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于七十年代中期。从小生活在天津的部队大院里,没有为钱的事发愁过。倒不是家里有钱,而是那个时代,每个家庭的情况都差不多,就算是首长家里,过的也是普通人的日子,没见过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我父亲在部队里是营级军官,我母亲是医生,虽然工资不高,养活孩子似乎是没问题的。有的家庭孩子多,伙食上可能就会差点,但孩子聚在一起玩的时候可开心了,没有钱的概念。
  九十年代初,我来到上海。我的高中和大学时代,经历了浦东开发的大浪潮时期。亲眼看到崛地而起的城市奇迹,也亲眼看到很多亿万富豪白手起家的实例。在我年轻的心里,种下了奋斗的种子。
  大学毕业后,我也投身到上海的建设中去。可以说,我赶上了一个经济建设的好时代。毕业后的第二年,我极其有远见地买了房子,按照现在的眼光看,那个价格真的是“白菜中的白菜”。而我也从事着建筑和房地产方面的工作,在度过几年“职场小白”的阶段后,我开始在行业里站稳脚跟。在工作上,我逐渐被上司认可。工作之余,我还利用自己网罗的资源,通过帮人介绍项目、转手内部预定等手段,拿提成和介绍费。很快,又买了第二套房、第三套房……那个时候,来钱很快,生活也很腐化。经常是白天拼命钻营,晚上就和朋友去酒吧、KTV玩乐,日子过得非常丰富多彩。
  人的欲望,会随能力的加强不断扩张,我执也在加强着。工作5年后,我开始与人合作开公司。又过了两年,我和我先生开了自己的公司。最鼎盛的时期,我有三家独资公司,还有1家入股公司,企业里有近百位员工。
  当时,上海的市场很大,小公司的生存是艰难与机遇并存的。因为盲目自信,我们冒险贷款,上海和外地的项目都有所涉及。虽然项目做得不错,但是贷款的利息太高,而且,对方的条件不断在变化,步步紧逼。此时,有一个项目因为履约的问题又不得不提起法院诉讼,贷款压力陡然增加。在坚持了三年后,我和先生不得不止损停业,卖掉名下所有的房产还贷,我黯然退出职场。
  创业失败对我的打击很大。在开公司期间,我因为一心扑在公司业务上,第一次怀孕就以事业为重的理由打掉了孩子。第二次怀孕时,我非常想留下这个孩子,遗憾的是,因为超负荷的工作致使精神压力太大,怀孕刚刚50天就流产了。与此同时,我还失去了所有钱财。
  用一蹶不振来形容那时的我,毫不为过。我怨天尤人,痛心疾首,怀疑过人生,也想过要么不活了。这个状态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我女儿适时地到来了,我的注意力才被转移开,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后来,又有了第二个孩子。在好几年的时间里,我只是按照惯性生活。
  就如佛法所说,人是具有觉悟本性的。在这样看似平静的生活中,我才有了思考的时间。我为什么会去追求财富?财富和幸福的关系是怎样的?假如事业成功了,我就会幸福吗?痛定思痛,我才发现,也许过去的失败经历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安排。至少,我还有安身立命的条件。假如当初企业做得再大一点,我或许根本承受不了失败,新闻里那些从楼上纵身一跃的人中,也许就有我。
  进入三级修学后,通过学习佛法智慧,我认识到,不计道德,把心做坏,是对生命最大的伤害,就算获得财富,也无法长久。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想触碰与赚钱相关的事情。我觉得我先生的工作足以养家糊口,我现在也开始学佛了,就应少欲知足,不去追求那些世俗的钱财。后来,通过学习导师的《财富观》,我发现,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如法求财,既能利益社会,也能成就自己。我这才恍然明白,原来,我只是借着学佛的名义消极避世而已,真正的佛法正见是积极的,入世的。大乘佛法的精髓就是发菩提心,利益众生。当自己有能力创造财富时,要发心利益众生,那才是真正如理如法的思维。念及此,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被动消极了,我也应该发挥自己的能力,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去成就自己。
  感恩三宝,感恩导师,让罹患重病多年的我,一朝而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