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我与同事之间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吵,这是我工作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而这位同事与我的关系又非同一般。她刚进入公司时担任人事工作,我是公司财务负责人,后来因财务有位同事休产假,她想转行并主动提出希望进入财务部工作。经上级领导同意后,我开始对她进行培养,手把手带了三年多,从零开始,已能独立完成所有财务相关工作,职位也从一般升到了上级主管。
  这位同事在我们领导那里,当着我的面说了我许多不好,同时也说我不配做她领导等等。我当时是非常崩溃的,回家之后就哭了一场。当时我找佛法正见来调整情绪,想从这种难过中解脱出来,但是情绪缓解了,内心的结却一直在。每次听到她的声音,看到她的身影,甚至回忆起她这个人、这件事,我都会快速生起嗔恨心。表面上我表现得很坦然,其实内心很烦恼,很有情绪。我被这种烦恼纠缠着,始终走不出来。
  当然,在书院修学的这几年,还是培养了一定的心行基础,我还能正常工作,正常相处,正常交流。如果没有修学,我肯定会在公司大闹,并想把她搞走。虽然说有进步,有改善,但我内心的情绪和烦恼自己很清楚。它们就像毒瘾一样,时常会出来扰乱我的清净。
  我找觉平师兄求助,约了师兄提前到共修的地方。师兄教了我对治的方法:首先要忏悔,要每天忏悔,要深深地忏悔。
  因为我觉得自己对这位同事不错,有恩于她,她这么对我实在不应该。所以,我内心有情绪,有怨恨,所以我会说她的坏话,会找机会抱怨。我一直为了这个事情在造三恶道的业,但是我没有忏悔,只是后悔。听了觉平师兄的第一点忏悔,我就开始天天晚上忏悔。有时候忘了,睡下了,就坐在床上忏悔。一般情况下,我会跪在佛前忏悔,发誓永不再造,如果再造就下地狱,接受地藏菩萨的教化。
  或许是三宝考验我的决心,经常会有“好心”同事来汇报她的种种过错和不是,我又会随着串习跟着一起讲。回家后又要深深忏悔,发露自己的恶业。因为是重复再造恶业,我必须更用心,更真诚。慢慢的,我的觉知力就强了,再有这样的情况,就不跟随了,会尽量远离。同时,我在忏悔时启请三宝加持,具足正念,不再被是非对错纠缠。
  觉平师兄讲的第二点,是用现在所学的《百法》内容来对治烦恼。对于嗔,要知道嗔的定义,嗔的生起,要思惟嗔的过患和无嗔的功德,修无我,修忍辱,修慈悲。
  同时,我还结合了八步骤三种禅修,最关键的态度模式“真诚、认真、老实”来进行观修。
  “凡夫心的特点,就是无明和我执。因为无明——使我们的认识受到感觉、情绪和观念的影响,从而产生种种错误认识。因为我执——以自我为中心,把自己对世界的错误认识当做真实,并执著于此。我们相信自己的感觉,但这个感觉是错误的。所以,人要改变自己非常困难。除非我们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进而接受智慧文化的教育。”我反反复复学习这段内容,用八步骤的第四步思惟:“我的生命真的存在着问题吗?”“这样的生命真的存在着过患吗?”
  我经常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整个心被情绪和感受占领,没有办法自主和自由地走出情绪,这样的生命是无法自主的,存在很大的问题。我经常会沉浸在报怨和两舌里,忏悔过还是会再犯,讨厌自己这种屡教不改的串习,这种生命状态是很有问题的。我在贪嗔痴里轮回,出离心难以生起,这种生命是很有问题的。我早上有良好的发心,一到现实生活就打回原形,觉知与慈悲完全丧失,这种生命是很有问题的。我所有的这些恶意、恶口,让我在嗔恨的轮回心态里,工作生活受影响,心情受影响。
  我想了许许多多自己生命存在的问题,也确定这些问题非常严重,我急切想要改变。然后我想到,其他所有的人,包括她也是这样的生命状态,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想改变无法改变,想出离无法出离。我只是个正在服药的病患,我比她好不到哪里去。然后,我引导自己生起慈悲之心,观想与她相拥,每个生命都存在着过患,每个生命都需要呵护。
  学了唯识三性:依他起性、遍计所执性、圆成实性。我知道遍计所执的特点,以自我为中心,把自己对世界的错误认识当做真实,并执著于此。我们相信自己的感觉,但这个感觉是错误的。我也知道了一切是心的显现,心与认识存在直接的关系。我所经历的这些都是相分、见分,对我来说是这样,对别人来说也是相分和见分。过去的影像没什么可追忆的,只是一些影像,就如梦境一般,我不用去记它,更没必要去回忆和品味。
  觉平师兄分享的第三点,就是用别境心所:欲、胜解、念、定、慧五种心所,结合起来观修。我确定我的生命是有过患的,我不够宽容,没有智慧,更不具慈悲。而佛法正是觉醒的智慧,能够让我从迷惑中走出来,走向生命的觉醒。所以,我一定要皈依三宝,按照两套模式,认认真真地修学。
  我现在提起这位同事,看到她,与她沟通时完全没有情绪,没有之前揪心的感觉。这还和我平时的定课、义工行、闻思有非常大的关系。这种对治嗔恨的力量是积累起来的。每天带同喜班师兄做早课,然后跟随导师4月1日的回放视频“皈依共修”,每天闻思同喜班和同修班法义,每天晚上忏悔,针对法义内容进行观察修。
  我知道在以后的修行道路上,还会有各种对境出现,一招胜过一招,就像游戏打老怪一样。我之前害怕对境出现,害怕自己对治不了。有天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现我内心不再有对她的嗔恨时,那种突破之后的喜悦无法言喻。我发了条微信给觉平师兄说:没有嗔恨的感觉真好。每次内心的突破就是一次成长,之后再有对境出现,我就不再害怕了。
  感恩导师施设的三级修学,感恩辅导员觉平师兄苦口婆心耐心的引导。感恩菩提道上的每一位同修道友!