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工,这是一个曾经离自己很遥远的词。以前走在街上,遇到志愿者宣传各种观念,就觉得他们是被组织来的;看到国外很多志愿者为环保做宣传的激烈行为,觉得他们太无政府主义啦。
  我近距离地接触义工,开始于书院的读书会,从填写报名信息之日起,就有义工联络、跟进,并及时通知我读书会和沙龙的信息。到现场后,又有不同岗位的义工来提供服务,从门外的引领、端茶倒水、准备舒适安静的环境,到导读义工精心准备和耐心引导,陪伴义工与我们共同探讨感受,交流心得等等,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素不相识之人的贴心和周到。
  在义工师兄的帮助下,我终于有机缘加入三级修学。在第一次听到要我做义工的时候,我的反应就是:那不是他们的事情吗?我不是来修学的吗?原来还要这么麻烦啊!但随着修学的深入,我慢慢理解了导师施设两套模式的意义。
  于己来说,没有践行和检验,修学又如何能进步?于大众来说,我们修学佛法的目的,当然不是只为自己解脱,还有那么多和我们一样在痛苦中轮回的人也需要解脱,如果不做好义工工作,如何能让更多人知道和加入这么好的三级修学模式并从中受益呢?我要按照导师的指引来践行服务大众模式。在班委师兄的带头和鼓励下,我终于走出了义工行的第一步。
  纳福胡同,这名字听着就那么温暖和禅意,刚开始参加读书会时,我一直对这个地方抱有一种神秘感,终于有机会能见到真容啦,还是有一些期待。
  前行?什么东东?被慧爱师兄拉入义工群后,马上就被师兄引领进入工作状态。前行虽然是网络方式,但内容严谨且高效,每项工作的准备都很细致,我就好好地观察师兄们怎么做吧。模式,原来读书会的模式非常清晰,义工师兄必须要自修,这些要求的提出让我感受到一种紧张感和责任感,这里可不是混混就行的啊!前行会在地铁里的嘈杂声中结束了。
  前往道场的路上,串习来袭。我为把车放到公司还是开车过去纠结起来,给自己设定了很多困难,等我到了公司,地图上搜索一看,骑车过去16分钟,哈哈,原来这么简单,自己被自己的设定折磨了半天。
  无常无处不在,在我还担心到现场该干什么的时候,问题来了,因为打不开锁,师兄们被挡在了门外。我可是卖门禁的啊,我来试试。研究了一会儿,因缘和合,终于在多次尝试下,打开了门锁。过后,我很佩服当时自己的心很宁静,专注在对锁的观察上。如果是一颗烦躁的心,估计是很难打开的。现在想来,心锁不也是这样吗?
  今天见到了智麒师兄,参加沙龙时,她的导读让我印象深刻;见到了觉广师兄,他曾担任过我们班一次代班辅导员,引领我们体验法义中的甚深微妙;见到了道昊师兄,艺术家的气息令他更加飘逸自如;见到了黄磊师兄,进班前的耐心服务让我感到踏实;还有一些未曾谋面的师兄们,见到他们,我快速放松下来,融入服务团队中。
  今天报名的书友因一些违缘到场的不多,但师兄们从容安排,和书友们共同顺利完成了本次读书会的内容。我特别从道昊师兄身上学习到了很多。比如,如何照顾书友的感受,如何启发书友积极思考、发言,如何避免宗教用词而让书友产生距离感,还有如何真切地抛砖引玉,我能感受到这块砖是有分量的,也感受到了道昊师兄的慈悲心、责任心和散发出来的影响力。
  结行是活泼而严肃的,师兄们分享时,已经很习惯地检讨自己哪怕很微小的不足,而且那么坦然和真诚。智麒师兄的总结分享直面问题,让我感受到了成熟义工师兄的担当精神、责任感和使命感。她特备提到护持班和道场的关系,这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原来,这个道场的兴衰成败,能不能起到施设读书会的作用,能不能实现“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宏愿,以及检验我们的修学,都和这个道场息息相关。我们期待读书会能够吸引更多的书友参与,就必须为之努力,为之付出,并通过自己言行,将佛法和导师的力量传递给书友,才能像地球吸引万物一样。不点火箭是不能脱离的,点了火箭也要回来。
  短短的几个小时,开启了我的义工行,我从师兄们身上也学到了很多:如何从一个学员的角色转换成一个服务者的角色?如何在读书会和沙龙中去宗教色彩?如何让书友们得到更好的后续服务,从而生起对三级修学的信心?如何让道场的氛围更加温馨舒适?如何在分享讨论时更加观照书友的内心,激发他们的需求?还有很多需要在践行中学习和总结。
  愿在三宝的加持和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师兄们能尽快加入道场护持,完成好三级修学赋予班级的任务,不仅做一个受者,还要做一个施者,做一个供养者!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师兄,感恩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