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我出门随身带“三宝”:管制器械、护照、还有一群小弟。因为我怕,所以带着器械防身、带着护照准备随时跑路、带着小弟跟随保护才会有人身安全。现在出门也带“三宝”:法本、皈依证、还有精进的师兄们。我不但不怕了,还时刻想着怎么点灯传灯。
  别看我个头不大,瞧着憨厚老实,以前我可是“道上”的,身上的伤疤与纹身都是当年无明留下来的烙印。而现在,我的心里只有真正的三宝,这是无价之宝。我就是佛陀说的放下屠刀之人,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名实习辅导员了。
  那段时间,我厌倦了混混的日子,厌倦了追名逐利,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几百万都不想挣,犯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不讲话,不吃饭,不睡觉,离自杀只差一步之遥。家人想尽各种方法为我治疗,寺庙、心理医生、精神病院都找过,诵了很多经,药吃得比饭多,病却越来越重。最后发展到,只要有人愿意跟我说话,我就哭给他看,哭得很伤心,却不知道为什么。人生真的好苦,那时的我,就像玻璃罩里的一只苍绳,找不到出路,只会不断地乱撞。
  在绝望之际,有位朋友带我参加了主题为“人生五大问题”的菩提沙龙。那晚的内容,犹如菩萨的甘露,淋透了我愚痴的心,让我找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和生命的目标。和现场的义工师兄咨询后,我得知,三级修学是一个有次第、有引导、有系统、有方法的纯公益学佛团体,我当即就生起了加入之心。回到家。我兴奋地抱着我家师兄说这事儿,但她不敢相信,怀疑我会不会被骗?担心我是不是精神又错乱了?不让我去参加。
  后来她主动去查证,再三确认后才让我参加。现在,她不但督促我去参加共修,哪天我偷懒了,还会被她责怪。
  进入三级修学后,修学上,我努力做到真诚、认真、老实,积极参与各类义工活动;生活上,我与人为善,遇事检讨自己,随喜他人功德。很快便从抑郁中走出来,每天活得很开心。看到周围的众生因为没有佛法正见的引导十分痛苦,我很不忍心。
  最近我家师兄的舅舅往生了,生前,他因癌症病变没人敢靠近,一向害怕死亡的我经常主动去关心照顾他,拉着他的手帮他按摩,像对待父亲般和他聊天,肯定他这一生对子女的付出。我用所学的佛法告诉他,这一生不是结束,他还有未来。满脸愁容的他终于放下恐惧,露出了微笑,用感恩的眼神望着我。因我对他生前的细心照顾,舅舅的家人非常认同我,也接受了用佛教的方式告别。
  看到舅舅走得安心祥和,家人们不但认可了佛法,还想要进一步接触三级修学。我家师兄看到我的变化,也十分感动,这次她和我一起来西园,主动要皈依三宝。
  我的叔叔六十几岁,虽有千万身家,但还想挣得更多。我跟他沟通后,他渐渐看到了人生的虚幻,也主动去参加读书会了。我在三级修学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也希望所有众生都能成为我的师兄,一起加入三级修学,早日解脱、早日觉醒。
  经过二年多的修学,我的生命发生了奇迹般地改变。去年,我两次在西园寺穿上小黄衫,欢欢喜喜做义工,从过去“道上的黑人”到如今的“小黄人”,我重生了!这都是导师的功德!三宝的功德!三级修学唤醒了我,避免让我受恶道的折磨。
  现在,我在三宝前发愿,此生及尽未来际跟随导师修学佛法,传播三级修学,让更多的生命从迷惑走向觉醒。
  感恩导师! 感恩三宝!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