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劳动节,我去西园锻炼身心了。
  当知道被分在礼仪组时,内心是非常欢喜的。因为我对西园、对三级修学最初的良好印象都是礼仪义工带给我的,那温暖的笑容,亲切的话语。我想如果能有一个人因为我的笑容、我的身语意而对三级修学产生向往,那真是功德无量的事儿。
  第一次参加义工,准备不足。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上都没调整好。以至于皈依法会这一天的义工做下来,怨声载道。身累,心更累。晚上开会的时候,组里的师兄们都分享了自己的收获,法喜满满,而我脑子里只有不开心三个字,中途便离开了会议。
  找到我家师兄,让他陪我去散了个步。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来做义工。然后,想到一天的不开心。因为吃饭的人太多了,西仓库总是人手不足,于是我不停奔波在天王殿和西仓库之间,越想越不开心!皈依法会的时候,保安组临时拉着我一起拦住烧香信众,因为没拦住对我大吼大叫,又是一个不开心。而且每次累了想偷会儿懒,总是遇见负责的师兄,虽然她总是善巧和善地提醒我,但我还是不开心。晚上刚消停一会儿,我维护的书友群里,一位书友退群了。这位书友前几天发了很多与读书不相关的视频,我好意提醒了一下,结果负责义工就说我语气不够柔和,顿时,我的火蹭蹭地往上升。我巴拉巴拉一通抱怨,最后又回到原点:我为什么来做义工?
  想到前行会说的“打扫,放空,打开”。我竟一刻都没有想到修学,就是为了做事而做事,所以做得怨声载道,偏我这个人又是别人说不起的类型,自尊心极其强。所有的出发点都是在我。我有想过众生吗?想过发菩提心吗?想到其他义工师兄吗?完全没有。此刻我深深地明白,我是病得多么重。而当我累的时候,什么都不管用了,所有的思想都往负面去了。
  散步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拖着行李箱的师兄。她进西园问其他师兄般若堂在哪里。我问我家师兄:我就在她面前,她怎么不问我?我家师兄说:你看你这抱怨的气场,人家敢来问你吗?想想也是。后来,这位师兄不认识路,跟着我们走进往西仓库的通道了。鬼使神差地,我给她指了路,态度和蔼,笑容可掬。这个师兄一定是菩萨派来的,这么一笑,我的抱怨情绪消掉了一大半,人家的感谢又让我反省自己有多自私,只想着自己开心不开心。
  第二天一早参加皈依共修,坐在第三排,离导师和法师们很近。当开始唱《三宝歌》的时候,我流泪了。想到自己昨天种种抱怨,种种凡夫心,导师还是那么慈悲,每天不厌其烦地带我们共修,我觉得自己昨天的抱怨实在太不应该了。自己是有多刚强难调,病是多么的重,而导师是那么的慈悲、包容。那一刻,我想到《道次第》学的“视师如佛”,当时无论如何都观想不起来,现在深刻地体会到了导师就像佛菩萨一样慈悲。当心被打开之后,再回想起昨天的种种,竟都是那么那么小的事儿,怎么一句话、一个眼神,我就能不开心老半天呢?感受到师兄们对我的包容和关爱,真的感恩各位义工师兄,也感恩自己遇到的对境,让自己的心行能够成长。
  记得当时我跟我家师兄说再也不来做义工了,又累又不开心,没事找事儿。然而现在我觉得,做义工实在是太殊胜了,其实有很多法喜因为自己的凡夫心被忽略了。当你真诚的笑容换来别人的笑容时,当你给别人指路别人感谢你时,当你走在花园里听见有人说这个是前面排队时引路的义工时,当看到那么多人参加皈依法会时,当看到导师慈悲的眼神时,当捧着心灯在导师面前唱着《处世梵》时,内心的安静欢喜是平时所没有的。而义工行的余温让我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心更放开了,能够感恩体谅别人了,弱化了一点点的我执。难怪师兄们都说要去做义工,现在我想自己有点明白了。
  这次劳动节过得太有意义了,不仅身体劳动锻炼了一番,心灵更是得到一次洗礼。愿我能有佛菩萨般的微笑,愿我在三级修学的路上精进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