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我感动于导师的悲心愿力,又看到辅导员师兄们的成长,对辅导义工岗位心生向往,发愿也要成为辅导员,更好地点灯传灯,更好地利益大众。
  选拔过程都挺顺利,但我心里知道,我的心行是不稳定的。这不,选拔通过的喜悦劲儿刚过,我心里就开始打起了小鼓。
  还记得开班的时候恰好是年底,单位工作事务多,出差也突然频繁起来。刚开班的各种事务、单位事情,还有其他义工事项,让我明显觉得时间不够用。当年同喜班期间因为态度问题,欠下了一大笔修学债,而同修班课程也要学,再加上带班,让我本已痊愈了一两年的老胃病差点又犯了。
  带班实践中,在班级共修的讨论环节,要求辅导员既要对法义了然于胸,知道本课的重点所在,还要善于倾听和归纳,知道分享中存在什么问题,组织师兄们进行交流。这个要求不低啊!带班第一节课前,我早早备课,做笔记,罗列问题,心里想的是:“可不要被师兄们问倒了!”感觉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一上场,在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我顿感紧张,语无伦次,设计的“对付”师兄们的引导问题一个也没用上,整场讨论环节变成了我的一言堂。
  在课后的辅导团队交流中,支持辅导员和辅助员师兄慈悲地指出了我的问题,同时给出了很多建议和鼓励。我发现,问题出在我对法义还不够熟悉,出在对辅导员的定位认识不清。
  只有将法义落实到心行,再从心田流淌出来,这样的分享,才是有生命、有力量的,而不是照本宣科式地灌输。怎么办?贯彻态度模式,落实修学方法!加紧修学,参加培训,提升素养!带班期间,各种培训为我提供了能量。看到其他师兄对法的实践,对模式的践行,惭愧心、感恩心、见贤思齐的心驱使我把更多时间、精力投入到修学和义工中。一遍遍八步骤三种禅修的学习让我终于不再畏难,在服务班级的过程中,我尝到了“教学相长”的好处。
  导师开示,辅导员应该具备的素养是:对法义的准确理解、身体力行、无我、慈悲、自我检讨、方便善巧。每一项标准都需要我认真对照、反思和落实。辅导员的定位是学习者、分享者、服务者、辅助者,掌握态度和方法模式是辅导员修学的根本,而我们要做的,是传递态度、方法模式。这才是关键。辅导员要落实八字方针——陪伴、关爱、理解、引导。第一步是培养这种陪伴关爱之心,我学会怎么陪伴、关爱师兄们了吗?在这一点上,我做得远远不够,需要积极修习。
  说起来真惭愧,在对他人的关心、陪伴上,我严重缺乏耐心和责任感,就连女儿从小到大的学习,我也从未给予辅导。导师说,生命是无尽的积累,每一种心行都是被训练出来的。菩萨之所以是菩萨,之所以能大力具足,不就是来自他们多生累劫的付出和承担吗?我要向菩萨靠拢,向导师看齐!电话短信关心、班级集体庆生、定课修学功德回向做起来!
  此外,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身后有三宝,有导师,有模式,还有无数菩提道友们一起努力。我出差赶不回来时,支持辅导员在百忙中替我带班;辅助员师兄们也非常给力,他们在导读义工行中锻炼出了出色的引导能力,无论是小组氛围营造,还是修学习惯的引导,他们都竭尽全力地付出。在班级共修中,我的倾听能力、归纳能力渐渐提升了,引导思路也比从前清晰了许多,这很大程度得益于我们整个平行班辅导团队每周一次的集体备课。这让我深深体会到导师施设模式的慈悲和智慧。
  我还发现,是我的设定让我忽视了班级师兄们的潜力。一开班就开始推动定课,明确自修要求,发现师兄们并非我想象的被动,几位师兄热情主动承担,也带动起了其他师兄的积极性;几次集体活动组织下来,师兄们之间的感情和班级凝聚力迅速增进;修学三个月后,班委组建起来,发动机的力量不可小觑!班级百日庆生活动,班委师兄们不遗余力地为班级付出,其策划之周详,准备之充分,行事之民主、自律,令人赞叹;对于修学遇到违缘的菩提宝宝,师兄们不离不弃,慈悲关爱,想法设法给予帮扶。师兄们良好的素养和大力承担的精神让我深受感动,也备受鼓舞,在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很多。修学路上遇到这样一群可爱的小伙伴,何其有幸,深深感恩!
  班级是我们修行的道场,是我们践行菩提心的平台。愿我们共学共进,在陪伴、关爱、理解、引导的实践中,使更多人于法受益,于法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