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辅导员的收获,我在带班过程中最大的受益就是:倾听和爱语能力有很大的提升。
  以前的我,慢心特别重,但凡对方的表达能力略微不符合我的设定,就不怎么想听,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但对方还在说话,我的思绪却不知飘到哪里。自带班后,我意识到,那些我认为表达累赘、我不爱听的语言,未必都是不好的;而那些我爱听的语言,往往都是跟我的凡夫心相应的,未必都是正向的。
  因为带班要引导,所以我会努力倾听每位师兄的分享。然后,我惊奇地发现,只要我用心去听,不论对方口齿是否清楚,表达是否顺畅,我都可以听得懂对方想要说什么。
  虽说辅导员不是老师,但还是要给师兄们树立榜样。从刚开始刻意训练自己修习爱语和倾听,到后来我可以轻松自如地专注于倾听,乃至现在看法义也比以前容易安住了,这是我近期发现自己最明显的变化。有了一定的倾听能力,对自己带班到底有哪些利益呢?
  整个同喜班的一年,我几乎每次共修都会讲修学态度和方法(十八字方针、八步骤),在这一年里,我说的比我自己修学四年都多。说得多了,自己自然也会不断落实。但是不断强调态度、方法,并非所有学员都受用,甚至有的听多了会反感。这时候,用心倾听的能力就能派上用场。在用心倾听每位师兄分享后,体会和琢磨语言背后的东西,寻找契入点,还真让我找到了可行之处,列举如下:
  1、对于修学精进、表达能力强但不会运用的师兄,他们在修学上也花了不少时间,没有得到很好的效果,心里干着急。在聆听其分享的过程中,要善于捕捉信息,找到他感兴趣的方面,用当期法义引导其思维,并结合自身做观察修,如此,往往效果事半功倍。这时候再讲八步骤是如何殊胜,要学好八步骤、用好八步骤,师兄们就能接纳了。事实上,我发现每一期的法义都可以帮助我们解决现实问题,只要用心。而且,这不单是解决问题本身,更是通过思维法义解决情绪后,跳出问题本身做出了智慧抉择。
  2、对于修学不精进,不愿意分享,但愿意来现场共修的师兄,他们想要成长,想要有收获,但是自己又不愿意看法义,希望通过倾听分享来获取养分。《健康生活五大信念》里说:“讲实语,讲能够激发人的自信、给人带来快乐和希望的话。”那么对这部分师兄,我会鼓励他们去分享。在用心倾听后,发掘他们分享中的亮点并加以随喜和肯定,给予鼓励和信心。久而久之,他们也愿意分享了。为了分享得更好一点,也会去看法义。当于法受益后,态度模式自然就建立起来了。
  3、对于修学不精进但又特别爱分享的师兄,分享内容往往流于玄谈、偏离主题,若是强行打断还会起情绪。一般我会用心听他要说什么,然后见缝插针地打断一下,用尽可能精炼的语言组织一下他想表达的内容,再询问对方我说的是不是他要表达的内容。大多数时候,他会说是的,然后就不再说了,等着大家一起探讨他的问题,少数时候会补充一下,但这时候基本不会再长篇大论了。这时候就用当期法义引导大家做正向的观察修,借机引导八步骤,让大家明白,落实好八步骤的基础是第一、二步,还是要回到态度上来。
  就这样,一年多后,我又接了一个网络班。网络不稳定、声音不清晰等都会影响我能否专注倾听师兄们的分享。这时候,奇迹发生了,之前一年多的积累给网络带班打下一个很好的基础,我不仅可以很专注地倾听对方,甚至有部分师兄用方言分享时,我也可以听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这一年多,我的收获太多了。就我自身成长而言,带班之后,如理思维的时间多了,打妄想的时间少了,带着欢喜投入生活工作中,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就带班本身而言,起初的带班压力不复存在,我将带班看作修习菩提心的道场,用心服务好每一位师兄,愿做师兄们修学路上的垫脚石。
  当然,并不是说我在带班过程中一直一帆风顺,只能说大部分时间是比较欢喜、比较有力量的,但偶尔也会有困惑,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这时,每个月的辅导员布萨、传帮带交流,及定期的辅导员论坛等活动,都可以让我的问题得到解决,使心再具力量。有问题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坦诚面对问题,不去积极解决,没有通过在解决问题中成长起来。
  感恩这样的锻炼,让我在辅导岗位上和学员一起成长!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同修道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