检讨首先要如实,不能做无病呻吟状,不能借检讨来随喜自己,不能避重就轻,不能什么都“敢说”(要看大家的接受程度)。
  自我检讨要是能做到位的话,会有很大的法喜,会促进自己“爱”上自我检讨。如果没有太大法喜的话,就要反思自己是不是在做自我检讨,是不是在如法地检讨。法喜来自内心,不是外面的赞美、表演、正向反馈。凡是外面的,都要保持觉知和警惕。
  自我检讨的力量很大,特别对治自己的凡夫心。如果真的在检讨自己,一定会改变自己,也迟早会帮到别人。当然,这需要一些时间才能显现出力量来,就像怀孕一段时间之后,才能被人看出来“你有了”。
  7. 慈悲是发自内心深处的能量,靠做表面文章可能刚开始会给师兄们慈悲的感觉,但日久见人心,终究还是要露出马脚的。所以一定要从开始就保持无我利他的发心,从真诚利益他人的角度去入手。现实利益只是一种辅助手段,既要经常使用,也要慎重使用,最忌讳无原则地使用。
  严格按照模式去践行辅导义工行,本身就是对师兄们的大慈悲,也是大智慧的实践。违反模式的慈悲,多数都是被凡夫心染污的假慈悲,反而可能产生很大过患,因果也要自己承担。
  在践行模式的过程中,既要自己严格按照标准去做,也要引导师兄们按模式去做,但不执著师兄们一定马上能做到,因为自己也不能一下子完全做到位。但这一份坚持模式的心,一定要有,要原则性地有!

一些细节也很关键

  8. 时间要严格把控。班级共修时,每人分享时间不宜少于三分钟,也不宜超过五分钟,尽量不超过六分钟,极限是七分钟。讨论环节,如果愿意分享的人较多,且有“话唠”“麦霸”型的师兄在场,那么最好每人不超过三分钟,极限是五分钟,以保证分享机会均等,这也是利和同均。
  9. 不要急于帮师兄们解决问题。师兄在共修时提到自己的烦恼,寻求帮助时,不要急于解决问题本身,而是要启发师兄自己思考,从问题的原因入手去思考,思维因果,帮助师兄建立基本的业果观、无常无我观。一旦这些观念树立起来后,烦恼自然烟消云散,问题也自然解决了。在此过程中,也要随时观自己的心,不要动,要笃定地认识到:无论什么境界,都是如梦幻泡影,都如露亦如电,都稍纵即逝,都不能太当真。
  10. 对三级修学、导师和修学团体要有自信(制度自信、模式自信、团体自信),对自己通过修行可以解脱、觉醒、成佛要有坚定不移的信心、信念,任何境界现前时,都不为所动,都紧紧立足于上述信念,毫不动摇地往前走。
  11. 小心各种赞美、崇拜,这些有可能是陷阱。道行不够,功德不足,就是捧杀。
  12. 与人相处,按照六和精神来对待,对师兄、家人、同事、陌生人都能做到如如不动的平等,当然,也不要让家人感觉到“失宠”。“度不了家人,一定度不了外人”,这可不一定。但如果度不了家人,确实应该有惭愧心,生起精进心,这也是修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