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天长夜,宇宙黮黯,谁启以光明?三界火宅,众苦煎迫,谁济以安宁?大悲大智大雄力,南无佛陀耶!昭朗万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处。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
  开始修学《百法》了,共修前行,师兄们齐唱《三宝歌》,修习菩提心仪轨。“人天长夜,宇宙黮黯……”音乐响起,我激动得流下眼泪。突然想起,去观辛师兄家做安宁关怀时,我们做皈依共修,他老母亲也是听到这第一句就哭了。那我又为什么会哭?是因为师兄刚才的批评,我认为不合理,还是体会到,众生在生死流转里没有解脱的机会,就像在漫漫的长夜里看不到光明?
  音乐继续,“谁启以光明……”,在人天长夜,宇宙黮黯的状态下,谁能够开启令我们解脱的光明?
  这段时间,无数的烦恼在煎熬我。婆婆生病,面对老人家的种种刁难和不停折腾,我生搬硬套地运用七支修法、自他相换、因缘因果等各种正见,却起不了作用。内外交困,自己好像生活在已经着火的房子里,真的是“众苦煎迫”,煎得我如热锅上的蚂蚁,无处可逃。
  “谁济以安宁?”,谁能够给我安宁呢?“大悲大智大雄力”,这三个“大”概括了佛的功德。“昭朗万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佛能给我光明,给我救济。眼泪止不住地一直往下滑,像在大海中快要被淹没的时候,突然看到来营救我的大船。我要赶快用尽余力,往大船靠去。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归依处。”,我现在才明白,只有佛才是我们真正要皈依、能够皈依的地方。
  我哭是委屈,还是对佛菩萨生起了依止之心?修得那么好的师兄都不愿意和婆婆住一起,还批评我。我妈妈也七十多岁了,我不能在她身边照顾,对于婆婆,我执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为什么她还要不停地折腾儿女。我希望家里平静,于是产生了求不得,怨憎会的苦。
  “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尽形寿,只要还活着,就不能放弃对三宝的皈依。“信”是第一步,“受”是接受佛陀的教法,然后还要“奉行”,无条件地、恭敬地照着去做。我信受奉行了吗?没有!
  观音菩萨,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没有条件,不分彼此。我呢?我分亲妈和婆婆。如果是亲妈,我就能嚎两句,不做菩萨也行,因为妈妈疼我。但婆婆不行,我这假菩萨就穿帮了,被师兄们批评,抓了个现形。我感到惭愧,止不住哭出了声。我的慈悲对象是我的亲人,是我的同修,是我认识的人等等,是有条件的。
  为什么我还不能接受师兄的批评,是觉得你又不在其中,你没有过我这样的生活,你不是我,你体会不到。但婆婆的老苦——怕孤独,怕失去存在感,怕儿女嫌弃,怕身体日渐老化……我又何尝用心去体会了?
  大慈大悲,不恼害众生,不忍众生受苦。慈能与乐,悲能拔苦,给予众生快乐,解脱众生的苦难,叫慈悲。我确实是没有慈悲心,感恩师兄们的批评。
  “南无布达雅,南无达玛雅,南无僧伽雅。”皈依,正是对解脱的目标(佛)、解脱道的方法(法)、引导我们走向解脱的老师(僧)生起信心。
  又一次感受到,导师对于三级修学课程的施设,每一步都充满了慈悲和智慧。共修前如法修习仪轨,让我重新建立起对三宝的信赖,一定要全身心地皈投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