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54岁,一路走来,品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在家人、朋友和同事眼里,我一直是个能干,努力上进的人,又不失为一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我也以此为荣,自喻是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好女人。
  为了保持这一好名声,我把自己包裹得很紧,每天忙忙碌碌,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把工作和生活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任何累和苦都压抑在内心。我以为,这样的努力就可以把亲情和幸福永远留住。
  我视父母为自己的生命。1996年10月,父亲因脑血栓,在与病魔抗争了三年之后离开了我,我的天塌了;2011年3月,我慈祥的母亲在没有一点征兆的情况下,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安然离世,我的地陷了。
  当年父亲的去世对我打击很大,我选择逃离伤心地,放弃了内地令人羡慕的公务员工作,来到深圳。随后,我把妈妈接到身边细心照顾,把对爸爸的思念和爱全部转到妈妈身上。现在母亲去世了,我还能往哪里逃呢?无处可逃!
  于是,我精神崩溃了,极度地痛苦、焦虑、孤独、自闭、抑郁,不能看有关老年人的电视、电影,不能见到街上有坐轮椅的老人,不能容忍他人(包括陌生人)的欢声笑语,世界在我眼里变成黑色,人几乎要疯了,头发也在半年之内变得花白。
  为了发泄,我开始为自己花钱,消费,旅游,购物,稍不如意,我就发火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痛哭一场,家人不敢跟我多说话,更不敢招惹我。
  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我以为时间可以慢慢减轻自己的痛苦,但不然。后来,我有幸遇到了藏地来深圳传法的一位活佛,我皈依了。每天,我上香、供灯、拜佛、持咒,试图找一种精神寄托,求一份安静。虽然心境确实比以前平静了很多,但始终处于烧烧拜拜的层面,没能深入了解佛法要领。
  再后来,我参加了读书会,菩提沙龙,抱着想系统学习佛法的念头,我进班了,开始了三级修学。
  说心里话,刚开始,我内心对三级修学模式有点抗拒。认为自己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从小到大一直被各种制度约束,不想再被制约,而且还要学八年,太漫长了,但又想,既然入班了,就试试,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吧。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学,我知道,原来凡夫的生命都是苦的,因为无明而充满迷惑和烦恼。也了解到,生而为人的我们有觉悟的潜质。通过次第修学,我们可以自己拯救自己,走上一条解脱之路。这真是太好了!解脱了,就不再有烦恼和痛苦,这样日子多好呀!于是,这一试就试到了现在,且越学越欢喜,笑容重新回到了我的脸上,人也变得开朗许多,愿意与人交流了,也有勇气在这里,把自己内心最痛的伤揭开来分享给大家。
  通过几个月的修学,我深深受益于导师施设的这套三级修学模式。在以往的修学中,当麻木、倦怠、疑惑的时候,自己容易放松并原谅自己。现在不同了,我有一群伙伴,有小组共修和班组共修,当我懒散,想放弃时,师兄们会伸出手拉住我,给我信心和力量。遇到问题时,大家一起讨论,寻找解决办法,师兄们在一起相互增上。
  记得刚入班时,辅导员师兄曾转述过导师的一句话:一个人走,可以走得很快,但一群人走,才会走得更远。当时,听到这句话,我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我深深体会到了它的力量。同时,对服务大众模式也有了更深的理解。我们修习法义,然后在服务大众中践行。在读书会、沙龙做义工,师兄们的无私奉献和脸上洋溢的笑容感染了我,在服务书友的同时,我的生命品质也得到提升。我想,这就是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的殊胜所在吧。
  感恩今世得人身,有幸遇到佛法。感恩遇见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模式,感恩一起修学的伙伴们,正因有你们的陪伴,让我重新找到了家,让我时刻感受到家的温暖。
  我知道,在今后的修学过程中,还会遇到很多困难,八年时间真不算长,弹指间而已。余生,我会始终追随佛陀智慧的脚步,坚定地走下去。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