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无布达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伽耶……”清晨六点半,耳畔响起导师清脆的敲磬声,这是每天最熟悉,也最动人的声音,这声音足以将在无明大梦中沉睡的我唤醒,足以将不知在人间地狱门口徘徊的我猛力拉回,足以将在贪嗔痴欲望前垂涎留恋的我适时制止住!
  思绪随着时光牵引流转。
  “自皈依佛,当愿众生,体解大道,发无上心;自皈依法,当愿众生,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自皈依僧,当愿众生,统理大众,一切无碍。”遥记2017年1月1日,进入三级修学7个多月时,觉得需要皈依了,于是我完成了人生信仰的选择,也完成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皈依仪式。
  如果有什么是生命赐予我的重要礼物,除了感恩无私给予我全部爱的父母,那就是皈依法会上的“礼成”二字。至今记得照片上,我碰巧跪在殿外第一排,身后有无量的众生,而这也成了我每次不用费力,自动就能观想出带领一切众生皈依的最好画面。
  而今一年半过去了,这中间又经历过几次皈依法会、授菩提心戒法会,我一次也不想落下,即便有义工行,也仍会尽量随喜参加。每一次的皈依,都能强化皈依体,而这机会,我不想放弃。
  最近两个月,我们开始踏上《道次第》正论修学台阶的第一步——共下士道。学完了念死无常和三恶道苦后,刚好又学到皈依,这一刻的皈依,和去年所理解的皈依又有不一样。
  上周末,我完成了第一次的拜山行,内心里很多忏悔一下子得到泉涌式的释放,跪拜半小时后,忍不住嚎啕大哭,泪流不止,心灵被洗涤得清净了许多。不用说无始劫以来,就光今生我造下的恶业,全部都是为了满足自己个人的私欲,感官上的、口舌上的、情绪上的,所有无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而让别人遭受伤害,深陷痛苦。
  学佛以前恶念多,那学佛以后呢?不自觉中,我自己的起心动念又在造着恶业,正如导师说的“不知不觉”。如是因感如是果,如果这一刻我无常了,我将去向哪里?我有把握掌控自己的生命去向吗?我其实离地狱,不过一只脚的距离,总是感觉脚下就是悬崖。如果不去除以自我为中心的观念,如果不用佛法正念代替无知妄见,那这一脚踏下去就是悬空,坠入无底深渊,无有出期。
  我自己饱受痛苦折磨,那别人呢?这些天看到,有一位七旬多的老者,因想夺回被执法部门收走的三轮车,与执法人员发生肢体碰撞而倒地,很久方醒;看到路上可能有点智力障碍的长者与人发生口角,对方骂咧不休而孩子在旁痛哭不止;听到老同事说,他的老父亲因为长子的离世而歇斯底里,仰天长啸,痛苦万分......这一切都让我难受。
  我看到自己深陷身体、情绪、烦恼、业力带来的各种痛苦中,所幸我已进入三级修学,但这痛苦又岂是我一人拥有,无数众生都在饱尝人间苦难和烦恼。因为无明,我们还在不断地给自己制造踏入三恶道之门的恶因,深陷轮回而无力可救,如果他们也能够修学佛法该多好!
  这也激起了我修学的欲望,点灯,传灯,做好自己,才能更好地利益他人。也不断提醒自己: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那么具体,我又该怎么做呢?怎样为自己创造一个善所缘?
  现在每天早晨起来,有条件时,我就读一遍《心匙》,在六点定课前,争取做一个观察修和安住修。我发现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一天都非常清醒,一点都不困倦,有时中午我睡一觉后,这种心相续似乎就会被打断,然后闭上眼睛再将当期法义重新观修一遍,发现对治妄念特别有用。
  学习皈依后,我从头开始读《道次第》原文,读诵前先三称本师圣号,仿佛念到圣号时,佛陀就会给我平和与力量。当凡夫心牵扯拖拽的时候,大有情地狱苦和近边地狱苦里的种种揪心惨象就会冒出来,然后观想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的功德,仿佛就看到了光亮,努力将自己的每一念都消融在诸佛菩萨无尽的慈悲和智慧的功德里。
  一旦无常来临,亲人,朋友,金钱,地位,名利能帮到我吗?不能!而当下一刻,倘若不在解脱,就在轮回。
  闭上眼睛有画面:一边是阴暗、潮湿、寒冷、闭塞、狭隘的房间牢笼,一边是虽然小,却光亮、柔和、干净的房间,地上铺满阳光,很温暖。
  如果是你,你会拥抱哪个房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