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菩提道次第略论》“闻法轨则”中,宗大师提出依六种想来听闻佛法,即:于己作病者想,于说法者作医师想,于教法作药物想,于修行作疗病想,于如来作正士想,于正法起久住想。反复思量导师的开示,观照自身,我不禁感触良深。
  (一)于己作病者想。我是病人吗?我是病人,因为每天我都会不舒服。在床头放着一瓶又一瓶的药,治胃的,治胆囊炎的,前列腺的,还有补充维生素的。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离开过药,但每天仍然不舒服。现在还腰间盘突出,颈椎不适。在我的记忆中,很少有哪一天不难受,不吃药,我已经习惯了每日吃药。所以,现在即便已经是五月份,我还是怕冷,冷的东西不敢吃,秋裤也不敢脱,每每看到健康的人,我都会很羡慕。
  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吗?这我还真没想过,不是不承认,是我没有沿着这条路线思考过。我已习惯了得过且过的生活,直到很多年前的某一天接触了佛法,读到《佛陀传》,看到佛陀经四门而生起对生命的思考,从而走向解脱之路的经历。那一瞬间,我也问自己:“我有生、老、病、死之苦吗?我能摆脱吗?”
  可是,我就是我,很快又把经典放下,投入红尘中,把这些隐患抛到了脑后,似乎不闻不问就可以躲避这些痛苦。而生活是现实的,一路走来,坎坎坷坷,浮浮沉沉,如今,人生过半,来日无多,我愈发感到了死之将至,我将到哪里去?特别是几年前,我哥就死在我的面前,一个一百多斤的人几日内就化作了一把灰,我抱着他的骨灰盒一片凄凉:人,去了哪里?这就是你吗?也许某一天,我也会如云而散,又会去哪里?
  生命就是一场无尽的轮回,犹如一条河流,生生不息,我该走向哪里?我想走向哪里?读了一本又一本佛书,听了法师一场又一场开示,我才明白,轮回是苦,我是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因为有三毒之病我才会轮回,而要走出轮回就需要修学佛法。
  我一直自以为是,自我感觉良好,当我把自己放到生命的轮回中去考量时,我突然很害怕,很恐慌,因为一路走来无明遍布,所造恶业太多,满是罪业,何以出离?于己作病者想,其实,这不仅是一种说法,不是我们需要这样想,而是事实真相,是一种真实,一种现实,可惜我一直没有这样想过。事实上,身体上的病只能毁坏我一时,一世,而内心的烦恼病却更漫长,危害更大,轮转无息,如不及早根治,后患无穷!
  面对人生的诸多痛苦,我是多么渴望离苦得乐啊!面对轮回的艰险,出离无期,我是多么渴望有人来救度啊!因为我就是一个重病患者。
  (二)于说法者作医师想。对于一个轮回中的重病患者,深受贪嗔痴三毒之苦,我坚信,唯有佛法才能使我走向解脱和觉醒。“佛法无人说,虽慧莫能解”“修学之本在依师,本立则道生”。这就是善知识的价值和意义。
  回顾我的人生,我的第一任老师是父母,教会了我说话,教会了我走路……而后就是老师了,从1/2/3学起,从a/o/e学起,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没有哪个阶段能离开老师的教导,何况是寻求生命解脱的大道呢?几年前,我看到了《佛教念诵集》,可是很多字我不认识,字典上也没有,有的念法和字典也不同;虽看到了经典,可透过文言的翻译,我却不知所云……要理解这一切,都离不开善知识的指导与教授。
  我是一个轮回中的重病患者,善知识就是我的良医,他可以解除我生命中的病患。就像我得病的经历一样,遇到一位好的医生也是福分,庸医误人,在寻医问药的路上也需要擦亮眼睛,具足智慧。学法需择师,择师当观察,而对于可以解除我们病苦的医生,我们定会恭敬、顶戴,依教奉行,对善知识亦然,唯有恭敬才能获益,“我慢高山,不存德水”。而对于能帮助我们解脱的善知识,更要“视师如佛”。如今,去圣时遥,佛陀不在,只有善知识才能把佛陀的教法传授给我们,从这个角度讲,善知识的恩德更胜于佛陀。
  自己呢?理是明白,却做不到,其实还是不明白,只是能说说而已。大德有云:“佛法利益,从恭敬中求,有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有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对照佛陀当年“当处极下座,生起调伏德,喜眼而瞻视,如饮甘露语。敬重专一礼,净信无垢意,如病听医言,起承事听法。”的做法,自己相差很多很多。我想,相差的不只是外象,更是内心,这也是我修学进步慢的原因所在。其实,他乡遇故知,久病逢良医都是人生之幸,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也许现在相遇,但哪一天就会因缘不在,我等只需珍惜。
  医者,可以解除我们身体之苦,一时、一世之苦,而唯有佛法,唯有善知识,才能拯救我们的法身慧命。
  (三)于教法作药物想。就是说我们对待法的态度,对于生死轮回,佛法就是解脱的良药。如我这样一个老病人,每当听人说有哪种药可以治疗我的老寒腿,我的胃炎,我都会毫不犹豫去买,无论多远,无论需要多少钱,也无论药有多苦多难吃,我都会吃,因为我希望药到病除。
  我等如病者,佛法如良药。在修学中,我有这样对待药物的态度吗?回头想想,很是遗憾,接触佛法有年,可是佛法更多成了我的知识,成了人前谈资,成了业余爱好,精神寄托。药对患者的意义在于去病,佛法亦然,否则就失去了药存在的意义。为什么我没能很好地用药,使之取得实效?我想,还是自己愚痴,不明药理,不知道药物对我的意义。
  如今,机缘难得,我进入了三级修学。如果是十年前,还没有三级修学,我只能是盲修瞎练;如果十年间我离开了世间,又会错过三级修学。而进入三级修学一年多来,我愈发感到:两种模式就是良药,“八步骤三种禅修”就是良药,唯有安住于此才能于法获益,直至解脱。应当珍惜!
  (四)于修行作疗病想。我们是病者,病得或重或轻,修行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以法为药对治我们的顽疾,可能需要一个疗程,可能需要几个疗程。治病需要时间,是一个过程,在这期间需要有耐心,有毅力,病情可能会有反复,需要不断调整,这个过程就是一个药与病者相适应的过程,也需要病者遵守治疗规则,如此才能见效。
  修学呢?也是一个过程,需要有恒心,有毅力,“不经一番寒霜苦,怎得腊梅扑鼻香?”在这期间,更重要的是如实行持,离开了按时服药、打针,治疗不会有效;而修行如果不能于闻义随力起,行持也无实意。佛法是心地法门,是在改变我们的身语意,调整我们的自相续,如果不与自身相连接必然不能受益。想想自己的修学经历,很是惭愧,一直在用学到的佛法照别人,发现对方哪里不如法,指手画脚,从不对照自己。直到走进三级修学,我才明白,要“反省自己,随喜他人”。
  学习了闻法轨则,我很佩服宗大师,用一个得病的体验就说明了修学应有的心态和做法。因为得病是我们每个人都熟悉的经历,而得病后的状态足以描摹我们修学的情景,可谓善巧,智慧。
  在茫茫轮回中,因为贪嗔痴三毒,我等如在病中,求出无期,如今有缘得遇佛法,得遇导师,得遇三级修学,怎能不珍惜?愿常以“六想”观照自心,调整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