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最初看到这句话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就是我啊,这还有什么值得质疑的吗?甚至觉得这句话很平常。可是当学习了《我是谁》这篇法义后,才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看似简单而实际深奥的人生课题。
  我从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孩长大成人,以后还会迈入老年,在时光流转中,看着自己青春一去不返,为了保持所谓的姣好面容,给脸上贴黄瓜、抹蜂蜜、贴面膜,化妆品也不停地往脸上擦,可惜底子太差,还是经不住无情岁月的考验,逐渐步入黄脸婆的行列。每当身体不舒服时,我会去享受休息的美好时光,或者去看医生,再给自己做点好吃的,买点补品。就在这种看似保险的错误养生观念下,到目前为止,我把自己这个色身照顾得还算健康。
  可这样能保证不衰老吗?最终还不是要走向那个死亡终点?当年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派人去寻找长生不老丹药,可直到他死也无法得偿所愿,使自己能够万万岁!可见想让这个色身永不变化,是多么不现实的错误观念。
  佛教认为人的色身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假合而成,由各种元素组成,这个身体刹那刹那处于新陈代谢和无常变化中,甚至现代医学又发明了器官移植,那么这个身体是“我”吗?其实这个色身只是生命延续过程中的一个片段,当这期生命结束后,又会以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于世间,所以这个色身不能代表真正的“我”。如果了解其中原理,我们就不会再对身体那么在乎,对死亡那么恐惧了。
  除了身体,“我”的存在还体现于观念和心态两个方面,我们生活在一个共同的世界里,但同时又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很多时候会被这些喜怒哀乐的情绪所左右,无法自主。
  我父母有哥哥和我两个孩子,哥哥一家是单独生活的,父母和我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里,父母为哥哥和我带大了孩子,现在步入暮年,终于可以安享晚年了,可是他们也老了。哥哥一家除了过年过节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外,平时基本上见不到。我一直对他们的这种做法特别不认可,觉得父母现在年龄越来越大了,他们应该经常来看望父母,陪父母聊聊天,哪怕陪着看会儿电视也好啊,难道真要等到父母不能动、躺在床上时才来看吗?我时常被“他们不孝顺”的这种情绪左右着,而且会长时间地受这种情绪影响,甚至还对哥哥起怨恨之心,成了情绪的奴隶。
  学习了这篇法义后,我知道情绪只是内心的恶性肿瘤,是生命的不良发展,虽然生长在我们心中,却并不属于“我”的一部分。导师说要对自我进行审视,认清我执给生命带来的危害,一切烦恼皆因“我执”而起。
  我再观察我对哥哥的怨恨情绪,发现它源于我认为他对父母不孝顺的错误心态。每个人都有自己孝顺父母的想法和做法,我不能因为自己不认可他的做法就认定他不孝顺。哥哥工作很忙,嫂子在打工,空余时间也不多,每次他们来时都给父母买东西,哥哥陪老爸下棋,有时还陪父母打几圈麻将。而且我把父母照顾得很好,他们也不用担心,可以安心工作,这不是很好吗?我为什么要去纠结于“他们一定要经常来才是孝顺”呢?当我不断观察时,发现一直操纵我的怨恨情绪逐渐没有了,感到从情绪中解脱出来的无比快乐!
  既然认识到无论是身体还是情绪,都不具有永恒不变的内涵,都不能代表所谓的“我”,那么,只有减少对“我”的执著,做到“无我”,才能认识真正的“我”,才能透彻生命的真相,走向觉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