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那天是周六,也是佛陀成道日,我一边洗衣服,一边听着佛教音乐,感觉学佛的生活很美好。一早先生说要去超市买新碗回来,我很期待。当先生回来,我急切地想看看新碗是怎么样的。只见先生打开盒子,眼前的碗是暗哑无光的暗蓝色,不是我心目中古典清雅的蓝,也不是润滢清新的绿,更不是温馨喜气的红,黯淡无光的外表显得粗俗鄙陋。一下子,我的情绪从高峰跌落低谷。
  想着要用这么丑的碗吃饭,每天要好几次面对这种丑碗,心里的怒气像一阵淡蓝色的烟雾,升到头顶上,过去他做的种种不如我愿的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地自动回放(补充一下,如果是学佛前遇到这种情况,是一股通红的烈火直冲脑门,所以以前中医说我肝气郁结,让我少生气)。我问他是不是超市里最便宜的碗?他说两块钱一只。我觉得这男人太抠门,太不够诚意了,对家人这样敷衍了事,太没有爱心,买回这种碗简直是对我的污辱。
  不料,他竟然嗓门比我高,态度比我凶,好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声音高亢地说着他买的理由。两个人各持己见,你来我往就不那么客气了。
  我盘算着,该怎么办?把碗砸了,很解气,但我好歹是学佛之人,不太应该,何况今天是佛陀成道日,更不应该;把碗拿回超市去退,重新买一批,虽然可以,但也麻烦。拿回老家送人,也许是一种办法。
  内心颇为烦闷,我一边洗衣服,一边想,如果是佛陀看到这些碗,会跟我一样生气吗?应该不会,佛陀是觉者,没有我执和贪嗔痴,他会充满慈悲地微微一笑。而我是凡夫,凡夫当然会生气,因为我有我执,还有贪嗔痴,看问题不客观,一不留意,就被不良情绪带走了,自己做不了主。
  常听师兄们分享,先处理情绪,再处理事情。我想我应该不带情绪、客观地去看这些碗。此时,眼前浮现出一只碗的放大图片,就是新买的碗,因为不带情绪,发现碗虽然普通,但也不难看了。
  反观自己当时是怎么生起这些情绪的。首先,我对碗有设定,以为新碗都是看了心旷神怡的,并且认为,他去买碗就是买我心目中喜欢的碗。其实,他的设定跟我不一样。他觉得只要实用就好了,按照自己内心的感觉去做事。我觉得应该买我喜欢的类型,却没有告诉他我的标准,这是我执。我执在哪里?在对美好事物的贪爱。我的贪爱没有得到满足,觉得用这个碗吃饭会难以下咽,因此内心生起嗔恨心,对他进行批评和谴责来表达不满,还想把碗砸了解气,这种想法是愚痴、傲慢。
  这样一步步分析自己的内心,发现已经能接受这些碗了。
  我进一步思考:先生按照自己的判断标准,做出自认为最合理的选择,不是故意惹我生气,让我去讨厌他。以此推及我的父母、我的公婆以及其他人,我发现,人跟人之间的矛盾都是源于我执和贪嗔痴。我执和贪嗔痴就像人体自动生产的定时炸弹,平时隐藏在内心,只要别人触及,就马上爆炸。一次次的爆炸,总以为是外在因素导致自己不开心,以为“你总是让我不开心”,殊不知,外在只是一个导火线,真正的炸弹在自己内心。
  也许是佛陀的佛力加持,这是我第一次认真观照自己内在的贪嗔痴,感到有些欣慰,不由得感谢这些碗,觉得应该把它们留着,每次有情绪就用它们警示自己,像照妖镜一样照见自己的内心。
  我心平气和了,这时发现先生把已经洗干净准备用的碗,重新放回包装盒里,说同意去退碗。我跟他说,不用退了,我不排斥这个碗了。他一开始还以为我是假惺惺地说反话,后来跟他说明原因,他才放心地把碗放回橱柜。
  导师说,贪嗔痴串习在生命中具有强大的力量,不仰赖皈依三宝的力量,根本走不出来。反观自己平时的情绪变化,特别是在学佛前,常常莫名其妙就因一些小事引发很大的火气。因为常生气,身体就常生病,有段时间还有很严重的咽喉痛和偏头痛,身心痛苦。再看周围的很多人,也是这样身不由己,被各种莫名其妙的烦恼牵引着,痛苦着,总以为是别人不好,让自己不开心,不知道是自己与身俱来的习性所致。
  再仔细思索,习性强弱跟年龄没有必然关系,不会随着年龄增长而自动减少。我们的情绪就像茫茫大海中的一艘小船,内心的我执、贪嗔痴就像海上的狂风巨浪,风浪可以肆意拍打这艘小船,而小船自己却无法安顿和平静。
  感恩一切善缘,我的觉察力渐渐萌芽了。期待随着修学,能及时用正见观照自己的内心,让各种不良情绪越来越少,做自己生命的主人,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