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智蓓,是分享员库的一名义工。我的义工行起步很晚,同喜升同修时才被义工的。记得当时一位师兄发短信问我愿不愿意加入分享员库做义工,生性胆小怕事的我怯生生地问了一句:师兄,这个义工到底要做什么啊?然后半天没有回音。我心里琢磨了一下,是不是这个问题有点傻,于是回复道:师兄,我愿意。就这样,懵懂地开始了我的义工行。
  那个时候分享员库刚起步不久,事情不多,大家卯足了劲,就为了三个月一次的开班分享。我和大家一起认真地做着,慢慢心里却产生了很大的疑惑:导师不是说要让做事变成修行吗?怎么完全感受不到呢?工作不多也不难,无论做什么,大家总是随喜赞叹,比社会上做事还惬意,到底要修什么呢?
  半年后,沙龙分享合并到分享员库,本来三个月才有的一次分享,变成了一个月十几场,事情铺天盖地,搞得我昏天黑地。一天,接到一位师兄的短信,大意是,她觉得可以把她刷掉不用的稿件给我用,无明之火顿时就起来了。我当时很惊讶,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惊讶的同时,内心却一阵狂喜,哦,原来这就是让做事变成修行啊。记得我是在怒火的余温中编辑完了短信,极尽各种正义言辞为我负责的专题争取优秀稿件,心里隐约觉得自己是在公报私仇,手却停不下来。
  后来,负责的专题太多,出现了差错,组长打电话给我,我的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放下电话,心里依然纠结着又申辩着。没过几天组长又打电话给我,我一看是她的电话就慌了,想着难不成又出错啦?事后猛然觉察,好像不对,这不是社会上做事的心态吗?胆小,又自保。
  就这样,修行的日子开始了。在各种对境中,我的凡夫心神出鬼没。幸运的是,我有一群优秀的义工伙伴,每一次义工例会,每一次工作对接,我都在师兄们清净的身语意中照见了自己的不清净,然后迅速地被温暖和提升。我以前是一个对人对事都很苛求的人,但是面对这么优秀的师兄,我那颗挑剔的心实在找不到破绽,只能低下头,被动地真诚随喜和赞叹,不断习惯和重复这种陌生的心理,仿佛一次重生。
  对于我的义工师兄们,我有说不出的感激,那是一群充满热情、活力、富有才干又无私的群体,让我这样一个内心封闭、贫瘠又保守的人,慢慢变成一个愿意去付出、尝试和承担的人。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其实做义工也是需要条件的,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现在条件俱在,导师创建了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做事风险的平台,没有失败,只有成长,没有失去,只有收获,为什么不去做呢?更何况,从无始劫以来,我应该一直都在为自己而活吧,但是到如今我又得到了什么呢?依然是那么脆弱低劣的生命在无尽地轮回。要不要换一种活法呢?把自己放下,看看会是什么结果。想明白后,我开始全身心地接纳义工行。
  如果说,我以前是把义工当做凡夫生命系统里塞进去的一件事,塞多了,就受不了了,但是当心全部敞开后,内心便融通了。无论是修学、义工,还是工作和生活,其实都是一件事,因为义工行告诉我,每一个起心动念都可以是修行的场所。明白这一点后,生命不再有撕裂感,做事的时候也不再心急火燎:因为做什么不重要,用什么心去做才最重要。
  特别特别想说,三级修学的两套模式,太棒了。感恩导师无尽的智慧和慈悲。愿和师兄们同愿同行,跟在佛陀和导师的身后,听其所言,乘其所愿,为如来遣,行如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