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家里的独生女,从小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在应试教育中成长。自然而然地,我认为人生幸福的标准就是出人头地。考学是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工作是为了赚到更多的钱。日子要过得好,而且要比别人好。于是,我一毕业就去了成都、深圳,最后落脚广州。
  刚开始的时候,每日紧张的工作生活让我觉得很充实,经常熬夜加班让我很有价值感。可时间一长,这样的生活让我感觉很累!我开始对工作的压力感到厌烦,当疲累到了极限时,就会立刻辞职,然后找一个地方去旅行。放松后,再回到红尘,一头扎进一家新公司,继续没日没夜地加班干活。
  渐渐地,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工作,什么是生活。我开始迷茫,难道一辈子就像个机器人一样活下去?我的人生方向在哪里?老师没有教过,父母没有讲过,在我受的教育中,找不到答案。为什么我赚了钱,却一点也不快乐?为什么我换了公司,仍然不能有平和的心境?为什么我感到越来越焦虑?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什么!
  之后我开始关注传统文化,想从那里找到答案。最终吸引我的是佛教文化,我需要佛法给予人生的指引。还记得当时,我请的第一本法宝是圣严法师开示的《金刚经》,虽然看不懂,但很有好感。可佛法博大精深,我该如何入手?用百度搜索也查不出一个标准答案。我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东看西学,对于佛教信仰的认识,还只是流于一个表浅的层面。
  在这期间,我的姥爷和表弟都得了重病。在姥爷病重时,我拿了念佛机回去,每日播佛号给他听,以我有限的认知,大概也只能做到这样了。姥爷有一次和我说,世上没有救世主,佛法也救不了人,没用的。我听了内心很痛苦,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的话。审视内心,我自己对佛法都没有深入理解,也谈不上什么坚定的信心。家人一说起学佛,都认为是迷信,可我却无力反驳,说不出佛法不是迷信的原因。
  隔天,去医院看望表弟,进入病房那一刻,我被他的样子吓到了。为了治疗淋巴癌,他先后动了三次手术。一年多的化疗、放疗,整个人都脱相了,身上挂着三四个袋子,里面都是血水。
  我勉强走到他床边,说一些很无力的话,安慰他一定会好起来的。可这些话,连我自己都不相信。面对生命快要走到终点的人,我甚至没有勇气让他念一句“阿弥陀佛”。我被这种死亡的恐惧感笼罩着,难以接受。十天后,表弟过世了。
  后来,我终于找到了三级修学,通过两年多的修学,现在的我,对佛教的认识已全然不同与从前,佛法正信的力量已经在我的内心扎根。
  在系统的修学中,我渐渐养成了有规律的饮食起居习惯,每日时间规划非常清晰,不会再像过去那样,一到周末或假期整个人就散乱放逸,日夜颠倒。我对物质的需求标准大大降低,生活过得简单平静就好。最重要的是,内心有了佛法正见,我再也不会人云亦云地跟着跑了。人生方向如此明确,每日都在为目标努力,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回想当年,迷茫的人生、过世的亲人,感觉人生蹉跎,如在梦中。想想这世上几十亿人,有宗教信仰的有多少?能信仰佛教的有多少?能跟随善知识系统修学的有多少?能在年轻时,就值遇佛法系统修学的又有多少?不禁感慨,如果我能更早地修学佛法该有多好!
  人生没有如果,重学《当代宗教信仰问题的思考》这一课,心中倍感要珍惜当下的修学因缘,不辜负这暇满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